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请不动的世子妃》请不动的世子妃 起点 御姐 请不动的世子妃GV

请不动的世子妃

《请不动的世子妃》

古巷听书人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梅花,白梅 阅文集团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请不动的世子妃》的网络创作,是作者古巷听书人笔下的古代言情故事,小说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点赞,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故事。名山崩,王道讫,川竭神去;泽浮舟,川水溢,臣盛君衰——《博物志》“弋阳之役可谓兵不血刃,就让庞大的云川帝国就在一日间轰然倒塌,简直让人匪夷所思。听闻帝国分崩离析前夕,城外有座山突然间就崩塌了,地面出现

559次点击 更新:2019-11-30 17:10:32

免费阅读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请不动的世子妃》的网络创作,是作者古巷听书人笔下的古代言情故事,小说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点赞,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故事。名山崩,王道讫,川竭神去;泽浮舟,川水溢,臣盛君衰——《博物志》“弋阳之役可谓兵不血刃,就让庞大的云川帝国就在一日间轰然倒塌,简直让人匪夷所思。听闻帝国分崩离析前夕,城外有座山突然间就崩塌了,地面出现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名山崩,王道讫,川竭神去;泽浮舟,川水溢,臣盛君衰——《博物志》

“弋阳之役可谓兵不血刃,就让庞大的云川帝国就在一日间轰然倒塌,简直让人匪夷所思。听闻帝国分崩离析前夕,城外有座山突然间就崩塌了,地面出现大面积的裂缝,海里的鱼竟成群结队地自杀,那日河面上浮满了翻白眼的死鱼,一下子弄得河水腥臭腥臭的......”

“切,谁信啊。”

“鱼怎么会自杀呢?”

“别听他瞎说,走走走......”

说书人一看刚聚精会神还在听的人一下子都散开了,忙从说书台上下来,愤愤道:“唉,别走啊........还没给钱呢........”

“喂,说书的,后来怎么样了?”观众全散开后,台下的座位上还留了一黄衣小姑娘,双手环在胸前,正笑盈盈地望着他,似在等他说下去。

说书人先是惊讶了一会儿,随即露出犹豫的神色,却见小姑娘向他丢来一枚银子。他望了望四周悄悄地来到她身边坐下,轻声说道:“本来这件事都是为各国所不宣的,看在咋俩有缘份上,我就跟你说说:

后来云川帝国就分裂为北辰、南屿与容国,但是容国国主是个昏君,继位之后,效仿纣王,广扩后宫,不理朝政,诛杀忠臣,不久之后为北辰祁荣所灭。南屿国坐落于长江南岸的中下游一带,与江北的辰国隔江而望。虽没有北国的巍峨雄壮,古朴厚重,却有江南独有的烟柳画桥、九曲玲珑。当地有三大士族,右相南家,左相苏家,将军府风家。”

黄衣小姑娘听完,脸上露出疑惑,眨着一双明眸道:“你说的这个我都知道,但是那庞大的云川帝国是怎么在一日间就被灭亡了的?”

说书人一听道:“哎呦,看不出来啊小姑娘,挺会听门道的,这就要说到本书最精彩的部分了.........”

“来人,给我把这个散播谣言的人给抓起来!”

正听到精彩的时候,后面突然来了一大群官兵,一上来就把那说书人给扣住了,并且将其带走,并且临走前还特意嘱咐了黄衣小姑娘一句:

“您是南相家的千金吧,没事在家呆着看看女诫什么的,别瞎跑出来听什么谣言是非。”

南璟怕被抓起来,惊动他父亲,因而点了点头,看着被抓走后一路鬼哭狼嚎的说书人,露出同情,却也无可奈何。

说书人被抓走后,南璟信步游于大街上,忽然看见路边的一枝梅花开得正艳,因刚之事而闷闷不乐的脸上一下子明媚起来,一路小跑来到一家酒馆面前。

每年梅花开的时候,青梅煮酒馆的梅花酿就要出来了,南璟总要跑去喝上几口,解解馋。

一进门,老板便莞尔道,“璟姑娘,今天可比往常晚了些。”边说边擦着手中的酒盏,缓缓才抬起头,好像不用看听声音也知来者是谁似的。

青梅煮酒馆原先是一家普通的酒馆,后来饭馆的掌柜因经营不善便转卖给了现在的掌柜——梅怀逸。梅掌柜中等身材,留着一绰小胡子,对人谦逊有礼,三十又余的他看起来十分面善。

不知道他哪里学来的手艺,经他酿制的梅花酿特别香,虽有其他店家如法炮制,酿出来的酒却总缺了几分味道。再加上青梅煮酒馆的酒是限量发行,因此变得更为抢手,就连王公贵族也都爱往他这跑。

打了招呼后,她径直向二楼最西边靠窗的位置走去,青梅煮酒馆临水而建,大门对出去是热闹的大街,后门对出去是一条河,河对岸又是热闹的一条街。

因而坐在靠窗的位置,可以看到窗外一览无余的风景,东来西往的船只,沿岸浣衣的美娇娘,以及迎寒盛开的梅花树,还可以闻到溜进窗内的梅花香。

“梅掌柜。”南璟笑着叫道,眼睛不由自主地随着酒瓶子转动,手已经不听使唤地伸手去接了。

“依惯例,另外,半坛给你打包好了。”

青梅煮酒的梅花酿只限一坛,每次喝一半,另一半拿回去给南珏留着,想着要是有一天大哥回来,能为他接风洗尘,畅饮一番。

二哥南瑜不爱喝,跟父亲一个样,说什么喝酒伤身、喝酒误事、喝酒.......

梅掌柜总是会在青色的酒壶上放上一朵白梅,不知有什么寓意,于是某次他得了空我将积蓄已久的疑问抛给他,他敛了笑容,旋转眼光说了句“等人”,定了会神,随即又笑着离开了。

南璟将白梅放在手心,瞧着它一身高冷洁白孤傲的模样,昨晚偷溜出来时在假山旁看到的姑娘又浮现在脑中。

她亭亭玉立于阁中的假山旁,右手执剑,左手搭在一旁的树枝上。整个人非常清瘦,像男子一样将头发全部束起,望着某一处,怔怔地出神。府中之人一般都是习武之人,更是谨小慎微之人,对细微的声音都很警觉,但这位姐姐却如此大意,不知她在看什么。

纱窗明,画船轻,梅花白似雪;和着一江春水,品着酒,真乃人生幸事也。

南璟咪了小口酒,闭上眼睛,享受酒在口中流转的美味,仿佛进去了一个充满着酒香的世界,当再次睁开眼睛时,一抹白色又增添了视觉上的享受,这大概就是梅老板的本意吧。

南璟望着手中清洁高雅的白梅,凝眸半晌之后,将白梅往外一抛,与其让你跌落那污水桶里,倒不如顺着一江春水东流去。

可是白梅离手时,她后悔了,同时庆幸抛下去的不是酒瓶子。因为白梅轻巧地落在了刚刚驶过来的一条小船上,这也没什么大的关系,重要的是它好巧不巧地落在了对方船头正在对弈的棋盘上。

俗话说观棋不语真君子,她这次定是要不折不扣地当一回小人了。

只见穿着白色锦袍的少年抬头望过来,南璟不好意思地朝他笑了笑,灵机一动说道:“相逢即是有缘,既是有缘,上来我请你们喝酒。”吴侬软语随着微风飘进客船,落进两个少年的耳朵里,轻灵婉转。

白衣少年神色肃然,只是抬头望了一眼便转过头去,将手里的棋子放回,拂了拂袖子,转而看向远方。

坐在对面的紫衣少年也闻声扭转身体四十五度抬头笑若明花道:“高手,佩服!”

南璟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高手?硬是盯着他们愣了好久,才想明白自己定是破坏了他们的棋局,就好比双方厮杀快要决出胜负的时候,她在背后放了一支冷箭,虽是无意,却正中其中一人心脏,想着想着白衣少年那冷若冰霜的眸子瞬间使她倒吸一口凉气。

一阵爽朗的笑声如三月春雷,南璟正思忖着,忽然旁边站了两个人,一个嬉皮笑脸,一个面无表情,她偷偷瞄了一眼那面无表情地少年,虽是长得一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脸,却如同冰山一般,整个人冒着寒气。

倒是嬉皮笑脸的人感觉着好相处,只见他咧着嘴道:“姑娘,你刚刚不是请我们喝酒吗?是这个吗?”紫衣少年说完便拿起梅老板打包好的半壶酒。

南璟措手不及想要夺回他手中的酒壶,急着说道:“不是这个,这是给我哥的,这这还有……”

他将酒壶举得老高,南璟站起身垫着脚,身体倚着桌子,就差爬到桌上去了,伸手去夺半空中的酒壶。

“让本公子喝你喝剩的,想得美,我就要这壶。”紫衣少年狡颉地笑着,不停地将酒壶转来转去,南璟这才发现自己认为他好相处乃是大错特错,从后来的相处中才知道这人真是臭不要脸、厚脸皮,还夹着一股瞎嘚瑟劲。

“真是人不可貌相,人模没有人样?”南璟看他已经张嘴喝了,气得低声骂道。

而紫衣少年仍然笑着,一脸没事人似的,也不知听见的南璟的话没。

白衣少年则冷冷地站在一旁,杵在那儿一动也不动,南璟转眸看了他一眼,只见他低垂双眸回了“我什么也没看见,我很无辜”的眼神,才知道自己想让他出手制止的想法是多么空白无力,简直是异想天开。

这是我一阵吵闹的声音从楼下传来,隐约可以辨别出一个客人在向老板发难。

南璟寻着声源过去,原来是梅花酿今日售罄,一位客人没买到在发脾气。

发脾气的是个彪形大汉,正将他的刀架在梅老板的脖子上,梅老板却是面无蕴色,不卑不亢地说着:“这是小店的规矩,任谁来了,都一样。”

“哈,那老子今天还非要了这梅花酿不可。”旁边客人纷纷表示可以把自己的让给这位自称老子的人。可这人非要梅老板重新拿出一坛来,还威胁众人不要插手,引得众人敢怒不敢言。

这不是自己吃了鳖,想搏回个面子,故意拿老板出气。南璟小声嘀咕着,却故意用一种他听得见的声音。

果不其然,他听见了,立马凶神恶煞地朝南璟看过来,必是被难堪到了,抄起家伙便向她袭去。一白影从眼前闪过,大汉已跌倒在地,嘴角留着糊状的液体。

好快的身手,南璟望向白衣少年,见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禁从刚才失望的情绪里扯出了一丝好感和一点崇拜。但是他那张脸,有点让她怀疑他是不是有先天疾病,比如说不能笑啊,或者吃了什么面动半步癫什么的。

他也没说什么,大汉抬头望了他一眼后,立马低头认错道:“我错了,侠士饶了我。”

白衣少年拿开剑,大汉立马连滚带爬地向门外撞去。

南璟忽然意识到,白衣少年有一个别人没有的必杀绝技:眼神冰冻。

“谢了。”南璟真挚地望着他道了一声。谢么还是要谢的,毕竟人家救她于大汉的暴行之下,其实转念一想,除了那张脸,其他真是找不到一丝的毛病。

见少年往二楼走,她跟上前去套近乎道:“大侠,你叫什么名字?你救了我,咋俩交个朋友呗。”

“秦子燚。”他身形笔直地往二楼走去。

“愿不愿意,咋俩交个朋友,看你不像本地人,这样在南屿,以后我罩着你。”

“不必。”

“不都说出门靠朋友,以后要是你们在这里遇上什么麻烦,远水救不了近火的时候,不是还有我在的吗。”

“不必。”

上楼后,南璟便看到紫衣少年舔着嘴角,笑眯眯地望向她,脸色潮红,一摇一晃地向她走过来,走到跟前,整个身体就往她身上倾斜,南璟大骂一句“臭流氓”后,将他掀翻在地。

上前一看,酒壶已经空了,气不打一处来,抓起旁边的一把筷子,向他脑袋砸去。

他倒是不躲不闪,先是咧着嘴,后便一头栽在地上,嘴里喃喃道:“谁推本太......”

还没等他开口说完,白衣少年一把揪过他的衣领,将他的下半句话含糊不清地卡在喉咙里,拎着他就往外走去。

喝着我的酒,还喝醉了得瑟,真是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要不是大庭广众之下,本姑娘一定好好治你一顿,把你丢到深山老林去喂狼,她气鼓鼓地望着一路被拖行的紫衣少年,双手握紧拳头。

精彩评论

平台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佳作不多,文笔比较出众的也就是这本《请不动的世子妃》。前两本多少都不算很正统的日娱,而唯有这本,主角(梅花,白梅)带着一个小金手指,在拼搏中努力发展自己的事业,没有写烂的AKB48和各色知名女优,却刻画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我个人是很喜欢这部小说的,有点可惜的是作者(古巷听书人)后期过于放飞自我,文笔愈加轻佻,不能不说有些遗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