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为夫这厢有礼了》娘子为夫这厢有礼了 鬼畜 为夫这厢有礼了男妃文

为夫这厢有礼了

《为夫这厢有礼了》

绿西滢 著

连载中 架空 罗缨,王爷 互联网

今日本小编安利给各位小说迷们绿西滢原创小说《为夫这厢有礼了》,主线角色是罗缨,王爷,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读者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章节节选 罗缨从小就是王爷的身边人,她的身份大家也是心知肚明。只是因为无所出,所以连个侍妾的名分都没有。因为我的缘故,她的身份也不过是我房里的人,即使管着家,名义上也只是替我办事。她想要出人头地,就算生一个贵子

727次点击 更新:2019-11-30 08:15:10

今日本小编安利给各位小说迷们绿西滢原创小说《为夫这厢有礼了》,主线角色是罗缨,王爷,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读者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章节节选 罗缨从小就是王爷的身边人,她的身份大家也是心知肚明。只是因为无所出,所以连个侍妾的名分都没有。因为我的缘故,她的身份也不过是我房里的人,即使管着家,名义上也只是替我办事。她想要出人头地,就算生一个贵子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罗缨从小就是王爷的身边人,她的身份大家也是心知肚明。只是因为无所出,所以连个侍妾的名分都没有。因为我的缘故,她的身份也不过是我房里的人,即使管着家,名义上也只是替我办事。

她想要出人头地,就算生一个贵子也是不顶用的,非得要王爷能登上皇位,她才会翻身。王爷待她的情分不是一两个人就能撼动的,她真心对王爷,想要的也是明明白白。而王爷也是愿意成全她的。

“还不醒吗?”耳边突然听见有人在说话,是个男人的声音,鼻尖依旧被人在骚动着。

我一懵,整个人都僵住了,不是王爷,是谁?

气息从我的耳边游走到脖颈间,湿暖的口吻,满满狭促的恶意,“好听吗?那可是你的夫君同别的女人缱绻。”

我蹙着眉头,僵硬的身体一点都动弹不了。光他身上的味道,以及说话的声音,我已经确定了,真的是他!

终于撇过了脸去,而他已经离得我远一点。他睡在我的床上,还盖着我的被子,头枕在了我另一张枕头上。除了一双眼睛,只剩了满身的黑,发髻散乱了一些,而眼睛也带着一点惺忪和慵懒。

“你怎么在这?”我压低着声音,问得小心翼翼。

他笑了,伸手揭了遮在脸上的黑布,满脸的不怀好意,“原来你看到我还是挺开心的嘛!”

早先我已看过他的脸,平平无奇,可我也不知为什么,会对他如此上心。他的样子仿佛刻画了一般,无论怎样都淡忘不了。

我只是怔怔的看着他,想确认一句,“就是你,是吗?”

哪怕我那天见到的真人额间有一枚朱砂痣;哪怕别人同我说他是老天师的关门弟子,现下的玉鼎府的掌门还得要叫他一声小师叔;哪怕他已快得道,是个几近羽化的神仙;哪怕那天的他一袭白衣,看着真的仙风道骨,纤尘不染……

“你为什么要扎着道姑的发型,真难看!”他伸手过来,从我的头上拔下了那根桃树枝,然后将玉簪插在了我的头发上,“我送你的东西不可以再给别人。”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她只是帮我修理而已,虽然有些不安,但我相信她会还我。

他的嘴角翘起,笑得太迷人。我看着他除了发愣,什么也做不了。

“不许拿下来!”他命令我,我便听话的点首,并且一点都不想违拗。

他将手指轻抬着我的下颌,继而拇指覆盖在我的眼皮上。我眼睛眨动了一下,就听话的闭上了。

“我走了,再见!”

他的话音还游荡在我的耳边,我只感觉一阵清风,等我再睁开眼睛,他人已经不见了。

“再见?”他是说我们还能再见吗?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

我躺在床上发春,一点都不怀疑刚刚只是自己意淫久了的梦而已。

不知过了多久,佩玉过来叫我起床。此时天已经大亮了,挑起帷帐见我只是睁着眼睛。

“醒了怎么不叫人?今日无事,昨日你又喝醉了酒,还想着让你多睡一会儿的。”

佩玉一掀被子又替我盖上了,后面佩兰手里还端着茶盏,问,“怎么了?”

“问她!睡个觉什么德行,怎么连小衣都脱了,这光光的像什么样子?”

我听佩玉这样一说,赶紧伸手到被子里,全身上下一摸,竟然真的光光的!

一瞬间我整个人都呆掉了,是他干的?那他有没有干别的事?我是不是已经不是……我好想看一看床上有没有血迹,也想抬手看一看我的胳膊。

可是她们在这,我又不敢,若是被她们发现了,又该如何是好!而且,我是不是真的会死……

佩兰将茶盏送到我的面前,又有小丫鬟捧着茶盂过来。我起身只将被子压在胸口上,抬身漱口,又喝了一盏醒神汤。

一杯热汤下去,头痛感消散了很多,只是我还蹙着眉。

“玉簪?”佩玉叫了一声,手已经将簪子拿了下来,细细看来确实是我先前的不错,只是根部多了金丝缠绕。

“不是说被荣国夫人拿去修补了吗,怎么会在夫人发上?”

佩兰也在旁边看着,我还没想到如何圆谎,这时佩珠拿了衣裳过来。她也近前看了,然后用狐疑的目光打量我。

“喊姐姐过来!”她们誓死忠于罗缨,不曾有一刻犹豫要为我包庇。

我还躺在床上,像一个阶下囚被她们几个死死的盯着,一直等到罗缨过来。

罗缨接过簪子,看了看佩珠,又看了看佩玉,她已确认了事实。

“你们先出去,到廊上去,且把着门,不许一只苍蝇飞进来。”罗缨寒着脸下了命令。

我哭丧着脸,做着宁死不屈的从容准备。罗缨却没有急着质问我,只是坐到了底下去,对我说,“先把衣服穿好。”

我的小衣就在被子里面,只好乖乖的自己动手将衣服一件件的穿的大概。外衣被佩珠挂在了衣架上,我就没去穿。举手间我不敢瞟我的胳膊一下,更不敢看刚刚睡着的床褥。

“今早我听探子来报,说恭王府昨夜遭了贼。没说丢了什么东西,但是正面动了手。恭王府高手如云,可那人武艺实在强悍,只用了一把砍柴的钝刀,还是他们恭王府自己的,几十个高手都没能抓住他。这事他们府里压下了,没对外声张,一来不风光,二来实在不知底细。”

罗缨说着看了看手里的那根玉簪,“想来,丢的这是这件东西了。他闹了恭王府,到我们庆王府一样来去自由。往庆王妃的头上插了簪子,又能销声匿迹!如此,我们庆王府的守卫远远不如恭王府了。”

我低着头,实在不知该如何接话。

“看这缠金丝的手艺,非寻常匠人不能。我笃定恭王府没这样的人才,何况时间又实在有限。那这人又是如何做到的?”罗缨终于将鹰隼一样的目光放到了我的身上,而我赶紧低了头,一点不敢抬起。

“夫人是打定了我不能奈你如何,所以打算只字不言?”

我只能继续沉默着。

“如今风口浪尖上,夫人真以为自己能独善其身?如果这人就是一开始送你玉簪的人,那他的阴谋何其恐怖!难道夫人鬼迷心窍了,为了这样别有用心的人竟置家族荣耀不顾,身家性命不要?”

罗缨见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我看她要离开,忙抬了脸。罗缨见我有动静,还以为我想开了,而我只是怯怯的说,“姐姐把这簪子还我吧!”

罗缨盛怒以及,抬手就要摔了我的玉簪。

“不要!”这话是我和冲进来的王爷一起喊出来的,而王爷已经抓住了罗缨的手,将那玉簪拿了过来。

“惠宁,你还要纵着她?”罗缨拉住王爷的衣袖,眉头深皱。

惠宁是谁?我先是愣了一下,只知道王爷单名一个“恺”字。随即明白大概是王爷的小字,亦或者只有罗缨情动时才有的称呼,就好像我也曾听王爷轻声唤过她“绯卿”。

王爷穿着朝服,这个点我不知道是散朝了还是未去。他往我这边走来,将玉簪扔在了我床上的锦被上。虽然他脸色平淡,但我还是从他眼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嫌恶。

我伸手拿过玉簪,握在了手心里,只是想着那个坏人,他就是想毁我。三年前的那一次他是想彻头彻尾的毁了我,我又何尝不知道?可我怨恨不了他。

王爷看着我,见我依旧无动于衷,他忽然一把狠狠地将我推开。

我不妨他会对我动粗,从床上掉了下去,摔倒在了榻上。

罗缨跑过来要扶我,一下子被王爷掀开的床褥惊住了。

床上有许多的血,浸透着褥垫和被子都是,血迹已经干了。

罗缨回身看我,我也低身看我自己。不是我的,我睡着的地方一片洁净。

这血是他的,他受了伤,在我身侧睡了半夜。第二次喂我水的人是他,解我衣襟的人也是他!我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原来没事。

“今晚你准备着,我会过来!”王爷站起身,丢下这一句就离开了。认识他这三年,我还是第一次清楚的察觉他在生气。

罗缨拉我起来,召唤佩珠她们替我梳洗换衣,并令自己身边头等的婢子玉藻过来亲自将被褥收拾的处理了。

玉藻不同于其他的女使,她并不用服侍人,府中一直都是她帮着罗缨料理家事的。她不同于罗缨善周璇,一向铁面冷脸,心思敏捷,手腕强硬而毒辣,并且只听罗缨的吩咐,连王爷都调动不得。因而纵使房中人都为罗缨调配栽培,却只有她最得信任。

等到我全都梳洗好,正坐下准备用早饭,娟姑姑才过来。她在这府里早就学会了眼聋耳瞎,只要不出门见客,连规矩上的话也一句不肯多讲的。不过在底下陪着,充个人头,和那些丫鬟婆子们说笑而已。

我只用了半碗燕窝粥,实在吃不下,漱了口,还要上妆面。花潼没来,我也懒得要她们弄,今日也不出去,索性就素面朝天了。

她们收拾了桌子,我又去榻上躺着了,她们见我懒懒的,各个脸上倒是带着笑颜的。她们几个大的指挥着其他丫鬟,各处打扫清理起来,连我躺在榻上都嫌碍事了。按理我还在呢,她们要洒扫得离我远一点。

可今日不同了,因为那个几乎人尽皆知的秘密。是的,我和王爷还没圆房就是人尽皆知的秘密,而今日王爷主动开口了。

她们都当成极大的一件事处理起来,就连那还簇新的窗纱和门帘都换了。

“你们开心什么?”我没好气。

“奴婢开心奴婢的,夫人有什么好问的!”

我也不知她们几个如何又好了起来,只佩珠脸上淡淡的。原本她便被晾着一点,只因为她太拔尖出色了,大概也有罗缨故意抬举的缘故。

我更不知该如何安抚她了,她虽脸色淡淡的,但却看不出昨日那般的决绝,兴许罗缨已经给她一个说法了。

“她们在这手忙脚乱的,你在这挨什么灰?”罗缨手里拿着一个插好花的哥窑梅瓶进来,瓶上开着大片的冰裂纹,只让人感觉下一刻便要碎的迸裂开。

“那我该去哪儿呢?”我翻了个身又面向另一侧歪着,腿麻了一点,手臂支撑了也酸了,指使两个丫鬟过来给我捶腿捏肩。

罗缨尤觉得那瓶中花配色的不好,左右端详又看不出毛病。待要问问她们,又觉得都是些话不投机的俗物,只自己蹙着眉头思量。

“花哥儿被王爷叫上带出去了,要不然问问他还可。”她自言自语,说完又看看我,“王爷原本说中午回来去那边坐坐的,结果被人请去入局。衙里也有事要办,晚上不会早。”

我动了动身子,又换了个姿势歪着,没说话。

罗缨冷哼一声,“你也不必这样垂眉耷眼的,我看,这全天下也就王爷能治的了你!”

“不敢,我最怕的人是你!”我站了起来,自己理了理裙摆,手上还不忘摸一摸鬓边的玉簪。

“王妃去园子走走吧,那边小夫人被她娘家哥哥接回家了。说明日是她母亲生辰,今儿接回去住一晚。”袁妈妈在外间,我们说话她全听见了。

“妈妈这话说得,倒好像是我故意要避着她似的。”我就嘴上嘟囔一句。

连容夫人都躲开了。她和安宁姑娘双双有孕,争宠是小,生下世子才最为要紧,她家也都是明白人。

我心里不痛快,看来王爷今晚要和我圆房的事,那边都是知道的。

所以我又回身掀了帘子冷着脸冲着罗缨问,“她这样也合理?”她既然入了王府,从此死生都是王府的人,连我不得旨都不能回家,何况是她!

“合不合理的不是我订的,人家问了王爷,王爷说行那就行。你要挑人家礼,就去问王爷去。”罗缨摆弄着花,头抬也没抬。

精彩评论

在架空类小说中完全可以算是不错的了,很多人无脑喷只是因为作者(绿西滢)上本书太监。说实话,网络作者写的小说中太监率大于完本率实在太常见了。至于某些人喷主角(罗缨,王爷)的肤色,主角(罗缨,王爷)是华裔和非裔的混血,这还不算纯种黑人呢,那么多架空白人主角的小说你们看得津津有味,黑人主角就不能看?还不是骨子里认为“白贵黑贱”,或者有些人还真把自己代入成小说主角了?在虚构的小说中寻找真实感,都是脑子有病。。。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