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明末攘夷志》明末攘夷志最新章节 同志 明末攘夷志历史风格小说

明末攘夷志

《明末攘夷志》

柘月 著

连载中 历史 陈迹,申秋 阅文集团

《明末攘夷志》由网络作家柘月所著,终于迎来了引人入胜的大结局,陈迹,申秋这两位主要角色会有怎样的火花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情节都将在这章扣人心弦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阳光穿过墙角竹林落在庭园里,慢慢晕了开,细碎的犹如去岁凌寒而开的簇簇腊梅。陈迹温柔的看着跟前的三个小家伙,片刻后揉了揉额头,板着脸道:“我这才离开几天,你们就疲懒起来了?小染是女孩子,又正长身体,倒是

335次点击 更新:2019-11-20 16:31:23

免费阅读
《明末攘夷志》由网络作家柘月所著,终于迎来了引人入胜的大结局,陈迹,申秋这两位主要角色会有怎样的火花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情节都将在这章扣人心弦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阳光穿过墙角竹林落在庭园里,慢慢晕了开,细碎的犹如去岁凌寒而开的簇簇腊梅。陈迹温柔的看着跟前的三个小家伙,片刻后揉了揉额头,板着脸道:“我这才离开几天,你们就疲懒起来了?小染是女孩子,又正长身体,倒是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阳光穿过墙角竹林落在庭园里,慢慢晕了开,细碎的犹如去岁凌寒而开的簇簇腊梅。

陈迹温柔的看着跟前的三个小家伙,片刻后揉了揉额头,板着脸道:“我这才离开几天,你们就疲懒起来了?小染是女孩子,又正长身体,倒是说的过去,申秋,桂春你两呢?偌大院子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申秋苦着脸道:“少爷,你可别冤枉我们了。咱们家里哪又那么多事情嘛。”

陈迹轻轻哼了一声,走到池子边的竹椅上躺了下来,咯吱咯吱的声音里,悠悠说到:“最近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啊?说来给我开心开心!”

桂春上前半步,而后被申秋拉了下来,申秋上前,搓了搓手,正色道:“也没什么好玩的事情啊,就是桂春前些天吃鸡蛋给噎到了,小染笑了一整天呢。”

陈迹视线落在桂春与小染身上,疑惑道:“真的?”

两人点头,那样子真个是假的不能再假了。陈迹也不点破,看着他们眼里的担忧,身子轻轻放在椅背上,扶着扶手摇了起来,“府学那边出了点事,公子我回来躲两天清净,如果有人上门,就说我不在。”

小染上前来,轻声问到:“公子发生了什么事啊?”

“嗯……大概就是打打架一类的小事情,公子我都习惯了。只是这次有点麻烦,一时半会儿还没有比较恰当的办法……”

陈迹淡淡说着,转了话题,“小染去帮我煮碗粥。”

小染点点头,起身离开。申秋与桂春杵在旁边,没敢接话。

陈迹坐直身子,换了一副肃然脸色,问到:“家里也有事?别想着瞒我,我心情其实不如看起来这么好!”

申秋笑道:“我们哪敢欺瞒少爷,真的没事啊。对吧,桂春。”说着手肘拐了桂春一下,朝人眉飞色舞了一阵。

陈迹哦了一声,逼视过来,嘴角扯起笑,声线冷了下去,“真不说实话?”

申秋无辜道,“我们真没敢欺瞒少爷。”

桂春生怕说错,直接闭口不言,一个劲配合着申秋点头。

陈迹笑了起来,双手枕在脑后,躺了回去,眼睛眯了起来,“这样啊。”过了片刻才又补充了一句,“那就好。”

申秋与桂春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转而问到:“公子,府学出什么事情了?”

陈迹翘着腿,淡然道:“我怕我忍不住揍人,所以回来几天。”

两人对视一眼,神色凝重。

老管家那边陈迹已经吩咐不用跟家里说那身脏衣服他也处理掉了,弄脏的书籍这会正在院子里沐浴着阳光。

“算了,你们做事去吧,记得如果有人上门,就说我不在家。”陈迹眼皮子抬了抬,吩咐道:“如果来的人叫宋清明的话,你们领他进来。”

申秋两人刚刚做了“亏心事”,不敢再多问什么,应了一声退了出去。廊道那头申秋狠狠瞪了桂春一眼,后者委屈得差点哭出来。

出了院子,申秋回头看了一眼,压着声音道:“公子难得想好好念书,不要家里的什么事都跟他说。”

桂春点点头,委屈道:“可是小染……”

申秋眉头拧了起来,颔首道:“我知道,不是每次都能平平安安的。”攒起拳头,都能听见骨头脆响,“就按我们之前商量好的,我们来想办法。”

桂春坚定道:“嗯,我听你的。”

申秋拍了拍桂春肩膀,随即一前一后离开。

陈迹不是睁眼瞎,怎会看不出三人的异样,尤其是小染的状态,那种乍见到他之后的惊惶,即使一闪而过,又哪里逃得掉他的眼睛。

总之,八成也是跟府学那边发生的类似的事吧,看来某些人的手伸得有些长啊。

……

太阳西斜,觉察到身下竹椅给人狠狠踢了一下,陈迹悠悠醒转过来,宋清明一脸怨气的站在他跟前。笑着起身,亲自取了泡茶的家伙事,打算坐下来认真的喝茶聊聊天。

宋清明自己拉了一把椅子在不远处坐了下来,语气不善:“老子等了你一天也不见你过来,怎么?觉得丢脸不敢见老子?”

陈迹没脸皮的笑着,提着小茶壶准备泡茶,“怎么会呢,这不见着了嘛。”

宋清明哼了一声,看着陈迹那个没心没肺的样子,气不打一出来,“老子也是闲的,瞎折腾什么,简直咸吃萝卜淡操心……”

陈迹坐下后,先问到:“翻墙出来的?练家子?”

宋清明别开头,直接起身欲走。

陈迹忙拉住人坐了回去,正色道:“有事请你帮忙……”

宋清明转过头,讥笑道:“你求我啊?”

陈迹肃然立身,“我求求你了。”

宋清明吃瘪,扯了扯被陈迹抓住的袖子,啧啧两声,狐疑道:“我说陈大公子,你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真给人吓破胆了,躲到这深宅大院给人当笑话?”

陈迹颔首:“是吓破胆了,那些读书种子都好阴险,人家好怕怕。”

宋清明一阵恶寒,往后退了几步,长长舒了一口气,以此平复躁动的心情,“你他娘的就不能给老子个实话?”

陈迹叹道,“我也想有实话,可这不是敌人状况不明,我如何给你实话?再说这不是求你帮忙了嘛,求你这位大佬罩着我了吗?”

宋清明啐了一口,猛然转身,气呼呼的走开,“老子管你去死。”

陈迹身影飘忽,三两下窜到廊道上,拦住了去路,“真要见死不救?”

“嘁,你这不是活的好好的?”

陈迹道:“就快死了!”

宋清明绕过陈迹,走出去几步,回头道:“古语有云人至贱则无敌,你这种贱到骨子里的,死不了!”

陈迹提着嗓子,吼道:“我就当你是夸奖我了。不过,你就不想知道林家人当年做了什么?”

宋清明没有回头。

“林青松,林青柏……”陈迹又喊了两个名字。

宋清明停步,刷的冲了回来,提着陈迹衣领,目色狠厉,质问道:“你知道什么?”

“你想知道的,大概!”

宋清明动作一紧,两张脸都快要凑在一处,“你在威胁我?”

陈迹点点头,“是啊。”

宋清明扔开陈迹,退后半步,冷声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陈迹已经走了回去,从竹桌上取了一杯新茶,凑到唇边抿了一口,说到:“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的眼……我靠,你他娘的真打啊。”

宋清明看着被自己一脚扫出去老远狠狠砸在花台跟前的人,顿时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很多。

陈迹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叫住了忠心护主,提着棍棒就要上前的申秋桂春,示意自己没事,小染已经窜到他跟前,满脸担忧。

“以后记得说人话。”宋清明踢出一脚后,心情大好,总算明白为何自己以前一看到这家伙就莫名来火,敢情是对面欠揍。恍然之后也就没什么不能接受了。

整了整衣裳,坐回椅子,说到,“不得不说,你刚才威胁到我了,既然知道了我在想什么,那么不妨拿出点诚意?”

“书局的三百股白送你,怎么样?够诚意吧!”陈迹揉着胸口,扶着老腰走过来,拉了椅子坐着,朝宋清明龇牙咧嘴了一阵。

“生意归生意。”

“这也是生意!”陈迹悠悠道,“要不是我也练过,刚才那一下真就给你踢散架了。”

“说正事。”

“得。”陈迹摆正身子,打发了小染三人,拉着椅子坐到了宋清明跟前,确保不会被偷听!

压着声音道:“年关之后,我在青州各处茶楼酒肆,河边棋摊听了不少闲言碎语,再亲自去过几处地方,找了些道上人,零零碎碎总能拼出一些东西来……你别这样看着我,我这也不是为了应付谈家在背后使绊子嘛!”

顿了顿,又道:“林家的事情算是意外,而且我相信你肯定也知道一些。不过这次的事情原本与你没什么关系,我跟你也算不上好得能穿一条裤子,可从昨天到现在你亲自出现在我跟前,我没理由不怀疑你知道这些事……”

“你先别说话,等我说完。”陈迹瞪着宋清明,润了润嗓子,眼里渐而戏谑起来,“说来好笑,兜兜转转,咱们之间竟然还有点莫名其妙的亲戚关系,所以谈家那几个自以为聪明的家伙找上林家的时候,之后一连串的事情大概就有了个缘由了。再往前翻翻旧账,虽然不敢弄死我,至少也要让我身败名裂啊!”

“但我这人啊,一直名声就不好。他们便转了个方向,通过我搞臭老陈同志,如果我预料不差,如今扔在布政司案几上最多的就是各种揭发老陈同志的文书。他在巡粮,而粮税很大一部分是老陈同志职权……这世上哪有自己巡自己的?不出鬼才怪!”

宋清明眼珠子转了转,倒是没有再主动说话的意思了。

陈迹仰头瞅了瞅天空,吐了一口浊气,问了个不相干的,“处在你的角度,大抵是觉着肮脏,所以才会如此着急上火的来找我?想把我拽出这个泥潭?”

宋清明嗤笑道:“你在说什么?”

陈迹摇摇头,转而道:“天启十二年到天启二十年,老陈同志做了些……应该是比较好的事,当时整个青州,乃至山东布政司都牵扯了一些人……为首几位当初能处理的都处理了,但出于朝廷脸面的考虑,到底是有一部分人被轻描淡写的带了过去……八年时间做的事啊……算了。然后自天启二十年后,掌管中枢八年的,被称为齐党的几位大佬,要么致仕,要么因为辽东的事情压的动弹不得,某些人的秋后算账自然就来了?不然早在当年,老陈同志就该是升任臬司副官,去年则入京,至少能捞到一个三品侍郎……”

宋清明凝眉,默不作声。

陈迹笑道:“老陈同志原本应该是今后几年,乃至几十年的齐党大佬之一,但事到如今,仍旧给死死压在了一府通判的位置上,仕途堪忧到亲家都想悔婚的地步!你说可笑不可笑?”

“这些都是你的猜测!”

陈迹鼓着眼珠子,并不辩驳:“真假对半开吧。但是在这样一个大前提下,才有人敢对我出手,而且差点打死我……对于老陈这样的人来说,官场失意并不能真正打击到他,所以这些人的着手点还是很不错的。至于你问我到底想干什么?我当然是干他娘啊!”

陈迹靠了回去,却忘了不是他的躺椅,一个踉跄,实在对不起刚才那豪言壮语。

宋清明问到:“这跟林家又有什么关系?”

陈迹爬了起来,笑到:“林家有钱啊。”

宋清明皱了皱眉,“就算有钱,林家也不足以在青州官场做什么事,何况那么大座山东布政司了!”

陈迹眯起眼,叹道:“林家在南边认了个祖宗,那祖宗可了不起,往前数几十年都是大官不缺,而且后继有人……要不是天启十年经略辽东的那位大佬出了事,何有后来齐、楚、浙三党联合上位的事?”

宋清明心下一落,辩解道:“这些不过是你的猜测而已。”

“如今的官场不就是这样?宁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事情做的还少吗?”

宋清明怔道:“就算你说的对,这跟我又有何关系?”

陈迹摇摇头,似笑非笑,两手在身前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林家难道就没找你这个外侄?许给你一座偌大的湛国公府?”

宋清明蹙眉,“原来你也不是一无是处啊!”

陈迹颔首,“当然。”指头敲了敲脑袋,“这里面干货还有不少,就是一时半会儿拿不出来而已!”

“跟我说这些,不担心我与那边通气?”

“嘿。”陈迹长叹一声,起身活动了一下,刚才摔那一下竟然还是有些疼。

宋清明无语,似乎自己被诈了,别过头去,不愿说话了。

陈迹续了杯茶,喃喃道:“小道消息,本月初一徐阁老已经离开京城,估摸着现在应该到天津卫了,如果不走水路,一旬之内应该能到青州!”

陈迹嘬了一小口茶,眼皮子跳了跳,“阁老这次是奉命在登州组建荡寇水师!”

宋清明看了过来,狠狠剜了陈迹一眼。

精彩评论

平台的历史类小说佳作不多,文笔比较出众的也就是这本《明末攘夷志》。前两本多少都不算很正统的日娱,而唯有这本,主角(陈迹,申秋)带着一个小金手指,在拼搏中努力发展自己的事业,没有写烂的AKB48和各色知名女优,却刻画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我个人是很喜欢这部小说的,有点可惜的是作者(柘月)后期过于放飞自我,文笔愈加轻佻,不能不说有些遗憾。。。。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