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洛阳春风客》春风不度洛阳 YAOI 洛阳春风客无广告

洛阳春风客

《洛阳春风客》

周小小少 著

连载中 武侠 戴纶巾,郑府 阅文集团

火爆小说《洛阳春风客》是周小小少笔下的一本武侠风格的网络创作,主线人物戴纶巾,郑府,精彩情节试读:“你们就这样让他随随便便地死了?”郑俨冷哼了一声,扫视着余下七人。“他不会白死,他的死是有意义的。”一个头戴纶巾、书生打扮的人回应道,他用的兵器很奇特,由青铜制成,形似弯刀,不过锋刃处却是两个尖钩,北

118次点击 更新:2019-11-21 12:04:17

免费阅读
火爆小说《洛阳春风客》是周小小少笔下的一本武侠风格的网络创作,主线人物戴纶巾,郑府,精彩情节试读:“你们就这样让他随随便便地死了?”郑俨冷哼了一声,扫视着余下七人。“他不会白死,他的死是有意义的。”一个头戴纶巾、书生打扮的人回应道,他用的兵器很奇特,由青铜制成,形似弯刀,不过锋刃处却是两个尖钩,北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你们就这样让他随随便便地死了?”郑俨冷哼了一声,扫视着余下七人。

“他不会白死,他的死是有意义的。”一个头戴纶巾、书生打扮的人回应道,他用的兵器很奇特,由青铜制成,形似弯刀,不过锋刃处却是两个尖钩,北人不识,但初新认得。

这种奇特的兵器由吴王阖闾下令打造,第一个打造成功的铸剑师杀了自己的两个儿子,用他们的血来唤醒兵器的灵性。

这种奇特的兵器叫作“吴钩”。

“死就是死,死后一切都没了,对他自身而言,他的死是毫无意义的。”

对僧人来说,死是否毫无意义呢?

没人回答得了这个问题,活人死人都不能。

但僧人的死对于剩下的人却有重大的作用,他试探出了郑俨身后黑暗的恐怖,也为诸人争取了一些出手的时间。

至少他们已清楚,郑俨背后的大殿中藏着使用暗器的高手,至少在这么多暗器发出之后,高手也很难再有心力打出第二轮透骨钉和双刃飞刀。

戴纶巾的书生已举起吴钩,只要登上五级阶梯,他就能轻易砍下郑俨的头颅,与此同时行动的还有最右边的剑客,他们从两侧向郑俨冲去,就算黑暗中又有暗器飞出,夹在中间的郑俨也难免被误伤。

郑俨没有任何表情与动作,余下五人也没有任何表情与动作。

初新已经起身,向大殿方向冲了过去。

他断定,这只能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他与郑俨没有仇怨,和这八个人也素不相识,可他想阻止他们送命。

四百多张案几,四百多个人,跃起又落下,落下又跃起,平时很快能跑到的距离,此刻却像隔了千万里。

书生和剑客已快步登上第三级阶梯,黑暗中却出现了两个人。

穿着黑色的衣服,围着黑色的头巾,仿佛诞生于黑暗,成长于黑暗。

他们在郑俨背后,一左一右,看似闲庭信步,可眨眼间已挡在了郑俨跟前。

他们手里有剑。

剑长四尺三寸,精钢制成,一剑便可削断人的骨头。

书生和剑客在那一瞬间失去了平衡,跌倒在阶梯上,他们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脚已经和自己的腿分离,就在他们各跨出一步的那一刻。

有些分离可以重聚,有些分离不能。

还是所有的分离都无法真正重聚,都无法再回到分离之前的样子?

两只断了的脚平稳地踏在第四级阶梯上,跌倒的书生和剑客朝着郑俨掷出了各自的兵器,一旦兵器离手,他们已是必死无疑。

掷出的吴钩和剑都被击飞,三两步的距离有时就是如此遥远,如此令人绝望。

庭院中的四百多个人依旧冷漠地看着殿前的对决,初新恨不得给路过的所有人都扇一巴掌。血腥味飘到了他的鼻子里,他知道自己已经快赶到殿前了,他只希望余下五个人出手能慢一些,他已经察觉到了令他不安的东西。

接下去动手的是最左侧戴斗笠的人,与他同时行动的是右边一个穿灰黄色麻布衣服的人,他们的目标不是郑俨,而是郑俨跟前的两个黑衣剑客,牵制住此二人,剩下三人才有机会刺杀郑俨。

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斗恶除暴是星盟不变的宗旨,是星盟全力以赴的目标。

星盟成员的信仰坚定,拥有坚定信仰的人总是能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

书生伸出了手,抓住了左侧黑衣人的脚,他希望这能让黑衣人产生片刻的犹豫。

他已忘记自己的腿还在淌血。

随即,他的手与手腕也同他的胳膊分离了。

可他却很满意,因为他伸出手的目的已经达到,黑衣人斩下一剑,便是在他身上浪费了一剑的时间和一剑的气力。

他要帮他的同伴做最后一点事情。

后人很少提及郑府发生的这场血战,因为这场战斗的结果是强权暴力战胜了正义,这场战斗也暴露了人性的许多丑恶面,但偶尔还会有人凭吊这个头戴纶巾的书生,还有那柄吴钩。

高大健壮的络腮胡已趁着同伴牵制住黑衣剑客的机会快步上阶,只要他走上前,他的两个同伴一定会跟来,他们三人出手,郑俨必死无疑。

他是六镇起义的幸存者,一场被残酷镇压的叛乱里,唯一神智偶尔清醒的幸存者。

他的家人都已经饿死,在饥荒和暴乱中,他吃了四个人。

一个是欺压流民的兵士,一个是行将就木的老者,一个是怀胎七月的孕妇,还有一个就是孕妇肚子里的孩子。

人总得活着,可一旦活着就要舍弃良知和人性,你又会怎么选?

洛阳繁华如旧,仿佛千百年来不曾变过,只要洛阳有一天的繁华,北魏王族就拥有一天的盛世。繁华总能掩盖一切,掩盖危机,掩盖叛乱,掩盖贫穷,掩盖丑恶。

北魏的大权交付给了一个鼠目寸光的女人,只要成为这个女人的面首,旁人奋斗一生不得的东西,顷刻间他就全部拥有了。

这算不算一种不公平?

江湖本就是不公平的,人生本就是不公平的。

他现在要用他的拳头,用他的短刀,执行他的公平。

穿灰黄色麻布衣服的人落败了,落败对于他们而言只有一种结果。

死亡就是结果。

但他死死地抓着黑衣剑客刺入他腹中的剑,他只是不明白,自己的刀也砍在黑衣剑客的手臂上,为什么黑衣剑客却好像什么事也没有。

世上真的有不怕疼痛的人吗?

络腮胡登上了最后一级阶梯,他已确确实实地站在了郑俨面前,他的右拳已经出手,郑俨用双掌抵挡,但这一拳势沉,还裹挟着另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郑俨被击打得往后滑了些许距离。

一击得手,络腮胡看到了希望,这么多同伴的牺牲,终于给了他杀掉郑俨的机会。

可他忽然感觉到,有两样坚硬冰冷的东西扎进了自己的体内,充满力量的四肢在那一刻变得软弱,变得疲倦。

初新已奔跑跳跃得要发疯。

他在僧人倒下时就发现,紧挨着络腮胡的两个人各往后挪动了一步,起初他只是怀疑,可很快这种怀疑得到了验证。

络腮胡的背上,插着两柄钢刀,正是紧挨着络腮胡的两个人下的手,看起来衣着最普通,最不引人注目的两个人,正适合作为郑俨最后的杀招。

络腮胡跪倒在地,连粗气也不敢喘,他怕大口喘气会加速自己生命的流逝,他唯一敢用力的部位是他的眼睛,圆睁着,试图将尽可能多的东西摄入视野,试图去理解身后发生的事情——同伴的背叛。

人为什么会背叛?

是对方开出的条件太过丰厚吗?

是因为信仰不够坚定吗?

是遭受到了不可回绝的威胁吗?

郑俨凑到了他面前,络腮胡想伸手扼住郑俨的咽喉,双臂却怎么样也抬不起来。

郑俨用右掌拍了拍络腮胡的左脸,压低声音道:“我根本不是郑俨,下次杀人,找准点儿。”他的手掌还有些酸麻,但他知道,他的任务已经顺利完成了。

络腮胡的声音不知从何处发出,他残存的气息已不容他说出完整的话:“你……”

他本来还拥有支持自己的力量,可在听完这句话之后,他却只想早些死去。所有的刺杀,所有的牺牲,因为郑俨对他说的这一句话失去了意义。

郑俨冷笑着。

初新终于来到了殿前,登上了阶梯。

右侧的黑衣剑客已挺剑刺向了络腮胡。

初新拔剑,拔出了他的青铜剑“七月”,可他没有用剑刺向黑衣剑客,而是用剑鞘迎上了黑衣剑客的长剑。

低哑的金属碰撞声里,黑衣人的长剑收入了初新的剑鞘之中,青铜剑剑鞘并不长,有一截剑身露在外面,迸射着寒光。

“饶他一命。”初新缓缓把剑架在黑衣人的脖子上,用不似哀求的口气哀求道。

“你在求我?”黑衣人瞥了一眼剑锋,淡淡地说道,淡得就好像生死与他无关,面前的屠杀与他无关。

初新愣住了。

他该求谁呢?他又能救谁呢?哀求真的有用吗?

背后传来一声闷哼,络腮胡的闷哼。初新感觉得到,身后有冰冷的剑气,来自另一个黑衣剑客的剑气。

初新明白,戴斗笠的人只能撑到此刻,络腮胡的生命也随着黑衣人的这一剑终结。

他慢慢地把剑鞘从长剑上取下,又慢慢地把“七月”放回剑鞘之中,他看着殿前的四百多人,就好像看着四百多处土坟,没有生气,冰冷漠然。

郑俨突然用讥诮的语气问道:“你也是来杀我的吗?”

初新没有回头,只是叹了口气道:“我不是来杀人的,我是来救人的。”

郑俨笑得弯下了腰,一弯腰就嗅到了更浓烈的血腥味。

初新知道郑俨在笑什么,可他却笑不出来。

血腥味让他反胃,让他作呕。

他想离开郑府,找个空气不那么污浊的地方。

想杀人的却被杀,想救人的却一个都没救成,多么讽刺。

精彩评论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洛阳春风客》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戴纶巾,郑府)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周小小少)这种迥异与其他武侠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