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素年锦时,紫荆花开》素年锦时紫荆花开 现代言情小说 素年锦时,紫荆花开cj

素年锦时,紫荆花开

《素年锦时,紫荆花开》

陈四妹 著

已完结 现代言情 周映雪,敬贺 阅文集团

这回小编推荐给各位网友们陈四妹原创网络小说《素年锦时,紫荆花开》,主人公是周映雪,敬贺,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老铁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情节试读 此时的周映雪已经没有了人前那种刻意伪装的柔弱,一张脸因为生气显得有点扭曲,看着周映雪这副丑陋的嘴脸,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想知道,自己去问去。”“乔紫荆,你别得意,我告诉你,崔敬贺绝对不

55次点击 更新:2021-03-28 08:32:54

免费阅读
这回小编推荐给各位网友们陈四妹原创网络小说《素年锦时,紫荆花开》,主人公是周映雪,敬贺,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老铁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情节试读 此时的周映雪已经没有了人前那种刻意伪装的柔弱,一张脸因为生气显得有点扭曲,看着周映雪这副丑陋的嘴脸,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想知道,自己去问去。”“乔紫荆,你别得意,我告诉你,崔敬贺绝对不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此时的周映雪已经没有了人前那种刻意伪装的柔弱,一张脸因为生气显得有点扭曲,看着周映雪这副丑陋的嘴脸,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想知道,自己去问去。”

“乔紫荆,你别得意,我告诉你,崔敬贺绝对不会娶你的,他自始至终喜欢的都是我,别以为你跟他的母亲走的近,你就有机会,我告诉你,你想也别想。”

周映雪眼神阴狠的说道,大有一副要把我生吞活剥的架势。

“周映雪,你既然这么自信又何必和我说这些呢,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信心。”

周映雪被我说中了心事,原本一张漂亮的面孔,这时候有点狰狞。“乔紫荆,我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可说不定,我可记得前几天还有人说要和我的父亲举行婚礼呢。你这不会是现在知道了崔敬贺的真实身份,心里后悔,想吃回头草了吧,你说要是崔敬贺知道了你原本是这么个表里不一的人,他还会喜欢你吗?”

周映雪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毕竟我说的这些事情都是事实。“乔紫荆,你……”

看着周映雪吃瘪,我的心情好了很多。我也不想和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继续争论下去,没得丢了自己的身份

“你今天不说清楚就不许走。”周映雪拦住了我的去路。

感情这女人是准备死缠烂打下去了,真是让我无语,这周映雪还真是让我一再对她“刮目相看”我气急的说道:“好狗不挡道,滚开。”

“乔紫荆,你骂谁呢?”周映雪指着我的鼻子说道。

“谁挡这我的路我就骂谁。”

“乔紫荆,你敢骂我。”

“啪”

猝不及防,我的脸上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这段时间正是倒霉,自己都不记得挨了几耳光。

这周映雪还真当我是软柿子了,我想也没想,抬手就想打回去,却看到周映雪向我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我还没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笑,手已经落了下来。

周映雪一个趔趄,身体向着旁边倒了下去,她的肚子撞向了桌角。

“乔紫荆,你这是干什么。”

伴着一声怒喝,我的脸再次挨了一记耳光,我被扇的眼冒金星,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乔紫荆,你就算是不喜欢他,也不能这么恶毒,毕竟他肚子里还怀着你的弟弟呢?”

这就是我的父亲,为了另一个女人,不问青红皂白就给了我一耳光。虽说我早已看清他的面目,可是心里还是酸涩的厉害。

“振生,我的肚子好痛。”周映雪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映雪,你没事吧?我喊了救护车,应该马上就来了。”乔振生一脸焦急的扶着周映雪。

我又一次被周映雪算计了,感情这女人刚才是看到乔振生进来了,故意摔倒的。可是她总不该拿自己肚子里的的孩子做赌注吧!那可是一条生命,如果真是这样,这个女人的心该有多么恶毒。

好在没有一会救护车赶到了,我看着被抬上车的周映雪,身后点点殷红的血迹,心里也是自责,不管周映雪出于什么原因要这么做,我都不希望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事情,

“我也去。”我走向了救护车,我这么做,不为周映雪和乔振生,为的只是那还未出世的小生命,希望跟过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说着我就要上车,却被我的父亲一把推开了。

“乔紫荆,你最好祈祷映雪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否则我不介意……”

我无言,我不知道父亲嘴里没说完的后半句是什么,我以为我的心脏在经过这么多的事情,已经够强大了,可是看着如此绝情的父亲,还是忍不住的难过。

直到救护车呼啸这离去许久,我才从痛苦中回过神来。

周映雪就算再不是个东西,可是这件事情毕竟和我有关。我还是决定自己去医院看看,确定她肚子里的孩子无事,我才能心安。

医院内,父亲看到我赶了过来,可能是碍于这是公共场所,倒也没有在骂我,只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便不再看我。

我此时也不想在和他发生什么争执,一声没吭的坐在了一旁的休息椅上,耐心的等着,还好没有多久,医生就出来了。

父亲大步走过去,“医生,怎么回事,孩子有没有问题。”

我以为父亲多么在乎周映雪,却没想到他第一句话竟然是周映雪肚子里的孩子,我虽然恨周映雪,可是还是为父亲的无情感到心寒。

“还好,病人送来的及时,大人孩子都没事。”

听到这里,我的心也放下了,至于医生后面说什么,我也无心再听,我没在停留,向外面走去。至于周映雪,我还真不想进去看她,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外面眼光明媚,我却感觉自己就像是行走在无边的黑暗里,我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做。

“乔紫荆,你对映雪做了什么,她怎么会受伤住在医院里。”

又来了一个兴师问罪的,我看着眼前那张帅气到人神共愤的脸,心里想着,崔敬贺怎么来了,我答非所问的说道:“你是怎么知道周映雪受伤了。”

按照常理来说,周映雪和我的父亲在一起,他应该不会跟崔敬贺打电话,我父亲更不会,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看着怒气冲冲的崔敬贺,我粲然一笑,却心酸无比。

“崔敬贺,你觉得我会对她做什么?你们一个个都指责我对她做了什么,可是你们谁有问过她对我做了什么?”

崔敬贺的眼神闪过一丝迟疑,“你最好没对他做什么,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说着松开了我的衣服,向着病房那边快步走去。

我不知道他们三个人碰面会发生什么,我知道的是周映雪肯定会把我说的特别坏,然后再故做懂事、大度,让他们不要为难我,这是她一贯的伎俩。

精彩评论

陈四妹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现代言情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陈四妹自传意味的《素年锦时,紫荆花开》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