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穿越之鸠梦》鸠的 猎奇 穿越之鸠梦鬼畜

穿越之鸠梦

《穿越之鸠梦》

帝朝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叶宁,小姐 阅文集团

畅销新书《穿越之鸠梦》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帝朝,主人翁叶宁,小姐,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你的那份我肯定就不用出了吧。”锦娘和惊蛰都被震惊了,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商议好之后就已经是子时三刻了。按照未来年轻人的习惯,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但在古代早就过了宵禁,回不去了。因此,叶宁和惊蛰

990次点击 更新:2021-03-28 17:33:57

免费阅读
畅销新书《穿越之鸠梦》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帝朝,主人翁叶宁,小姐,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你的那份我肯定就不用出了吧。”锦娘和惊蛰都被震惊了,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商议好之后就已经是子时三刻了。按照未来年轻人的习惯,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但在古代早就过了宵禁,回不去了。因此,叶宁和惊蛰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你的那份我肯定就不用出了吧。”

锦娘和惊蛰都被震惊了,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商议好之后就已经是子时三刻了。按照未来年轻人的习惯,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但在古代早就过了宵禁,回不去了。

因此,叶宁和惊蛰也只能宿在清宴楼,好在清宴楼空房间多,锦娘带着叶宁去了她的房间。

锦娘的房间很简单,大概是平常见多了场面,所以就回归了淳朴。

屋子中间用屏风分成内屋和外屋,里屋就放了一张简易的大床,外间一个梳妆台,一面半人高的铜镜。

可以看得出来,锦娘也只是当成一个睡觉的场所,所以不是很在意这些装饰。

在问过惊蛰胆子比较大之后,锦娘带着她去了原先花魁住的地方。

花魁住的地方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华丽,这是她以前住的,就在锦娘屋子旁边。原先准备好一处,结果花魁接客当天便死在屋中,一时间都没人敢去住。

锦娘送惊蛰过去时,叶宁出门看着她们。今晚月色正好,不拿灯笼叶宁看清路,所以锦娘将灯笼交与惊蛰就打算随便找间屋子凑合一晚上。

惊蛰表面上沉稳,实则进了屋中连灯都没掌。她将对着园中一侧的窗户打开一条缝,锦娘走回自己屋外,对着叶宁打了声招呼。

叶宁似乎是笑了起来,两人互相说了几句话,只见锦娘就走进了屋中。叶宁随后,进去之前还观察了一下四周。

惊蛰正好对上了她的目光,在她头皮发麻时,她看见叶宁对着她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随即关门。

惊蛰回到屋中躺下,这间屋子也有一段时间没有住人了。虽然有人来打扫,但还是掩盖不了它好久没有人味了。

好在屋中的被褥提前已经换好了,倒也还算干净。

不知是不是她的心理作用还是睡前被叶宁给吓得,惊蛰一直没有睡着。

过了快一个时辰了,惊蛰才听到房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她还似乎听到了锦娘和叶宁轻笑了几声,等到声音彻底歇下,惊蛰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再有一会儿就要解除宵禁了,要趁着没人发现她们偷溜出来回去。今晚的夜可真是漫长啊。

宵禁才刚解除,市坊间都开始热闹起来。要做生意就要比其他人早去,一时间熙熙攘攘的,好不热闹。

好在这也就只集中在西市,东市这边住的都是达官贵人,现在还算早,所以在街道上几乎看不到人。

只是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一辆马车很早就朝这边驶来,差不多时宵禁才结束就上路了。

叶宁还是不太适应马车,只能忍着。她和锦娘商量的很晚,所以差不多就迷了那么一会儿。

上了马车发现惊蛰精神状况也不是很好,一坐上马车就开始补觉,被马车幌醒几次也没坐起来。

要说这惊蛰不愧是习过一点武的,体魄都比叶宁要好。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不累,最晚她没有出声,惊蛰还是有要帮忙看风的自觉。

惊蛰不知道自家主子的想法,她有些控住不住自己,在某次睁眼还怕叶宁有事要交代。就看到叶宁眼神中带着一些赞许和些许欣慰,惊蛰直接就被吓醒了。

这是在赞许她昨晚懂事儿的没去打扰吗?

“今天你还不能休息,等到白天我求了机会出门,我带上你,你从后门去找锦娘。锦娘会安排人在那接应你,小心别让人看见你。”

见惊蛰坐直了身体,没有继续睡的意思,叶宁提前对她交代好。

不管叶宁的那个眼神是怎么回事,以后都要仰仗叶宁的力量,现在最要紧的还是要取得叶宁的信任。

惊蛰点了点头,既然都睡不着了,两个人面对面不说话也是很尴尬。

于是惊蛰主动挑起话题:“小姐昨天是怎么看出锦娘不是京城人氏的?我怎么都没发现,她的官话说得挺好的。”

叶宁也没瞒着她,“其实昨天我也没骗她,绝大部分都是我猜测的。锦娘的官话我自己是听不出来哪里不对的。”

“口音上听不出来有可能是特意训练过,或者从小就生在京城,我相信锦娘就是后者。”

“清宴楼是最近几年才开起来的,那个锦娘年纪也不大,那肯定需要财力的支撑,那这笔钱是从哪来的。我在让人调查的时候发现,清宴楼的前身也是一家青楼。”

“但在前几年起了一场大火,里面的人倒是没多大的事,只是少部分的妓子趁乱跑了出去。这也没多大的事,就是烧伤的人数很多,大部分人都不能再接客了。”

惊蛰有些明白了,“小姐是说那个锦娘就是因为烧伤所以才成了清宴楼的老板?”

“不错,现在的锦娘身上的疤痕还在,就在她的身上,我猜测疤痕都在她的脖颈部位,一般人都看不见。”叶宁点点头,顺着往下说。

“小姐是怎么知道的,莫非小姐看见了?”难道就是昨晚。

叶宁摇摇头:“这我没有,只是一般人如果不想让人看见都会想办法把伤疤遮起来,更何况是锦娘们这种以色侍人的。不过昨天天气还很热,就算是夜里降温,也还没到穿长襟的时候。”

没看到?那难道是她想岔了?

“我还打听到青楼里的那些人虽然都是烧伤,但是那个老鸨却在后来半个月里死了,随后这个清宴楼就过到了锦娘的名下。如果说这个锦娘原先就是这个青楼里的人,那么会不会是老鸨让给锦娘的。”

惊蛰收敛了思绪,顺口往下接:“所以明明清宴楼没有那么缺钱,但是却连这次危机都过渡不了。甚至还不得不转卖他人,莫非锦娘一个人还要支撑以前那些姐妹的生活开销?”

“所以这次是我们捞了一个大便宜,这个锦娘可真是一位奇女子啊。”叶宁感叹了一声。

虽然叶宁不理解锦娘这么多年为何苦苦支撑清宴楼,甚至还负担起这么多人的生计。或许是以前的老鸨有过交代,但人死如灯灭,为了一个承诺守了那么多年,叶宁还是很佩服这一点的。

“可是这也不能推测出锦娘是外地人啊。”虽然很佩服锦娘,但惊蛰还是没明白,是她遗漏了什么吗?

叶宁嘴角扬起一个诡异的弧度,“这就体现了情报的作用了,情报不对等,很多决策做出来也是没用。”

精彩评论

古代言情文,细节描写我觉得挺不错的。不过作者(帝朝)经常人为的降低配角(叶宁,小姐)的智商,有时候打脸装逼情节的安排又过于刻意,各个女主的性格也有些扁平化。不过总体而言,在悠闲古代言情类小说里,我觉得还是可以一看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