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摩天尊》哪三大天尊 年下攻 摩天尊LOLI控

摩天尊

《摩天尊》

夜卷珠帘 著

连载中 武侠 翠儿,王道 阅文集团

有很多粉丝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摩天尊》的创作,是作者夜卷珠帘创作的武侠故事,故事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加入书单,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小说。大夫人对大公子说道:“阿大,还不给你父王捏捏肩膀。“大公子跑到漠北王身后捏着他的肩膀,漠北王拍着大公子的手微笑着说:“阿大很有手劲,要不要跟着训练营一块训练?“大公子摇晃着他的身躯一溜烟跑到漠北王跟前

121次点击 更新:2019-11-23 17:01:45

免费阅读
有很多粉丝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摩天尊》的创作,是作者夜卷珠帘创作的武侠故事,故事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加入书单,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小说。大夫人对大公子说道:“阿大,还不给你父王捏捏肩膀。“大公子跑到漠北王身后捏着他的肩膀,漠北王拍着大公子的手微笑着说:“阿大很有手劲,要不要跟着训练营一块训练?“大公子摇晃着他的身躯一溜烟跑到漠北王跟前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大夫人对大公子说道:“阿大,还不给你父王捏捏肩膀。“

大公子跑到漠北王身后捏着他的肩膀,漠北王拍着大公子的手微笑着说:“阿大很有手劲,要不要跟着训练营一块训练?“

大公子摇晃着他的身躯一溜烟跑到漠北王跟前说:“父王,您答应让我去吗?“

大夫人心疼地说:“阿大,训练营很苦的?你能受了吗?“

母亲疼爱孩子是天性,一方面他希望得到漠北王的关注又不愿孩子去受苦,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天下哪有那么好的美事。

漠北王道:“你怕吃苦吗?“

大公子道:“不怕。“

漠北王看着大公子额头被纱布包裹着,询问道:“疼吗?“

大公子道:“不疼。“

漠北王道:“疼就喊出来。“

大公子道:“父王说过男子汉流血不流泪,我不疼我要坚强。“

漠北王搂抱着大公子的腰道:“很好,气势很足。“

漠北王的眼睛里充满爱大夫人险些哭了,大公子得到了漠北王的认可,他喜欢强者厌恶弱者,要想得到他的认可必须比别人强或者告诫自个你比别人强,换句话说要得有自信。

漠北王对大夫人说道:“原先以为阿大不成器,这下我放心了,终有一日他会成为我的左膀右臂。“

大夫人道:“阿大千万别让你的父王失望。“

大公子道:“母妃,我一定会奋发向上,发愤图强的。“

漠北王道:“阿大,你先出去,我跟你母妃说些悄悄话,记得把门带上。“

大公子被支走后,漠北王看了眼大夫人说道:“刚才你跟二夫人谈话我都听到了。“

大夫人微低下头答道:“王,我不想跟二夫人吵嚷着,我错了……“

漠北王道:“你没错,爱子之心人之情常。“

大夫人道:“多谢王您能理解我。“

漠北王道:“对于阿大去训练营,你还有意见吗?“

大夫人道:“王,您询问我意见?“

漠北王道:“你们以前都觉得我独断专行,从未问过你们意见,我今个想问问你意见。“

大夫人道:“王,阿大很开心,您对他充满期待,我唯有支持了。“

大夫人果断说道:“既然要成才受些苦是难免的。“

大公子成了大夫人翻身的赌注,她只能赢不能输,更可以说是救命稻草,母凭子贵,大公子真有出息的话,他日继承大统作为母妃的她跟着享福。

漠北王道:“时候不早了,早些休息吧!“

大夫人嘴唇蠕动又想抓着漠北王衣袖她又把手缩了回来,轻唤一声:“王……“

漠北王道:“夫人还有事吗?“

大夫人道:“夜里风大,披上一件衣服吧!“

她从屋里拿出一件大风衣披在漠北王肩上,漠北王道:“大夫人还是那么贴心。“

大夫人拉上帘子关上灯,她喃喃自语道:“你怎么那么傻,为何不开口把他留下呢?“

她又想着:“你能比得过二夫人年轻貌美吗?你强行留他,他会留下吗?即使留下他又怎会怎样看对你,会令对方厌恶吗?“

大夫人胡思乱想,她都怀疑自个是否精神有问题,女人是个很奇怪的物种,有时候比男人都冷静,有时候又喜欢装糊涂,有时能想通男人纠结的复杂问题,有时候又陷入最浅显易懂泥沼中无法自拔。

四公子缠着翠儿给她讲故事,翠儿受了委屈在那哭着,四公子拽了拽翠儿衣袖道:“翠儿,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翠儿道:“我们做丫鬟的,挨主人责备有啥大不了的。“

四公子道:“你生母妃的气?“

翠儿道:“我哪敢生夫人的气。“

四公子道:“那生我的气。“

翠儿道:“我生自个气。“

四公子撒着娇道:“翠儿,我错了还不行?我以后听你话再也不调皮了。“

“那可是你说的。“翠儿噗嗤一笑。

四公子道:“你终于笑了。“

翠儿又夹着眉头,四公子挠着翠儿痒痒,翠儿用手去拦着,生气说道:“别闹了。“

四公子道:“我做错了你惩罚我也好呀!你别不理我呀!你知道没人跟我说话,我会无聊死的。“

四公子翻转着耍着赖皮,翠儿道:“好了,我原谅你,你别翻了待会夫人知道又该怪我了。“

四公子倒翻个跟头咧开嘴一笑道:“有我在她不会难为你的。“

翠儿拍着床沿说道:“躺在这。“

四公子像乖顺的小绵羊听从翠儿的安排,翠儿拿着一本故事书讲着:“从前有位君王为了统一征战沙场,他有六个孩子,每个孩子都很优秀,君王很矛盾不知把王位让给谁继承,他需要找到一位德才兼备的人,他在孩子当中进行了一场选拔赛……“

四公子圆丢丢的眼睛环视着翠儿,轻声说道:“翠儿,好像说的是父王。“

翠儿抿嘴一笑道:“是吗?“

四公子道:“可惜我们不是优秀的孩子。“

翠儿愣了愣道:“为何这么说呢?“

四公子苦闷着脸说道:“父王总喜欢拿我们跟小公子比较,我不喜欢读书母妃偏要我读书。“

翠儿循循序序说道:“二夫人也是为你好。“

四公子说道:“我跟你母妃说过,我不想当王,她骂得我狗血淋头。“

翠儿道:“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想当王吗?“

四公子道:“父王征战十天半个月,见了我们的面又很严肃,没有他的命令我们绝不敢扑过去抱着他喊他一声父王。“

她摸着四公子头发笑道:“想不到你一个小屁孩那么多心思。“

四公子道:“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

翠儿道:“睡吧!明天再讲。“

她替四公子盖好被子,拿扇子驱赶吚吚呜呜的蚊子,翠儿端详着四公子稚嫩的脸庞微微发出笑声,如果四公子不是调皮捣蛋安静的时候是个清秀的孩子,刚才那番话乍一看有些孩子气,成年人又有谁能说出这样的大道理。

翠儿倚靠在床头打着小盹,她回想着前些日子二夫人找她谈话,她在洗衣池洗着衣服,有丫鬟在她耳边低语道:“翠儿,二夫人找你。“

翠儿丢下手里的活,那个丫鬟随手接过她的活,她细润的手蹭了蹭衣服,又把凌乱的头发整理顺畅。

翠儿双手交叉战战巍巍道:“夫人,您找我。“

二夫人道:“别紧张,我找你随便聊几句,跟我走吧!咱们边走边聊。“

翠儿诚惶诚恐素来二夫人脾气暴躁动不动发怒,跟在她身边那还不是像炸弹一样。

翠儿随着二夫人来到了凉亭,二夫人命人端来了甜点和奶茶,翠儿像根柱子似的笔直立在那一动不动。二夫人命那些丫鬟离开后,轻声说道:“翠儿,坐下来吧!“

翠儿道:“二夫人,奴婢不敢!“

二夫人道:“我让你坐下你就坐下!“

翠儿道:“夫人,主仆有别,我还是站着吧!“

二夫人道:“我的命令你也不听了吗?“

翠儿移着小步半个身子挤进椅子,她的心怦怦直跳仿佛要跳出来了,脸像被火炉烤着似的通红,不用猜都能看出她紧张的样子。

二夫人道:“你很紧张吗?“

翠儿道:“没有……“

二夫人道:“喝杯奶茶吃些甜点让心情缓和些,一会我还有话问你,我希望你能调整心态。“

翠儿用手捏了块甜点,呷了口奶茶,二夫人道:“怎么样?味道合不合你口味。“

翠儿嗯了一声,壮着胆子道:“我们做下人哪吃过这么好的东西。“

二夫人眼睛眯成一条缝,本来很小的眼睛更小了,翠儿还以为说错话了把甜点塞入嘴里,嘴巴鼓鼓的像个河豚似的。

二夫人道:“想不想要明天都吃到甜点,而且我还可以不让你不干脏活。“

翠儿直立起脖子反问道:“二夫人您不是跟我开玩笑吧!有这么好的事?可是……“

二夫人狡黠的笑着说:“当然没那么简单,你得答应我个条件。“

翠儿道:“什么条件?“

二夫人道:“我要你今后陪着四公子。“

翠儿失声说道:“陪四公子?“

二夫人道:“你也知道小公子和三夫人离世后,王郁郁寡欢,前不久刚夸了四公子这是个好兆头,说明他对四公子抱有希望,你全程陪着四公子监督他念书,不能让他荒废学业,他贪玩跟着那些孩子跑出去不着调,直到黄昏才回家,我要忙着给王缝缝补补又得收拾内室根本忙不过来。“

翠儿道:“奴婢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二夫人道:“你尽管直说。“

翠儿道:“为何选择我?“

二夫人道:“你聪明乖巧又听话。“

翠儿的声音如同蚊子那般道:“夫人,我能拒绝吗?“

“你不同意?“二夫人惊讶说道,“很多人都梦寐以求。“

翠儿道:“我辜负了夫人的一片好意,罪该不死,我……“

二夫人脸色刹变如同晴朗的天空乌云密布,翠儿有些后怕了,他要为自个的行为付出代价了。二夫人破天荒没有暴怒她居然笑了,说道:“居然没人敢拒绝我。“

翠儿道:“二夫人,我……“

二夫人道:“我挺欣赏你,不像其他人巴结我,不过我想知道你为何拒绝我。“

翠儿额头流着冷汗,二夫人这么一问把她问住了,她心想着:“我该怎么回答呢?她会不会抓着我的小辫子。“

二夫人道:“你是不是觉得伴君如伴虎,担心有个差池会受责备。“

翠儿道:“这只是一部分另一部分我担心其他下人会心生不服对我有怨言。“

二夫人道:“你这丫头片子心眼倒不少。“

翠儿道:“夫人所以说我不能接受你的这项任务,我很抱歉。“

她起身向夫人鞠了一个躬,二夫人道:“我会让她们闭上嘴。“

“啊!“翠儿惊呼一声道。

二夫人道:“你所有的顾虑我都能替你处理了,你只要一门心思照顾好四公子,你老家那边急需钱吧!听说你母亲又病了。“

翠儿娇小的身子抽了发条的机器似的,二夫人说的那些都是实情,家里人等着钱。

二夫人道:“只要你答应了,我立马把钱送到你家里,我可以给你更多,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可以马上把你赶出去。“

翠儿双膝跪地双手拽着二夫人的胳膊乞求道:“二夫人,求您了,不要把我赶出去。“

二夫人道:“翠儿,我把话说明白了,至于你怎么考虑在于你,如果执意不答应,那我也不再说什么。“

翠儿屈于二夫人的威逼利诱下不得不答应,她急需这份工作全家人靠她养活着,她又得罪不起二夫人,卑微的她除了服从没有强大的力量与庞大的势利抗衡,如同蚍蜉撼大树,鸡蛋碰石头。

翠儿后来明白二夫人还有其他心思,她要翠儿伺候四公子洗澡乖哄他睡觉,翠儿比四公子大个几岁,男女有别,这样的事情怎么能让她一个女孩去做,她再次去找二夫人开口见山说道:“二夫人,我有些话想跟你谈谈。“

二夫人手拿着书津津有味读着,她随手放下书看着翠儿道:“很稀罕你能主动来找我。“

翠儿面脸怒气强行压制下去,她说道:“夫人,照顾四公子我原本义不容辞,可毕竟男女有别,您怎么让我给他洗澡呢?“

二夫人道:“翠儿,我原以为你是聪明人,我的意图你还不明白吗?“

翠儿道:“二夫人,您的意图?“

二夫人道:“四公子怎么样?“

翠儿道:“四公子调皮捣蛋不过人很聪明又重情义。“

二夫人道:“很感谢你这样夸他,你欣赏他吗?“

二夫人道:“四儿说很喜欢你,不知道你的意见是什么?“

翠儿道:“二夫人,那不过是四公子的玩笑话。“

二夫人道:“既然四公子喜欢我就得满足他,你应该知道这是至高的荣耀,他哪怕成不了王,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你的家族跟着显赫你要把把握这机会。“

翠儿把话说得很明白了,她希望翠儿成为四公子的妾室,说白了就是四公子正式成亲前的侍妾,她这样身份卑微的人没资格成为四公子的正房。

翠儿听到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换做其他人兴许我欣喜若狂,她钟情那个少年奴隶沈朝奉。翠儿吞吞吐吐道:“二夫人,我还得考虑……“

二夫人随手拿起书甩去打在翠儿脸颊,翠儿用手捂着脸,咽着泪,二夫人那尖锐的眼睛阴森刺骨,她说道:“翠儿,你知道得罪我没有好下场的。“

翠儿双手支撑在地身子匍匐向前像只跳跃的青蛙似的,她苦苦哀求道:“二夫人,我真的不能答应。“

二夫人拂袖怒道:“翠儿,我警告你,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翠儿这一晚翻来覆去她点燃了油灯,从怀里掏出那一条手帕,上面绣着一朵花,这居然是一个男孩子的手帕,翠儿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手帕扑哧一笑,说道:“你一个大男人还用这样的手帕。“

他很生气的要去夺回手帕道:“要你管。“

那少年冷言冷语的摆着一副臭脸,说话又尖酸刻薄,翠儿不由自主的喜欢他,少女按捺不住那颗芳心吧!

那一年下着大雪,漠北下雪很正常,这一趟下了十天半个月,路上结了一层层厚厚的冰,漠北王和夫人们穿着貂皮和羊驼保暖,作为下人的他们仍旧穿着单薄的衣服在冰天雪地里卖命干活,劈柴的那些人耳朵都冻僵了,翠儿还要用冰水洗衣服,她们这些下人跟那些奴隶没区别,承受着非人的待遇。

“翠儿,我那件衣服洗了吗?“屋里传来二夫人的声音。

翠儿道:“二夫人,天气寒冷水又冰冷,我还得一会呢?“

二夫人道:“让你干些活你就偷懒,哪天把你给打发了。“

翠儿很委屈说道:“夫人,我冤枉啊!我真的没偷懒。“

二夫人道:“算了,我要向一个夫人那窜门,回来后我的衣服必须要晾干。“

翠儿硬着头皮答道:“二夫人,我尽力去做。“

翠儿的手红肿起了很大的脓包,凛冽的风像刀子似的割开她细嫩的脸颊。

“爱哭鬼,擦擦眼泪吧!“有人递过来手帕。

翠儿仰起头眼前是个弱不禁风的少年,脸上黑漆漆的,脖子上挂着一个项圈,脚上带着锁链,这是漠北王对待奴隶的惩罚防止他们逃跑。

翠儿看着绣着花的手帕道:“这是的你的手帕。“

少年道:“怎么了?有问题吗?

翠儿道:“如果你不说的话,我还以为是哪个姑娘的呢?“

少年夹着眉毛道:“你要还是不要。“

翠儿接过手帕擦了擦眼泪道:“谢谢你。“

她又招手对少年说道:“你过来。“

少年愣了愣道:“怎么了?“

“你来就是了。“翠儿说道。

少年懵里懵懂照着翠儿的吩咐走了过去,翠儿又说道:“蹲下来。“

少年乖乖地蹲下来,翠儿又说道:“把头稍微低垂些。“

少年像个傀儡似的按部就班听从翠儿的指令,翠儿用毛巾沾湿水擦着少年脸颊上的污垢,边擦着边笑着说:“脏死了,你像块炭似的。“

少年呈现一张干净整洁的脸,除了那双锐利带着锋芒的眼睛,他均匀的脸庞,浓浓的眉毛,厚厚的嘴唇,仿佛很有比例的分布,少年说道:“我脸上有东西吗?“

翠儿道:“没有啊!“

少年道:“那你一直盯着我?“

翠儿道:“切,谁盯着你呢?你别自作多情,你长得那副样子,多看一眼都觉得反胃。“

少年用手指着他道:“你……把手帕还我。“

翠儿道:“哼,小气,我实话实说而已,难道还要我夸你吗?“

少年道:“我就小气了把手帕还我。“

翠儿道:“我把手帕洗干净了还你。“

少年道:“用不着,我自个洗。“

翠儿道:“你这脾气真臭,说生气就生气了。“

少年道:“那又怎样?“

他蜷缩着腿要去夺翠儿手里的手帕,翠儿把手放在身后,少年又抓她胳膊,翠儿道:“你这人怎么跟女孩子拉拉扯扯的。“

“朝奉,人又跑哪去了。“传来老奴隶的声音。

少年答道:“师傅。“

老奴隶训斥道:“你整天丢下活逮不住人影,你再这样我可不跟搭伙了,你忍心让我一个老头干苦力活吗?“

朝奉双手放在侧腿道:“师傅,我错了。“

老奴隶道:“跟我走。“

朝奉瞪了翠儿一眼悻悻然跟老奴隶走了,翠儿捂着嘴看着手帕说道:“小子,你还敢跟我斗。“

翠儿拧干了衣服,又用身体把衣服焐热,阴冷的天气里只能用这种办法,倘若完成不了二夫人的交待,少不了挨一顿鞭子和责骂。

二夫人看到干燥的衣服很满意,赞叹道:“翠儿,还是你有办法。“

翠儿说话都颤抖着,身上的寒气还没消散,她说道:“二夫人,您夸奖了。“

二夫人道:“翠儿,我想吃酸枣了。“

翠儿道:“二夫人,酸枣都冻住了。“

二夫人沉吟道:“冻住了吗?可是我很馋怎么办?“

翠儿道:“夫人我出去看眼,兴许能采摘一些。“

二夫人扬扬手道:“还是翠儿你贴心,去吧!“

翠儿不过想借故偷看少年一眼,其他的丫鬟看不惯她大献殷情的样子,私下里议论着。

岁数小的丫鬟叫锦儿说道:“姐姐,翠儿这人真会拍马屁。“

岁数大的丫鬟叫玲玲说道:“她怎么了?“

锦儿道:“夫人要吃冻枣,翠儿二话不说要给夫人去采,冻成冰碴子了怎么采怎么吃呀!“

玲玲道:“她自个要找麻烦,咱们别搭理她。“

锦儿道:“我最讨厌这类人,在夫人面前做好人,好像咱们吃干饭窝囊废似的,表现她很有本事。“

玲玲道:“谁说不是呢?“

“俩位背后说人可不好。“翠儿从门缝后面出来,俩个人顿时不说话了,玲玲说道:“妹妹,我还有些活要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聊。“

锦儿紧跟着上去喊道:“姐姐,等等我,咱们一块走。“

翠儿听到俩个丫头的谈话心里自然不高兴,她对夫人服服帖帖也好,顺从也好,不过希望能留在府上,她比任何人害怕被赶出去,没有人知道她家庭条件困难,她一份工作养活家里好几口人。

翠儿搬了张凳子一只手拿着篮子一只手拿着锤子,她敲打着冰碴子那些冰屑飞向她眼睛,她侧过脸,她又用掰开碎冰把酸枣放入篮子。

那张椅子随着翠儿踮起脚尖在摆动着,椅子的一只腿咧开了缝隙失去了平衡,翠儿探手要抓酸枣时人往后倾斜,手紧紧握着篮子。

角落里俩个人猫着眼睛看着,玲玲说道:“这会非把她摔个骨折不可。“

锦儿道:“她不会发现吧!“

玲玲道:“她又没有证据?跟咱们有啥关系。“

锦儿道:“这会出了口恶气。“

玲玲道:“快走,省得被人瞧见。“

翠儿没有摔个四脚朝天,像坐在软绵绵的褥子上,还能听到有人的喘息声。“你快下来,压死我了。“

听到声音翠儿连忙爬下身子,他眼睛一窥视原来是沈朝奉,他衣服都是土嘴里还吃了一口土,翠儿忍不住笑了一声。

沈朝奉拍着身上的土道:“你还笑?“

翠儿道:“是你救了我?“

沈朝奉用手支着腰道:“好疼,差点腰都断了,你好重。“

翠儿本来好好感谢他,一听沈朝奉说她重有些恼火,她阴沉着脸说:“你这人说话真不爱听。“

沈朝奉观望那根断裂的椅子腿,又拿来比对着椅子的断痕道:“咦!不对呀!“

翠儿问道:“怎么了?“

沈朝奉说:“好像被人割断的痕迹。“

翠儿诚恐诚惶道:“你是说有人想害我吗?“

沈朝奉道:“目前来看是这样的。“

翠儿道:“我知道是谁,不过我不想去追究了。“

“不追究?“沈朝奉数道。

“难道我去告诉夫人?或者我也同样的方法对待她们吗?“翠儿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大家都不容易。“

沈朝奉道:“你可险些没有命了。“

翠儿咧嘴一笑道:“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又没受伤。“

沈朝奉耸耸肩道,你这人很奇怪,说实话换做我可没有那样胸襟,一笑泯恩仇。

翠儿道:“你衣服脏了,我帮你洗吧!“

沈朝奉道:“还是我自己洗吧!“

翠儿道:“好歹我为你做些事,你救了我一命,我亏欠着你心里过意不去。“

沈朝奉道:“既然这样等我换了身衣服把脏衣服给你拿去。“

翠儿娇羞的嗯了一声,她猫着眼睛看着那间屋子,沈朝奉和老奴隶发生了争吵,他们从屋里吵到屋外,翠儿缩回脑袋在墙角偷听着。

老奴隶道:“朝奉,你最近跟那个叫翠儿的丫头走的很近。“

沈朝奉说道:“师傅,你是不误会了?“

老奴隶道:“你要一辈子当奴隶吗?“

沈朝奉咬牙切齿说道:“怎么可能?

“老奴隶道:“既然如此你就不要跟那个翠儿走得太近,对你好对她也好,记住你迟早要离开这。“

沈朝奉声音颤抖道:“我记住了,我做梦读盼望这天的到来。“

翠儿心里暗骂道:“老东西,你坏了老娘的好事。“

老奴隶说道:“你记住就好,那个丫头是漠北王的丫鬟,跟她保持距离,我们正在谋划着一个计划。“

沈朝奉兴奋地说:“什么计划?“

老奴隶道:“目前还没完善不能告诉你。“

沈朝奉把衣服卷成团打算拿进屋,嘴上说着:“那我还是不去了。“

老奴隶道:“你必须去。“

沈朝奉道:“为什么。“

老奴隶推着沈朝奉道:“别问了,去吧!“

翠儿急忙小跑着躲开,沈朝奉拿着衣服一脸的不高兴,翠儿明知故问道:“你不高兴吗?“

沈朝奉答道:“没有。“

翠儿道:“我看你脸色有些不对劲。“

沈朝奉忸怩道:“那个……麻烦你了。“

翠儿最后一次见到沈朝奉是那场夜色中,那是三夫人去世后第三天,府里的人忙着丧葬,作为奴隶的沈朝奉当然也在干活之列。

晚上她在沉睡中听到有人呐喊着:“快来人呀!奴隶造访暴动了。“

翠儿惊了一惊,心想着:“奴隶暴动?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说的计划吗?“

雷瑟又高喊着:“一个都不能让他们跑掉。“

翠儿更加心慌了连忙穿好衣服蹑手蹑脚开门出去,那群精锐部队举着火把,漠北王拉着缰绳威风凛凛,他高声呐喊道:“你们这群叛徒,我好心留你们一条命,你们居然还要叛变,我决定了,一个都不留赶尽杀绝。“

骆奇小声说道:“王,不要激起他们矛盾,还是我去劝道他们吧!“

漠北王道:“这些混蛋容不得姑息,骆奇当初我不该听你的,应该把他们全活埋了,否则哪会有今日的祸端。“

那边的奴隶团结一致抱成团,老奴隶喊道:“漠北王,我们不想与你为敌,只求你们放我们一条生路。“

漠北王怒道:“老东西,原来你才是罪魁祸首。“

老奴隶环视沈朝奉道:“把人带出来。“

沈朝奉把大夫人和大公子带了出来,老奴隶道:“你都看到了,你的家人在我手里。“

漠北王挥着鞭子说道:“你们马上放了他们,要不然我们要冲出去了。“

沈朝奉掏出匕首支在大夫人脖子上说:“如果你们有胆子就冲走。“

大夫人呼救道:“王,救救我和阿大。“

漠北王道:“夫人,别怕,我会来救你们的。“

翠儿手心捏着汗他替沈朝奉担心着,她望着漠北王死灰的脸色,估计他抓到这群奴隶不会给他们好果子吃,她心想着:“你怎么这么傻,王抓到你肯定会把你扒皮抽筋。“

漠北王威胁道:“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们,乖乖把夫人和大公子放了,我保你们平安无事。“

老奴隶似信非信道:“我不相信你的话。“

骆奇信誓旦旦说道:“那我的话你们总该相信了吧!“

老奴隶道:“骆奇先生,我们很感谢你,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们兴许早就死了,这样吧!你们先放我们出寨子。“

骆奇道:“王,你的意见如何?“

漠北王道:“夫人和大公子的安全要紧,放他们走。“

老奴隶大手一挥道:“走!兄弟们。“

沈朝奉在后面维持着秩序,翠儿楚楚可怜望着他,沈朝奉也不经意看了她一眼,又羞愧地把眼睛瞥向一边。翠儿真相脱口而出对他喊轻喊一声,又把咽了下去,她想问他为何利用她。

沈朝奉问道:“府上都忙着奔丧吗?人都哪去了。“

翠儿道:“谁都没有好心情,大夫人刚带大公子出去了。“

沈朝奉道:“对了,王正在早大夫人,如果他们回来的话让她们去趟东厢房。“

翠儿不解地问:“东厢房?王不都是在南厢房吗?那边一般很都闲置很久了。“

沈朝奉吞吞吐吐道:“反正是王的命令,拜托你了。“

翠儿随口答道:“夫人一阵回来,我告知她就是了。“

沈朝奉咧嘴一笑道:“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要记得千万别忘了,要不王会怪罪于我的。“

翠儿手托着下巴看着沈朝奉笑出声来,此刻她的心像砸碎的玻璃一样稀碎,她正好奇沈朝奉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原来这是他们所布的局,她不知不觉中成了帮凶,这难道就是老奴隶计划中的一部分吗?

老奴隶按照约定把大夫人和大公子释放了,翠儿看着沈朝奉骑着马,她有些不舍心里又念叨着:“去吧!像匹马一样放飞吧!“

漠北王说道:“你们记住不要让我碰见,今天对我来说奇耻大辱。“

翠儿又替沈朝奉捏了把汗,心下思忖着:“你们得罪了王,以后千万要小心,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漠北王把气撒在骆奇头上,雷萨又幸灾乐祸说道:“骆奇这次你可惹下麻烦了。“

骆奇冷笑一声道:“用不着你提醒。“

翠儿哭了一晚上,眼睛红肿,她很想对沈朝奉说一句:“喜欢你或者你可以为我留下吗?这样的话。“

女孩子的矜持很容易错过一个人,她喃喃自语道:“你走了,你再也不会回来了吧!即使这样的话,我希望你平平安安的,无福消受。“

那条手帕成为唯一思念沈朝奉的物件,翠儿想念他的时候拿出了看一眼,手帕放在身上有些褶皱了,她想着有些把手帕物归原主,她转眼又一想:“可是……他又在哪里呢?“

大公子对训练营充满着期待,他做梦都笑着,大夫人用手摸着他的头发道:“傻孩子,梦到什么了呢?“

大公子道:“母妃,我梦到了我去了训练营。“

大夫人道:“傻孩子,等你受了苦后你就不再吵嚷嚷去训练营了。“

大公子嘴里喊着:“母妃,我要变强大,我要让父王另眼相看。“

大夫人抽噎了一下说道:“娘的好孩子。“

大公子大大咧咧漠北王对他的评价有勇无谋,不过他比四公子有上进心又有孝心,这也是大夫人值得欣慰的。

漠北王拍着马屁股对大公子喊道:“阿大,上马。“

大公子小腿一蹬手抓着马鞍翻转而上,脚下打滑险些从马背跌下,漠北王大手一提溜,大夫人那颗心差点蹦出来。

大公子看到人们口口相传的训练营,有一位长官恭恭敬敬过来道:“王,您来视察工作了吗?“

漠北王把大公子推向那位长官跟前捏着那撇小胡子大笑一声道:“葛泰,你看这小子怎么样?“

葛泰看着大公子怔了一怔道:“大公子很结实很有精神。“

漠北王道:“如果我把他交给你,你乐意接受吗?“

葛泰道:“交给我?“

漠北王道:“阿大,你跟葛泰将军说吧!“

大公子道:“葛泰将军,我想加入训练营。“

葛泰大吃一惊,心下想着:“这是军营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地方。“

漠北王道:“葛泰将军,怎么样?愿意收他吗?“

葛泰心里是不太乐意的,又不好直接回绝漠北王,他曲径迂回说道:“王,这军营难免磕磕碰碰,大公子身子金贵,万一……“

漠北王道:“我的孩子用不着娇生惯养,你把他当你的士兵一样,该骂就骂,该鞭笞就鞭笞。“

葛泰苦笑一声道:“这……属下哪敢呀!“

漠北王道:“有什么敢不敢?我都放话了,你还顾及什么?“

大公子咧嘴一笑道:“葛泰将军,我不怕苦不怕累,求你收下我吧!“

葛泰带着恐吓的口吻说道:“大公子,训练营可比你想象的残酷,我奉劝您一句,趁现在还得及打消那念头。“

漠北王道:“阿大,你会退缩吗?“

大公子挺直胸膛声音洪亮说道:“父王,我不当懦夫。“

漠北王会心一笑道:“好,有骨气。“

精彩评论

这本是作者(夜卷珠帘)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摩天尊》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