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那时少年正白衣》那时我们正少年 T吧 那时少年正白衣419

那时少年正白衣

《那时少年正白衣》

非左即右 著

连载中 浪漫青春 刘程,夏燃 阅文集团

《那时少年正白衣》是非左即右原创的一本浪漫青春新书,故事芬芳复杂,文笔出神入化,极力推荐。《那时少年正白衣》精彩内容试看 最近几天,夏燃突然跟王梦佳关系特别好,一起吃饭,一起讨论题目,一起聊天。木棉垂下眼眸,心不在焉的看着《挪威的森林》。这时,有个人拍着她的肩膀。木棉惊喜的转过头,看向夏燃,发现他正在专心致志的做作业。“

460次点击 更新:2020-09-09 08:19:12

免费阅读
《那时少年正白衣》是非左即右原创的一本浪漫青春新书,故事芬芳复杂,文笔出神入化,极力推荐。《那时少年正白衣》精彩内容试看 最近几天,夏燃突然跟王梦佳关系特别好,一起吃饭,一起讨论题目,一起聊天。木棉垂下眼眸,心不在焉的看着《挪威的森林》。这时,有个人拍着她的肩膀。木棉惊喜的转过头,看向夏燃,发现他正在专心致志的做作业。“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最近几天,夏燃突然跟王梦佳关系特别好,一起吃饭,一起讨论题目,一起聊天。

木棉垂下眼眸,心不在焉的看着《挪威的森林》。

这时,有个人拍着她的肩膀。木棉惊喜的转过头,看向夏燃,发现他正在专心致志的做作业。

“木棉?”她再一转头,原来拍她肩膀的人是刘程。眼神不自觉的流露出失望的神色。不过,木棉还是努力的笑笑,面上还是有着些许能让人察觉的落寞。“怎么啦?”

“我们中午吃什么呀?”刘程笑着,面上带着那小小的梨涡。木棉回想起,她还没有和刘程细说清楚。

她抿了抿嘴,“我们去吃乡村基吧?”刘程点点头,突然用笔敲了一下女孩的头,颇为亲昵的说道,“你啊,最近心不在焉的。很让人担心啊!”木棉捂住被打的头部,有些眼泪汪汪,“刘程!”软软糯糯的声音提高了音调,但还是没有任何攻击性,反正让她有种炸毛似的可爱。

“很痛?”眼中闪过一丝心疼,骨节分明的手快要抚上木棉的头。木棉往后一缩,他的手尴尬的停留在空中,过了一会儿,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露出了不太开心的笑容。

夏燃余光看着二人动作,心里对木棉的反应大为满意,不由得勾起一抹浅笑。

王梦佳若有所思的看着木棉的动作,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最后她看向夏燃,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有些尴尬的拍了拍额头。

木棉看着王梦佳挤眉弄眼,无奈的冲着王梦佳笑笑,不敢看刘程的神情,马上转头看向课桌。

怎么办?

全世界都好想知道我喜欢你了。

木棉抠着手指,有些害羞的将自己埋入书中。小巧玲珑的耳朵已然通红,心中有些愤愤然。

中午吃饭,刘程一句话都没有讲,脸上的梨涡随着咀嚼一直若隐若现,可是再也没有开心的神色。而且阿星在身旁,这件事还是私下单独谈,比较好吧。

一顿饭,三人皆默默无语,吃的尴尬。

中午休息时间,木棉叫着刘程,一起出去。夏燃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咬了咬大手指,表情有些落寞。

刘程站在木棉面前,非常安静,似乎没有听懂女孩的意思。好奇怪,明明拆开每一字都认识,一旦排列组合,自己就不明白意思了呢?

是不知道,还是……不想知道呢?

木棉抿了抿嘴,再重复了一遍,“刘程同学,我们只是朋友吧。”

刘程一时间没有回答,木棉也低低的垂着头,不语。

直到刘程伸手,把她下巴抬起,他低头对着她迷茫的大眼睛,“嗯?”木棉后退一步,没有逃离男孩的禁锢。

她拧了拧眉,摇了摇头像甩开他的手。

刘程欺身而上,一手把住把住她的肩膀,手指紧紧捏着下巴的那块皮肤。眼神像是黑色旋风,漆黑而幽暗。

木棉皱起眉头,拍打着刘程的手臂。“你弄疼我了,刘程,你快放手。”

木棉选的角落隐蔽,没有什么同学经过。刘程丝毫没有顾及。

不过他还是松开了对她是禁锢,木棉理科揉了揉下巴。那块皮肤已经微微发红,在木棉白嫩的脸上甚是明显。刘程看着那抹刺眼的红色,有些懊恼,“对不起。”

少年的声音低沉微哑,带着不易察觉的伤心。落寞失意的样子像是受到打击的大狗狗,耸拉着耳朵,恨不得让人好好抱着他安慰一番。可是这不包括木棉。

木棉一动不动,像是在发呆一般,没有回话。

刘程被她敷衍的态度弄得有些心烦易乱,皱了皱眉,“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们就把话说开。”他抿了抿嘴,终于开口,“木棉,我喜欢你。”眼睛带着动人的光泽,专注而深情,“你呢?”

为什么这样呢?我想要答案时候,一个退却,一个不语。当我不要答案的时候,一个远离,一个逼近。

木棉缓缓开口,“刘程,我对你是喜欢过的。”她扬起头,看着少年的眼睛,“可是,我才明白真正喜欢的是另外一个人。”说完,眼中流露出一丝伤心。

“夏燃?”木棉抿了抿嘴,不说话。看着这样的木棉,刘程自然知道了答案。

“青梅竹马,真好。”刘程轻轻开口,缥缈的声音让木棉听得并不真切,木棉歪了歪头,“嗯?”

刘程看了看木棉,摸了摸木棉的头。

下一秒,他却突然欺身而上,吻住了她的红唇,蜻蜓点水,转瞬即逝。

木棉反应迅速,推开刘程,马上逃离,留给少年一个远去的背影。

他靠着墙,在原地站了会,摸了摸自己的薄唇,微微蹙眉。突然露出个解脱似的微笑,看了看天空,不想现在就开始放弃呢。

中午休息时间,有些同学还在睡觉。木棉小心翼翼的走回自己座位,夏燃没有睡觉,趴在课桌上,看着旁边二人空荡的书桌。看到木棉回到位子上,他慢慢直起身子。

“你去干什么了?”对夏燃的问话,木棉吓了一大跳。有些呐呐的不知道怎么开口。“我去上厕所了。”木棉不敢看夏燃的眼神,连忙趴在课桌上,装作要睡觉的模样。

夏燃定定的看着木棉的后脑勺,有些失落的低下了头。

木棉此刻心乱如麻,自然没有注意到夏燃。

她伸手摸了摸的嘴唇,温热,不同于少年的薄凉。明明只是一瞬间,回想起来,触感却是那样的清晰,扰人心绪。“这只是初吻效应。”木棉小声的告诉自己,耳边满是她如雷鸣的心跳声。

木棉,你喜欢的人是夏燃。那么就不要和别人再扯上关系了。

奇迹的,她的心跳回到了正常。她微微支起身子,看了看夏燃。

他正在写作业,面带冷漠。察觉到女孩盯着他的视线,也只是微微轻撇,一言不发。木棉有些委屈的看着夏燃。

刘程这时不慌不忙的走了进来,木棉赶紧把头埋进手臂,一副睡熟的模样。只是耳朵微微发红,心跳好像又有些不规律了。

刘程看着木棉的装模作样,鸵鸟似的逃避行为,有些宠溺似的笑着。突然看向了旁边的夏燃,他表情一脸冷漠,眼神中带着一丝警告。

刘程不由得嗤笑一声,他从来都没有觉得夏燃适合她。

青梅竹马这么多年,两人又互相喜欢,他却还是没有表明心意。

这样的人啊!

不是害怕就是自私。

精彩评论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非左即右的评价,说《那时少年正白衣》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那时少年正白衣》的小说来。作为非左即右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非左即右再也没有写出和《那时少年正白衣》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非左即右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