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先谋生再谋爱的青春岁月》先谋生再谋爱的青春岁月苏晚晴 同志 先谋生再谋爱的青春岁月直人

先谋生再谋爱的青春岁月

《先谋生再谋爱的青春岁月》

南鹿肥鱼 著

连载中 婚恋 秦雨诗,张妈 阅文集团

今日本编辑展现给各位老铁们南鹿肥鱼原创新书《先谋生再谋爱的青春岁月》,主线人物是秦雨诗,张妈,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 “咚!”小荷的腿瞬间就软了,她重重的跪坐到地上。而苏晚情在众人惊呆的眼神中轻轻掀开被子,下了床。她走到电脑前,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了两下,便将那人脸放得更大了……看着苏晚情的一举一动,冷夜冥只觉得自己

332次点击 更新:2020-11-09 11:06:03

免费阅读
今日本编辑展现给各位老铁们南鹿肥鱼原创新书《先谋生再谋爱的青春岁月》,主线人物是秦雨诗,张妈,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 “咚!”小荷的腿瞬间就软了,她重重的跪坐到地上。而苏晚情在众人惊呆的眼神中轻轻掀开被子,下了床。她走到电脑前,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了两下,便将那人脸放得更大了……看着苏晚情的一举一动,冷夜冥只觉得自己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咚!”小荷的腿瞬间就软了,她重重的跪坐到地上。

而苏晚情在众人惊呆的眼神中轻轻掀开被子,下了床。

她走到电脑前,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了两下,便将那人脸放得更大了……

看着苏晚情的一举一动,冷夜冥只觉得自己的眼睛移不开。

“小荷,给我一个解释?”苏晚情的声音带着一丝冷意。

那屏幕上的一张脸赫然便是小荷,她整个人颤颤巍巍,说不出一句话来。

秦雨诗如同被踩了尾巴的老鼠,急促的开口:“小荷,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竟然还陷害晚晚!”

“不是我……我没有……”小荷已经吓得语无伦次了。

“这屏幕上的脸分明就是你的,说不定晚晚的衣服还在你房间,你还敢狡辩?”秦雨诗疾言厉色。

苏晚情看着秦雨诗迫不及待要找出什么证据的样子,开口了:“张妈,你去看看衣服在不在我柜子里。”

过了不到两分钟,张妈拿着衣服走过来:“太太,衣服就在这里。”

“在这里吗?”秦雨诗捂住嘴,十分惊讶。

冷夜冥瞥了秦雨诗一眼,吩咐:“找找看。”

张妈拿着衣服翻了翻,最后从衣服的内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

瞥到了上面的内容,张***脸色瞬间白了,一瞬不瞬的看着苏晚情,似乎她做了什么令人费解的事……

“拿给我。”冷夜冥的眉头几不可查的皱了皱。

张妈还是一瞬不瞬的看着苏晚情,慢慢的将那纸递了过去。

冷夜冥看到那纸后,也一瞬不瞬的看着苏晚情,似乎是难以理解,又似乎在思考什么。

而秦雨诗看到冷夜冥这样的表情,则踢了踢小荷,示意她开口。

小荷如同害怕到了极致,冲着冷夜冥哀求:“先生,我错了,我错了。”

“哦?你哪儿错了?”冷夜冥将那纸张拿在手里把玩着,有点玩味的问。

“我不该听太太的指示,去偷资料。”小荷边说边哭,听起来十分真挚。

冷夜冥却突然站起来,狠狠一脚将小荷踢开,怒气沉沉的说:“够了!找管家结算你的工资,明天开始,我不想再看见你!”

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秦雨诗,往外走去。

走到门口顿了顿,捏了捏手里的纸,没让任何人看到……

房间里的众人都是一脸莫名其妙,但没人敢说什么。

“都回去休息吧。”苏晚情温和的说,让佣人们如蒙大赦。

张妈带着佣人们退下了,整个房间只剩下秦雨诗和苏晚情。

秦雨诗整个人都是呆滞的,眼里那一点点的得意全然不见,剩下的,都是不敢置信。

她怎么想也想不到,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雨诗,你想什么呢?”看着她这样子,苏晚情微微笑了。

秦雨诗反应过来,一脸关怀:“没什么?晚晚,那小荷也太过分了,居然陷害你。”

“我这不是没事吗,不管是谁想害我,她都没到达目的,我都不在乎你也不必为我生气了。”苏晚情全不在意。

看着苏晚情清澈的眼睛,秦雨诗的心跳了跳,她不禁怀疑,苏晚情提前知道了什么。

“好啦,也不早了,我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睡。”秦雨诗轻轻拍了拍苏晚情的手。

苏晚情在她出门前郑重的叮嘱秦雨诗:“我会的,你做事时也多注意些,别被人盯上了。”

听到苏晚情最后的那句话,秦雨诗点点头,急匆匆的走了,说得上仓皇而逃……

苏晚情躺到床上,思考着该回件什么大礼给秦雨诗。

既然她喜欢冷夜冥,那自己不如帮帮她吧,这样想着,苏晚情进入了香甜的睡眠……

看着手中的离婚协议书,冷夜冥眼前浮现苏晚情的脸。

真是好一个离婚协议!冷夜冥狠狠地将离婚协议书撕碎。

冷夜冥忽而又想起秦雨诗跟他说的那些话和刚刚在苏晚情房间里的表现,不由眯了眯眼。

一周后的清晨,刺耳尖叫声从冷夜冥的房间传出,响彻了别墅。

穿着睡衣的苏晚情第一个赶到,她捂着嘴站在门口,伸出的手颤抖着:“雨诗,你们……”

“不是的,晚晚,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知道,我……”秦雨诗坐在床上,衣衫不整,不知所措。

“不是我想的那样?我都看到了!”苏晚情的嗓子喑哑,仿佛承受着某种不能言喻的痛楚。

“晚晚,你相信我……”秦雨诗眼睛湿润。

苏晚情狠狠的打断她:“雨诗,我把你当朋友,你把我当什么?”

靠坐在床头的冷夜冥则是无动于衷,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

但看着苏晚情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冷夜冥心里竟然泛起微微的疼,不知道作何言语。

“晚晚,你不要这样,你现在对我来说,就像最后的亲人,我们是姐妹啊。”秦雨诗声泪俱下。

“亲人?姐妹?雨诗,我从来都不知道哪个姐姐会爬上自己妹夫的床。”苏晚情一字一顿,满是愤恨。

张妈带着佣人们赶到的时候,就听到这一句,都忍不住朝房间里看了一眼。

这一眼,让她们都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都滚出去!”冷夜冥怒气沉沉的开口,便叫佣人们都散了。

张妈看着苏晚情无助的样子,叹了两口气。

太太多好的人啊,可是自家先生就是看不上,这么多年冷着她晾着她,连结婚了都不肯与她同房。

张妈不忍心再看下去,转身想走,却听到苏晚情说:“别人用过的东西,我是绝不会再要的。”

听到这话,秦雨诗那委屈的面孔有些凝滞:“晚晚。”

“苏晚情,你什么意思?”冷夜冥不可置信的高声问。

什么意思?前生我活了二十多年,今生又是二十年,算起来我已经活了四十多年。

可这四十年多里,有二十多年我都是在为你蹉跎,这世上的事都是注定的,比如,你注定不爱我。

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再在你身上浪费时间,浪费感情。

苏晚情这样想着,一双眸子毫无波澜地看着冷夜冥:“我的意思是,冷夜冥,我们离婚!”

那声音是苏晚情嘴里从没有过的决绝,张妈扭头看过去。

只见苏晚情已经转身,脚步踉跄的往自己房间走……

秦雨诗捂住嘴,遮住自己嘴角溢出来的笑,而眼睛里,则是一片水光。

而冷夜冥呢,他被苏晚情的那句“离婚”震住了。

他维持着靠在床头的姿势,眼前是苏晚情毫无波澜的眼神。

冷夜冥想不通,那个粘着他爱恋他的女孩怎么一瞬间变得那样陌生,那样遥远。

但男人的尊严不允许他挽留,更何况,他向来觉得苏晚情是令人厌恶的,离就离吧,他这样想着。

此时的冷夜冥和秦雨诗尚且不知,他们面对的,已经是一个全新的苏晚情。

爱情?友情?那都是上辈子的事了,这一世,那样珍贵的感情是不存在的。

现在的他们和苏晚情之间,只有仇恨了。

而这仇恨就如同一把火,会把他们焚烧成灰烬……

苏晚情回到房间便开始收拾行李,边收拾边无声的流着泪,似乎是伤透了心。

秦雨诗穿好衣服,就来找苏晚情,试图解释以挽回她们的“姐妹情”。

苏晚情一脸厌恶,毫不掩饰:“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还来找我做什么?!”

秦雨诗上前一步,想要拉住苏晚情的手,却被苏晚情狠狠甩开。

“晚晚,你原谅我好不好,不是我,真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秦雨诗哀求道。

苏晚情擦了一把眼泪,声音里夹杂着失望和愤恨:“不是你?跟他躺在一张床上的人不是你?难道还有人能逼你?”

秦雨诗张张嘴,还想辩解,苏晚情却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

“秦雨诗,你忘恩负义!你对得起我?”苏晚情的眼里甚至燃烧着恨意。

秦雨诗退了一步,看着苏晚情满眼滔天的恨意,又看了看满地的行李箱。

秦雨诗回忆起昨晚的一幕幕,虽然过程莫名其妙,但她想要的也已经触手可及了,满脸的委屈哀戚瞬间消失。

更何况,苏晚情还想跟冷夜冥离婚,为自己让路,既然如此,自己也不必做低伏小哄着她了。

秦雨诗嘴冲着苏晚情忽而一笑:“晚晚,我们之间,又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你自己的丈夫没看好,还想怪我吗。”

“你……”听到这样的话,苏晚情越发露出一副愤恨的样子,“看来,你根本就是冲着冷夜冥来的。”

苏晚情一点点的勾出秦雨诗的狐狸尾巴,她不想再陪着她演戏了,太累。

“不,晚晚,你错了,我是冲着你来的,冲着你所拥有的一切。”秦雨诗的声音柔柔的,却带着那么深的嫉妒,那么重的掠夺欲。

说着,秦雨诗缓缓往苏晚情的右侧走去,用力一推,将衣帽间的门一把推开。

房间里琳琅满目的衣服首饰展现在两人面前,秦雨诗一件件的抚过:“晚晚,你知道吗?你所有的这些,我都想要。”

苏晚情看着她贪婪的样子,冷笑:“呵,就为了这些身外之物,你居然不惜毁掉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

听到这话,秦雨诗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可以说,她的眼里有一束火光。

“身外之物?是,这些是身外之物!可是凭什么你有我没有!凭什么你有那么好的运气,不过一场车祸,却让冷老爷子对你另眼相待,他对你那么好,甚至逼着冷夜冥娶了你。我们都是一无所有的孤儿,得到这一切的凭什么是你不是我!”秦雨诗近乎嘶吼。

苏晚情仿佛面对着一个陌生人:“我竟不知,你这样嫉妒我!你说这些东西我有你没有?你扪心自问,哪次我买东西不买你的那一份,我什么时候亏待过你……”

秦雨诗却迅速打断苏晚情:“是!你是给了我我想要的。但那不过是施舍!施舍而已!在你心里,一定是把我当做乞丐一般!”

看着秦雨诗近乎疯狂的样子,苏晚情恍然大悟,原来,她的好友竟有着这样疯狂的病态的心理。

原来,她是这样的狼心狗肺,自己倾囊相授在她看来不过是施舍。

原来,她是这样的嫉妒自己,为了得到想要的一切便推她下了地狱……

苏晚情敛去了所有的情绪,这一刻,得知秦雨诗残害她的原因,苏晚情的一颗心如坠冰窖。

苏晚情淡漠的声音响起:“你想要,便拿去好了。”

你想要这一切,我拱手相让。

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安享一世荣华富贵!

精彩评论

忽略令人诟病的主角(秦雨诗,张妈)性格,南鹿肥鱼的这本书《先谋生再谋爱的青春岁月》还是颇有看头的。不同于其他小说各种平行世界的乱入,整本书类似蝴蝶效应的线性叙事,加之性格鲜明的配角,我觉得可以算是今年难得有亮点的一部网络小说,特别是主角(秦雨诗,张妈)冒充神棍的种种行为有时候真让人忍俊不禁。哈哈,当然缺点也不少,作者(南鹿肥鱼)有些思维习惯还是停留在老时代,尤其是老套的世家设定,还有最近更新的一些较幼稚的政治斗争,算是这本书的败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