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只愿余生疯爱你》余生只愿被一人所爱 Twink 只愿余生疯爱你年下攻

只愿余生疯爱你

《只愿余生疯爱你》

大胸少女 著

已完结 短篇 赵枫然,雪儿 互联网

热销新书《只愿余生疯爱你》由大胸少女执笔的短篇类型的网文,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是赵枫然,雪儿,故事震古烁今,实力推荐。主要章节节选:不知道小女孩说了什么,赵枫然突然眼睛迸射杀气瞪着我。我吓了一跳,直觉和我有关。果然,他挂掉电话后疯了一样地扑过来掐住我的脖子!近在咫尺间,我看到他嗜红的眼眸竟透着惊恐的悲伤:“你骗我!林若你TM骗我!

455次点击 更新:2020-11-14 12:33:23

免费阅读
热销新书《只愿余生疯爱你》由大胸少女执笔的短篇类型的网文,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是赵枫然,雪儿,故事震古烁今,实力推荐。主要章节节选:不知道小女孩说了什么,赵枫然突然眼睛迸射杀气瞪着我。我吓了一跳,直觉和我有关。果然,他挂掉电话后疯了一样地扑过来掐住我的脖子!近在咫尺间,我看到他嗜红的眼眸竟透着惊恐的悲伤:“你骗我!林若你TM骗我!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不知道小女孩说了什么,赵枫然突然眼睛迸射杀气瞪着我。

我吓了一跳,直觉和我有关。

果然,他挂掉电话后疯了一样地扑过来掐住我的脖子!近在咫尺间,我看到他嗜红的眼眸竟透着惊恐的悲伤:“你骗我!林若你TM骗我!”

我根本喘不上气来,只听到他的怒吼在一遍遍地回旋。

骗他?江雪儿的事吗?

难道杜飞给的是假消息?

不可能啊,我看到照片了呀。

这一次,赵枫然没有半丝犹豫,是要真的掐死我的节奏。

就在我放弃反抗,觉得快要看到天堂时,他突然捂着胸口松了手。

我拼命咳嗽地看着他瘫倒下来,呼吸急促,脸色煞白,嘴里好像在说:“药……药……”

我挣扎着去翻他的外套,真的找到了一瓶药,上边写满了英文我看不懂。

我问他:“这,这是什么?要吃一片还是两片?”

可此时赵枫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我一咬牙倒出两片塞进他嘴里,并拿过水给他服下。

他的脸色终于慢慢缓过来。

四年,他每次出现在我面前都是健康的,我从不知道他需要服药。

我怔怔地望着赵枫然,方才那点足以了解他的优越感瞬间又被打回谷底。

“到底怎么了?”我问他,“就算让我死,也让我死个明白。”

赵枫然痛苦地闭上眼睛:“就在刚才,霜儿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姐姐,死在了一场气爆火灾里。法国,里昂。”

地名不对,人还死了。

每一个字都直接可以给我安乐死。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赵枫然冷冷一笑:“你是不是在心里笑出了声。江雪儿回不来了,你以为你就可以在这里当永远的女主人?”

我被他现在这样的口无遮拦给激怒了。我站起身直勾勾地看向他:“我没那么傻,如果她回不来了,我才更不可能留在这里。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没有骗你。法国里昂……很有可能她是去度假了才会遭受的意外。还有可能是……”

“够了。”赵枫然冷冷打断我,目光虚无,“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你给我滚。”

我咬唇转身,心里乱成了一团。

江雪儿忽然死了?那我的筹码就没了。

这和之前她完全没有消息时的情况截然不同。

杜飞那个该死的贱人,不仅自己惹来了一堆麻烦,还把我陷入了困境。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得重新策划。

我上楼,打开电视,找赵枫然说的爆炸新闻。

我转了好几个台,终于看到了循环转播。

英文频道,我没听懂主持人在说什么,但看懂了右下角显示的地名,法国里昂。

这场瓦斯爆炸引起的火灾事故是一栋民宅,好多烧焦的尸体被消防员抬出来,右下角会弹出事后找出的身份资料。

第三个,我看到了江雪儿的照片,直译过来的名字,国籍。

江雪儿真的死了?我关掉电视,脑海里的画面停留在刚才的播报,还是不敢相信。

我给杜飞打电话,那头关机了。

我又给芙蓉去了电话,芙蓉立刻就接起了:“林若你丫是攀上了龙床就想不起我这个贫民窟的姐妹了是吗?”

我笑笑:“在哪儿。”

芙蓉:“听这声音还听不出来吗?当然还在酒吧当我的头牌女郎啊。”

我说:“芙蓉,帮我个忙。”

芙蓉利索地让我说。

“我想知道杜飞的下落,如果他还活着,就让他打个电话给我。”

芙蓉楞了一下:“杜飞回来了?”

我说对,她便没再说什么,让我等消息便挂了电话。

芙蓉是我唯一的朋友,她混迹酒吧,人面广,是消息收容所。杜飞被那帮菲律宾人追杀,一定会找之前道上的朋友帮忙藏身。

我必须尽快找出他,然后拿他来挽回这个由他而起的败局。

这个夜晚注定是漫长的。

我脚腕上的疼痛提醒我,和赵枫然本来和缓的气氛现在因为江雪儿而再次跌入岌岌可危的冰窖。

时钟指向十二点五十分,我小心翼翼地从房间里踱步出来,走到楼梯边探头往下看。

赵枫然就以之前的姿势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落地窗外浑浊的月光照亮他的悲伤,以及他满地的烟头。

我发了疯一样地嫉妒着。

我的漂亮,我的百依百顺,我和他是同一类人的肯定,都没能进入他的内心。

那段我不清楚的岁月,一直藏纳在他的心里。

“我说了不想看到你,你就该好好地待在房间里。”

我回神,一哆嗦。

我说:“我担心你。”

赵枫然猛吸一口烟,声音越发沙哑而低沉:“担心我什么,担心我寻短见?”

我一边走下楼一边说:“我知道你不会的。”

我这句话终于引得他稍稍扭头,眯起眼睛:“为什么。”

我半跪在他身边,把头靠在他膝盖上:“因为寻短见这种事都是女人做的。”

他嗤嗤地哑笑,脸上悲伤的神情迷离到让人不敢轻易揣测。

在赵枫然笑过,我说:“你不会的,因为你还有米儿要照顾。”

江雪儿的妹妹,唯一让高高在上的赵枫然温柔以待的女孩。

提到她,赵枫然黝黑的眸子沉了沉:“这个时候,我本该陪在米儿身边的,可是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她。”

我坐上他的大腿,轻轻地把他的头按在自己胸口。

“这不是你的错。”

赵枫然:“那这是谁的错。”

“我知道是谁的,我一定会帮你抓住他。”我越发拥他更紧。

赵枫然没有抗拒,而是对我说:“林若,你真香。”

受伤的男人总是更容易攻克,赵枫然也不外如是。

四目相对间,我眼波柔水,轻扶他的额发,告诉他:“我一直都在。”

如你所料,赵枫然主动吻我,我轻抓他的衣领,甘愿在他的烟味里晕眩神迷,用我的温度来慰藉他的痛苦。

就在我以为一切朝着我预料的发展时,赵枫然突然一把拽过我的头发!

我惊恐间看到他厌恶的眼神:“林若,你这种安慰的方式真让我恶心!你这个贱货!”

“啊!”我因为疼痛叫出声来,赵枫然像疯了一样拽着我往地上拖去!

我本能地抓住赵枫然的手想要挣扎,可根本无济于事。

害怕随着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疯狂滋生。

我瞪大眼睛,开始拼命求饶:“枫然,你放了我,求求你,你放了我……啊……”

我的头被撞上楼梯脚尖锐的地方,顿时眼冒金星。

赵枫然骑在我的身上,掐住我的脖子:“江雪儿死了,江雪儿她死了!”

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我想我是死定了。

我望着他,艰难地想要说话,可是我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精彩评论

短篇小说题材不断推陈出新,就算是本身应该较严肃的小说,现今也演变成了各种恶搞娘化和变身,让人脑洞打开;但如果溯本求源,这本《只愿余生疯爱你》可以算是此类文的鼻祖了,荒诞不经的语言,恶搞的手法,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同时由于作者(大胸少女)本身恶搞太过,加之肚子里笑料的不可持续和较稚嫩的文笔,看到后面难免会让人感到审美疲劳;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十年前的小说,在那个吃地瓜都能吃成大法师的坏境里,《只愿余生疯爱你》的创新确实难能可贵,所以本次点评我给这本书打三颗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