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皇极御剑》御剑鸣皇加点 字母文 皇极御剑cj

皇极御剑

《皇极御剑》

皇极御剑 著

连载中 武侠 林慕白,凤眼 阅文集团

主要人物叫林慕白,凤眼的小说是《皇极御剑》,它是作者皇极御剑新写的一本武侠网络故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青裙女子穿过这船上中央的数名舞姬,如扶风弱柳的身形不曾碰触她人,似十分熟稔这舞段身姿一般。舞姬粉裙白纱,长袖飘舞,此女子一抹青绿出自这众人,胜却旁人不少。只是这面纱飘飘,隐约只看到粉颔,却不见朱唇点

950次点击 更新:2020-09-16 12:27:22

免费阅读
主要人物叫林慕白,凤眼的小说是《皇极御剑》,它是作者皇极御剑新写的一本武侠网络故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青裙女子穿过这船上中央的数名舞姬,如扶风弱柳的身形不曾碰触她人,似十分熟稔这舞段身姿一般。舞姬粉裙白纱,长袖飘舞,此女子一抹青绿出自这众人,胜却旁人不少。只是这面纱飘飘,隐约只看到粉颔,却不见朱唇点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那青裙女子穿过这船上中央的数名舞姬,如扶风弱柳的身形不曾碰触她人,似十分熟稔这舞段身姿一般。

舞姬粉裙白纱,长袖飘舞,此女子一抹青绿出自这众人,胜却旁人不少。只是这面纱飘飘,隐约只看到粉颔,却不见朱唇点点。

众人饶有兴致的看着此女子,似天外来客一般。

兴许,此乃这王舟主人准备的别致戏目,却不知是为谁而备。

众人一改方才疲惫面容,看着此女子作何为?

只见那女子祭出酒杯,勾起玉壶,持着二物转身起舞,长发绕着周身,如黑色瀑布飞扬。

待到丝乐初停,那女子酒杯却不知何时斟满,以手挽纱满饮杯中琼液。

这些人华服异常,金丝织就的常服光彩夺目,上面绣着的珍奇异兽,凡夫俗子可不曾见过。

有道是君子无故玉不离身,数人所携玉佩玉饰具是通透晶莹,莫不是上好种色。即便是腰带周身的玉石点缀,亦不是凡品。

船上飘着的点点香气,却是逍遥香。此香味不甚浓,只是一缕侵入心脾的暗香。却久而不散,是为催人意动,煽情纵欲的淫物。这船上众人久闻此物,不会意动。

这青裙女子媚眼如丝,香艳欲滴,只见她杯酒下肚,揭去面纱,双腮红晕悠长。一双凤眼勾人心魄,半点朱唇笑意绵绵,说不出的动人心魄。

众人痴醉一般望着这女子,好似这女子从天上而来,初入凡间俗尘。众人都是风月场中的老手,看过的女子少说胜过万人,这人间绝色亦然见过不少,却无一人胜过此姝。

大有”此姝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见”之觉。

莫说旁人,这林慕白初见此女,便觉此女与众不同,现下见到样貌,早就忘了腕间伤痛,双眼痴痴的看着这青裙女子。

人世间得遇此姝,便是三生有幸,此刻只见这女子满满的斟了一杯,稳稳举着玉杯环视众人,早有按捺不住身形的男子跃跃欲试,若不是座椅拦着,早就奔来。

女子玉指托着连递数次,引得众人直呼:“便是毒酒,吾亦满饮。”举着明珠宝玉,黄金翡翠,渴求女子过来。

只见那女子绕了一圈,勾得众人心醉神怡。最后却来到这林慕白桌旁,对着这位公子托出酒杯,做了个请礼。

林慕白见此女相邀,不忍拒绝,起身接过酒杯,昂首一口饮尽,将那玉杯放下,意欲添酒回敬。抬首再看那女子,却见披帛在空中飘舞,飞到自己脸上。

女子却远远飞去,消失在黑夜之中,不见踪影。

众人惊呼,见这女子飘飘而去,如若天仙,掐着自己脸蛋,才觉梦中场景非是梦中。

林慕白摸着这青丝披帛,丝滑质感若处子嫩肤。方才不过一面,便倾心不已。

林慕白直觉不应轻易放过,翻身踏入舞姬之中。数步跃上船首,飞身向着那青裙女子之处追去,留下众人满脸惊愕。

舞姬虽美,却已黯淡无光,没了此女,众人兴致全无,这王舟丝乐让人哀叹不断。

这女子轻功并不快绝,似专等着人追来。林慕白自然知道,只是看着那身形越来越近。

方才掠过江面的轻功洒脱,将那女子身姿轻盈展示的淋漓尽致。长发在身后飘散,如若仙子。

林慕白在后闻得少女淡淡发香,混杂着香汗气息,独有一股异香。自己在树林上跃着,不暇多想,只想追上女子,约莫十丈之内,只见那女子落在空旷处,却不回身。

林慕白亦然落定身形,现下二人独处,却未敢冒犯,拱手弯腰施礼道:“敢问姑娘尊姓,万望不吝赐下。”眼神盯着少女,将那披帛托出,欲送还给女子。

女子身形微动,却听得那细柔音动:“吾之姓名,尔断不想知晓。还是不说罢了。”

林慕白不知为何:“在下意欲送还此披帛,万望赐下。”

少女转过身来,怒眼瞪着林慕白,朱唇银牙咬动不知为何:“吾姓仇名婉如,尔可知否?”

此言一出,听得林慕白身躯微震,愣了一下,急忙收起心神,环视左右,警视周遭。

那女子见他这般模样,嘴角微扬:“汝怕否,现下只有你我,莫非你还怕我一女子不成?”嘴角弧形像似美极了的月牙,伴着碧波清澈的眼神望着林慕白,似在嘲笑却又明媚动人。

林慕白断无了闲情雅致,只是盯着那女子,怕她是为了那十五年前的血海深仇。

此女言自己姓仇,自己听舅父醉时所言,爹爹大开城门,更是身先士卒率队冲入都护府,将那仇家老少二十二人杀个干干净净,便是三岁幼童亦遭屠。

南秦士卒多有愤懑,昔日仇于琼伤了许多弟兄,此时便要寻仇也无了因由。

幸好王渊起向来推崇仁义,及时勒令士卒,赏罚分明,止住了士兵哄抢掠夺,稳定城中局势。

一时间令文传至各地:“北伪兴乱,上谕讨之。攻克剑川,降服诸郡。上深思百姓疾苦,不愿陷黎民于水火。凡愿降者皆安顿其所,不愿降者具亲送北岸。”

百姓夸赞南秦帝王恩德,王将军仁义。其它小城小郡望风而降,王将军以此尽收西南沃土近千里,故此得封剑川都护。

“当日听闻爹爹战死,阿娘苦于无处得脱,恐血脉无存。吾之奶娘便用自己女儿换了我,骗过众人,将我带回家中。吾娘不过是一个妾室,生得又是个女儿,诺大的家中众人只顾争夺家产,谁会在意一个妾室之女有些不一样呢?何况当时吾尚在襁褓。”那少女朱唇微启,说道的却是血海深仇,平静祥和的脸上不知是喜是悲。

“城破那晚,汝父率着亲兵,将吾一家老小二十二口屠尽。吾不是恨家毁人亡,恨得只是吾青春年华的阿娘,才嫁入仇府两年便香消玉殒。吾却再也见不得她,尔可知否!!”少女说道此处,玉指却自腰身之间抽出一绯红寒光。

剑刃原是柔软绕在腰间,少女手臂微纵,这柔软剑身发出音动。正是用力屈之如钩,纵之铿然有声,复直如弦的软剑。

只见那剑刃绯红,剑格处却是三朵一大两小的红梅妆点,剑柄被翠色细丝缚就。

少女持剑飞身,柔软的剑身直指,意欲直取林慕白。

林慕白此时手无寸铁,不敢硬接,急忙飞身遁后。那少女身姿轻盈,数步间剑式再起,仗着轻功,精气神汇聚一处,长剑直入那人心窝。

林慕白空中避无可避,只得瞪大个眼睛看着绯红细剑抵如心窝,刺破衣物却不能入。

女子凤眼杀意凛然,此招练了十年就是为一招之内直取此人性命。此时却看见绯红剑身被阻弯作月弧。

林慕白此时嘴角一咧:“小女子,吾才不管你有甚血海深愁呢。”只见他左手鹰爪一把抓住少女玉腕,撇折开少女细剑,在空中有力一拽,少女身形飞至贴近,双手手运使搂住少女后背腰身。待到落地之时,却是拦腰抱住女子。少女一手被擒,一手被那人右手臂膀夹住,双手具是动弹不得,如同婴儿般抱着。

少女银牙怒咬,极不愿被他所擒,手脚极力想要挣脱,却见那男子使劲暗箍,挣脱不得。

却见那林慕白邪魅眼神痴痴看着,看似情意绵绵:“若是恨吾,待我用得惬意之后,把你送上王舟,着人好好调教一番,以后便是我的摇钱树可好?”

女子凤眼极眦,眼神中杀意腾腾升起。却听闻一阵鼓音,那鼓音点点,不似剑川城的音律,偏有一股异域风情。

男子失力脱下那女子,只见一黄衣俏影从一树后跳了出来,将那小巧的拨浪鼓儿摇动的颇有曲意。

林慕白只觉腹中一阵剧痛,有什么在啃咬自己的肠胃一般,那万虫噬咬的缕缕痛觉,直让他浑身大汗淋漓,面目扭曲,痛苦异常,银牙咬着也不能稍微缓解痛感。

女子身形尚未落地,便一脚触地,改换身形跃开来,整理自己衣裙,似极为恼怒这仇家方才之举。

黄衣女子踱过来身边,却见她一副得意眼神,那手上的拨浪鼓儿不曾停歇。只见那俏人儿递过去拨浪鼓儿,将它递过去:“还是姐姐亲手了却此人,报仇雪恨可好?”

青裙丽人信手接过此鼓,到了她手上却不如黄衣女子般死命乱摇。只见那青葱玉指微微转动,林慕白顿觉轻松不少,这鼓点声微弱几分,这痛绝便减弱几分,察觉身能行动便飞身遁逃。

少女久习音律,不愿这人速死,玉腕轻轻转动,鼓点声极有规律,每三五下便是一下重音。

林慕白在这重音之下,飞在空中身形跌下地面,摔得满嘴尘土,华美紫服被尘土染成土黄。

二人跟了上前,青裙女子在这慕白身后挥洒鼓点,只见他蜷缩在地,捂住腹中,浑身微颤,不知是快死了或是别的。

少女停了拨浪鼓,那黄衣女子见那人昏了过去,上前去看,却被那人一抓擒住脚腕,飞身起来掐住黄衣女子的脖颈,以此为质,吓得黄衣少女一声惊呼。

青裙女子想甩动拨浪鼓,却见那人鹰爪握在少女喉间,用劲掐住,那女子双手握住他的爪子,却挣脱不得,面上血红一片。

那人似痛似怒,用劲全力施为,紧咬的薄唇崩出话来:“若要此子得活,速速毁了那鼓。如若不然,便替她收尸吧。”

青裙女子望着少女,只见她气息微弱,眼瞳无神。她几次欲转动此鼓,终是未有动手,取出金簪一把戳破鼓面。

林慕白见到此景,一掌推在那少女背后,震得她飞扑向青裙女子。

那妹儿撞来女子满怀,自己却只能看着林慕白数个起落,飞身跃远,消失不见。

精彩评论

《皇极御剑》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武侠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武侠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皇极御剑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