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TXT 小说大结局 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GC

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

《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

树叶字 著

连载中 游戏 宁宇,艾米莉 阅文集团

有很多小说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的网络故事,是作者树叶字原创的游戏网文,网络小说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不容错过,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创作。“这不公平,你看旁边的女孩子,她也是大自然的分子不是吗?可是大自然伤害了她,我只是为了让她少受伤害,压倒了一些枝条而已!”宁宇忽然来了勇气,不服气的辩解。精灵来到昏睡过去的云淡风轻身边,用好奇的眼神打

474次点击 更新:2019-12-07 17:01:38

免费阅读
有很多小说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的网络故事,是作者树叶字原创的游戏网文,网络小说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不容错过,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创作。“这不公平,你看旁边的女孩子,她也是大自然的分子不是吗?可是大自然伤害了她,我只是为了让她少受伤害,压倒了一些枝条而已!”宁宇忽然来了勇气,不服气的辩解。精灵来到昏睡过去的云淡风轻身边,用好奇的眼神打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这不公平,你看旁边的女孩子,她也是大自然的分子不是吗?可是大自然伤害了她,我只是为了让她少受伤害,压倒了一些枝条而已!”宁宇忽然来了勇气,不服气的辩解。

精灵来到昏睡过去的云淡风轻身边,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她,云淡风轻身上布满了被荆棘刺到的伤痕,有些伤痕甚至还在不断的有淡淡的血液渗出,衣服也被撕的不成样子,精灵皱了皱眉。

前情回顾:宁宇在菲拉斯为开路而砍伐了一些灌木,结果被角鹰兽给抓走;与此同时囚丘也从山洞里走出来,告别了阿尔,踏上寻找伙伴了旅程,阿尔坦言她将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德鲁伊,因此力荐她去大德鲁伊处修行。一群好伙伴将会面临怎样的未来?

美丽的女暗夜精灵来到昏睡的云淡风轻身边,细细的观察着她的伤情,良久居然拔出刀子,割断了吊着她的绳索,把云淡风轻轻轻放了下来。

宁宇见状,心里已经大致有数:眼前这个冷酷的女孩,并不会对自己和晕蛋造成什么威胁,相反,见到她宁宇竟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暗夜精灵把晕蛋的衣服解开,想了想大概又觉得不对,于是转身扯了块布条把宁宇的眼睛给蒙上了。

等到宁宇眼睛上的布条再次被揭开的时候,他发现地上已经升起了一堆篝火,湿湿的木柴不停的冒着青烟熏的宁宇眼泪鼻涕齐流。而云淡风轻正被安置在一张动物毛皮做的毯子上,靠近火堆,身上也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所有的皮外伤都给清洗包扎过了,虽然依旧昏睡,但是面颊看起来稍有血色。看到这一切宁宇对眼前的这个美丽的精灵姑娘升起一股尊敬之情。

地上安放着自己的包裹、晕蛋带来的行囊,自己的金弓长剑和头盔,另一边则放着陌生的灰色包裹,看样子应该是那精灵姑娘的。她此刻正背对着自己,在包里翻?弄着什么,然后站了起来,来到宁宇身边,拿了块看似熏肉的东西往他嘴里塞,宁宇毫不客气的大口嚼着。

“这个东西,你从哪拿到的?”等宁宇吃饭,精灵姑娘忽然举着一片头盔碎片问他。

“呃……”宁宇略思索了一下,把半人马那段就告诉她了。

精灵姑娘沉思不语,她需要判断宁宇的话中可信的成分有多少。宁宇明白这一点,因此简略的说完那段事,该说的就说,不该说的一字不提,但是说出来的事里绝不带半点假话,说完之后就安静的等待对方的结果。

过了一会,她大概是相信了宁宇,走上前把宁宇放了下来,解开绳索,宁宇揉?搓着已经麻木无觉的双脚,丝丝的咧着嘴,精灵姑娘丢给他一个小瓶子说:“搓搓!”宁宇就搓搓,总之是不要惹她不开心。

没想到那小瓶子里的东西搓在脚上,瞬时感到清凉无比,同时脚也渐渐恢复了知觉,而且还没有酸麻后遗症――如蚁噬骨的那种刺痛。

等宁宇搓完药,精灵姑娘忽然说:“这个东西,你不能带在身上。”她指的是科萨让他寻找的头盔。

“为什么?”对于她的这点要求,宁宇有点为难,头盔的价值他不知道,其实也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有了这顶头盔才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你最好不要问那么多,总之这个东西不该你拿在身上。”精灵姑娘冷冷的说。

宁宇寻思了一下说:“也许吧,不过我实在是很需要这个东西,它对我很重要。”

精灵姑娘的眉毛忽然就挑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警惕和蔑视:“它对你很重要?”

宁宇点了点头,眼神里也充满了凝重,望着地面一言不发。精灵姑娘审视着他,忽然叹了口气:“我从你的身上并没有感觉到贪婪的气息,可是为什么你执意要带着这个不祥之物呢?”

“为什么是不祥之物?”宁宇好奇了,科萨让自己寻找这个头盔的时候可并没有说这是什么不祥之物。

精灵姑娘摇了摇头,似乎很忌讳说这个东西,只是不住的叹气,美丽的容颜也蒙上了一层阴郁。

宁宇忽然想起什么,赶忙问她:“你是暗夜精灵,那么你一定知道猎人里的宗师――艾米莉吧?”

她抬眼看了看宁宇:“艾米莉我知道,可是谁告诉你她是猎人宗师的?”

“一位老法师。”宁宇说,“我也是一个猎人,可是似乎非常需要训练,因此他向我推荐了艾米莉前辈。”

“噗!”精灵姑娘笑了,“我都不知道原来自己被人称作猎人宗师了。”

“你真的是艾米莉?”宁宇话一出口马上就后悔了,这不是明摆着向人家挑衅么,怀疑人家的身份还是质疑别人的能力?

“精灵是不撒谎的。”她说,“我的确叫艾米莉,但是是不是你所说的那个艾米莉我就不清楚了,因为虽然我自己也是猎人,但是从来就不认为我够格称得上是宗师,你得先告诉我是谁推荐你来的。”

“一个叫科萨的老人。”宁宇说完,去包裹里把科萨的推荐信拿了出来递给她。

“哦?”艾米莉半信半疑的展开信,“这科萨,居然这么形容我……担当不起呢,好吧,既然是科萨叔叔的信,我就姑且教你一些猎人的基本知识,但是你要记住,学习的道路上是永无止境的,我教过很多学生,但是每个人的成就都不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嗯!”宁宇点了点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嘛!

“那好,扛上你的同伴,跟我走吧。”艾米莉说。

艾米莉就住在林子里,一棵最大的树上的一间树屋里,宁宇起初犹豫着不敢上去,他怕自己的体重压垮了梯子压垮了房子,艾米莉看出了他的心思,笑着跟他说没关系树屋结实的很,再来三个牛头人也不怕,他这才放心的扛着云淡风轻爬了进去。

树屋果然很结实,而且宽敞明亮,由一根软藤编织的梯子攀上爬下,上来了就把梯子收起,还能抵御一些野兽的侵袭。虽然只是一间简陋的树皮小屋,但是也分成了餐厅和卧室,餐厅与客厅就连在了一起,地上还铺着一块薄毯,卧室里有一丝淡淡的说不清味道的清香,还有一张吊床,艾米莉让宁宇把云淡风轻放在吊床上休息。

轻轻的关上卧室的门,宁宇随着艾米莉来到了客厅,之前不怎么觉得,现在跟这个长耳朵高个子的精灵姑娘站在一起,宁宇居然觉得她其实也很娇小,瓜子脸在模糊的光线下尤其显得美丽动人。

“囚丘跟她比,谁更美呢?”宁宇忍不住想。

屋子里有一把摇椅,艾米莉坐了上去,瞅着宁宇,似乎在等待什么,可是宁宇傻乎乎的只顾自己站着瞎想去了,过了好一会才觉得安静的有点不太对劲,赶忙向艾米莉看去,对方正疑惑的看着自己,似乎在询问自己心里想啥呢。

“呃……”宁宇捻着脚,不知道该说些啥了。

“拜师啊!”艾米莉终于等不及了,“你不是要随我学习猎人的技巧吗?”

宁宇这才醒悟过来,走上前去恭恭敬敬的向艾米莉鞠了一躬:“老师好!”

艾米莉这才勉强的点了点头:“从今天起,我就正式开始教授你如何做一个合格的猎人,本来我是不会去教一个牛头人的,因为这等于教出一个对手来,要知道你我阵营不同,但是既然连科萨叔叔都在推荐你,我也只好卖他一个面子了,你懂吗?稍有错误,我就有可能借机赶你走的。”

她说的还真是直白,看样子是个爽快的女孩,宁宇抹了把汗,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什么是猎人?”艾米莉问他。

宁宇愣住了,玩了这么多年游戏,这么多年全是玩的猎人,可是要让他说什么是猎人,他还真的说不出口,起初选择猎人,就是因为猎人有个伙伴,自己是害怕孤单的人。

他这么想的,居然也就这么说了:“猎人可以召唤宠物……”说完就马上恨不得刮自己耳光,不但答非所问,没准还侮辱了猎人这个职业。

没想到艾米莉居然点了点头:“没错,猎人其实就是与自然,与野兽通灵的人。”

“你的武器呢?”

宁宇拿出金弓长剑和剥皮小刀递给艾米莉,看着这些金光闪闪的武器,艾米莉摇了摇头,从中拣出那把剥皮小刀说:“从今天起,你只准用这个,还有我墙上那把长木弓,一个好的猎人,绝对不能依赖任何强势的装备和武器,那等于是自我毁灭,一个优秀的猎人,要做到随时随地身边的任何东西都可以为我所用,并且行之有效。”

宁宇张大嘴巴,努力品味着艾米莉所说的每一个字,就用这把剥皮小刀?那把斩杀了影子骑士的金弓被禁止使用?那把曾经在阿加曼德手里耀武扬威的长剑居然也不能用?那身上的铠甲呢?他这么想着,居然顺嘴也就说出去了。

艾米莉仔细观察了他的铠甲,思索了半天,终于说:“本来也是不该用的,但是鉴于这个丛林比较危险,所以特准你用,不过训练的时候你可能就要吃点苦头了。”

宁宇倒吸了一口冷气――还有什么苦头好吃呢?

前情回顾:原来那个美丽的女暗夜精灵居然就是宁宇一心要寻找的艾米莉,在她的帮助下,宁宇开始了苦修历程;云淡风轻自从晕过去以后,一直处于昏睡状态。宁宇会经历怎样艰苦的训练过程?囚丘又能否顺利的找到大德鲁伊并开始修行?

艾米莉看着宁宇身上的黄金铠甲说:“本来在训练中不可以穿铠甲的,但是念在这个丛林过于危险,所以特准你穿了。”宁宇看着她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狡黠的笑,心里倒吸了一口冷气――会有啥苦头要吃吗?

“不过她怎么会一直昏睡呢?”宁宇想起里间的晕蛋,又开始担忧起来。

“兴许跟她的体质有关,应该去找一位德鲁伊或者法师来帮她瞧瞧,不过看她呼吸平顺的样子,暂时不会有什么大碍的。”艾米莉的话稍稍宽慰了宁宇的心。

现在时间已经是下午了,原本乌云密布的天空已经下起了毛毛细雨,宁宇想也许今天不会有训练课程了吧,刚好自己被倒吊了许久,脚踝还在痛,趁机好好休息一晚攒攒体力也不错,可是……

“好了,背上你的长弓,拿上剥皮小刀,跟我出去吧。”艾米莉站了起来,很严肃的说。

宁宇看着外面的雨,又看了看自己眼前的美丽老师:“下雨……”

“下雨怎么了?”艾米莉的口吻中一副无视雨的样子。

地面湿滑,从树屋里爬到地面上,宁宇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艾米莉一个胡哨,伊索从远处草丛间游过来,咝咝的吐着芯子,虽然知道它对自己并不会有伤害,宁宇还是比较反感蛇类等冷血爬行动物的,没想到老师的宠物伙伴是蛇,此刻他由衷的思念着留在漠沙彻的影葬和小石头了。

“咝咝……你不喜欢我?”伊索看穿了宁宇的心思,吐着舌头绕他转。

“你可以与野兽通灵了?”见状艾米莉吃惊的问。

宁宇点了点头,拿出那本兰卡给自己的猎人手册递给艾米莉,艾米莉看了看说:“骗人的,猎人是一门复杂的技艺,不可能用一本书来囊括的,这个什么人给你的书?对你太不负责了,而且你们牛头人的语言,我看不懂。”

宁宇羞红了脸,讪讪的把书放回去:“老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猎人是什么?”艾米莉又问。

宁宇摇了摇头,除了知道有宠物外,他还真的对猎人一无所知,平日里杀敌他几乎有一半的时候是在用刀剑砍。

艾米莉自问自答:“猎人是一个职业,精通猎人技巧的人,可以杀死他在野外遇到的各种动物和野兽,包括敌人,不管是用弓箭,枪炮,还是弩。对于猎人来说,只有武器和宠物才是我们真正的朋友,所以无论何时何地,这两样东西绝对不能离开身边。你的宠物呢?不要告诉我一直到现在你都没有一只宠物。”

精彩评论

相比作者(树叶字)更为知名的小说,我却喜欢这本《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前半部极有味道的校园生活叙述,各种铺垫和高潮对主角(宁宇,艾米莉)性格的全景展示都让本书迥异与其他游戏类小说。同时,本书的角色性格突出而不脸谱化,外貌绝美内心却无比自卑的白桦,痴缠的宅女袁倩妍,现实而虚荣的艾雪,还有红儿和黑驴打破宿命后又无法挣脱宿命的离世,都让人唏嘘不已。延续到后半部,主角(宁宇,艾米莉)在步入官场后的一些情节却不知为何安排那么的刻意,销量逐渐下滑后,在计划篇幅还不到四分之一的情况下就被起点强制腰斩。值得一提的是,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