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彼岸之秘》彼岸是岸 冰山攻 彼岸之秘父子文

彼岸之秘

《彼岸之秘》

刘乐只 著

连载中 仙侠 韩立果,张轩宁 阅文集团

《彼岸之秘》由网络作家刘乐只所著,终于迎来了扣人心弦的大结局,韩立果,张轩宁这两位主人公会有怎样的火花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精彩纷呈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洞天大赏开始前,有一场午宴。鬼镇是不怎么被重视的一群人,宴请办的很潦草,每个院子里摆个桌,上点山珍海味,就算是宴请了。不过,通灵修士毕竟不是元灵大修,并没有人因为赵家的怠慢而心生怨气,没这个资格。韩立

131次点击 更新:2021-03-30 13:26:42

免费阅读
《彼岸之秘》由网络作家刘乐只所著,终于迎来了扣人心弦的大结局,韩立果,张轩宁这两位主人公会有怎样的火花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精彩纷呈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洞天大赏开始前,有一场午宴。鬼镇是不怎么被重视的一群人,宴请办的很潦草,每个院子里摆个桌,上点山珍海味,就算是宴请了。不过,通灵修士毕竟不是元灵大修,并没有人因为赵家的怠慢而心生怨气,没这个资格。韩立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洞天大赏开始前,有一场午宴。鬼镇是不怎么被重视的一群人,宴请办的很潦草,每个院子里摆个桌,上点山珍海味,就算是宴请了。不过,通灵修士毕竟不是元灵大修,并没有人因为赵家的怠慢而心生怨气,没这个资格。

韩立果在徐鸿儒的威胁下,已经搬到了徐鸿儒的院子,也就是那棵有大槐树的院子里,赵葭月也是会做人,别的院子里,他也就是挨个问个好。到了韩立果这一桌,非要挨个敬个酒,就连张轩宁这种晚辈,他都连干两杯。最后轮到韩立果的时候,他更是对自己的狗眼看人低,表示出了深通恶绝的后悔,他表情真挚,不似作伪。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韩立果拍了拍赵葭月的肩膀:“你的道歉我接受了,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纠正一下自己的过往言词,你这名字是起的真棒,十一月阴生,欲革故取新也。你以十一月做名,年纪轻轻便手握实权,前途不可限量。“

赵葭月感激涕零,跟韩立果称兄道弟,坐在桌上,天南地北的海聊了起来。

“立果兄弟,这次洞天大赏你们就不要参加了,像你这样改修魔道的人并不是没有,闭关尽快进入吞噬境,才是当务之急。关于洞天大赏的一切,虽然伴随令人不敢想象的机缘,但其中的危险,不用哥哥多说什么了吧?”

韩立果皱了一下眉头,他当然知道赵葭月是看在徐鸿儒的面子上,才好意相劝,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东来山这场所谓的洞天大赏,有阴谋。

对方的好意相劝,也仅仅只是点到为止,又胡乱聊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那赵葭月便起身告辞了。

午宴过后,鬼镇总算来了个大人物,是秋字门的门主,元灵小自在的大修,他主修的是上真法其一的“魂”,魂修对天地灵气的把控,是剑修不能比拟的,他脚底下踩着祥云,就如同真正的神仙。

鬼镇上的人全都是满脸期待,传言早就已经在饭桌上散播开来,说是这次洞天大赏要持续整整一个月时间。而且,那大洞天里面的时间流逝,比真正世界的时间流逝慢了太多。这东来山的大洞天,出现了两年,进去过无数的东来山弟子,但只有一个弟子,真正从大洞天走出来。而且,那名弟子,便是引起东来山和玄天宗冲突的源头。

徐鸿儒不算,韩立果已经从他口中得知他进过大洞天,而这个大洞天里面,还包含了一个小洞天,想要进去小洞天,就必须炼气境界的“凡人”才能进去。

当然,元灵大修倘若想要硬闯,也完全可以闯进去。甚至,很多地方的小洞天,都被某些元灵大修硬闯过,但后果往往是阻碍了天道冥冥中的传承,甚至是直接导致小洞天空间塌陷,直接崩坏粉碎。

也因此,像东来山这样的一方大佬,是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存在的。

秋字门的门主林道丹,按下云头,示意众人安静,场面上瞬间鸦雀无声,他清了清嗓子:“这次的洞天大赏,跟以往不同,这是一场很危险的机缘。”他顿了一口气,扫视了众人一眼,清了清嗓子说道:“如果有人不想参加洞天大赏,我们东来山也是尊重各位选择的,但不会让你们白来,特意来给诸位举办一场小型的拍卖会。”

正说着,由数十个执法使护送上来好几百个丹盒,将它们放到林道丹面前的一个高桌上。

林道丹解释道:“洞天大赏今天已经开始,那些早一批来此地的修士,已经进入大洞天。”

这话,当然是照顾诸人的面子,所谓的早一批来的修士,最差也全都是豪雄势力代表,而且绝对不像鬼镇这里一样,全都是无道者的势力代表。

“这是一场临时的拍卖会,如果选择参加竞拍,就代表诸人不参加洞天大赏,参加完这场竞拍,就可以随时下山。而不参加拍卖会的人,可以选择下山,也可以选择现在就进入大洞天。”

诸人一阵骚乱,都是奔着洞天大赏来的,这东来山到处都是炼丹师,那龙城里的丹坊更是数不胜数,要想买丹药,哪里不行?

虽然都知道进入洞天有危险,但里面有大道传承的传言,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情了,没什么人对这场拍卖会抱有热情。

林道丹又说道:“这丹盒里,有可能是主炉丹师炼制的可以吸收八成药力的炼气丹,也有可能是八成药力炼气破境丹,可以帮助炼气八层以上的修士直接破镜。”

他顿了口气,严肃说道:“还有可能,是可以吸收十成药力的凝气丹,也就是咱们所说的奇丹,可以为那些通灵无望的修士,重开玄关一窍,期限是一天!只要是炼气八层以上的修士,借助这一天的时间,都可以尝试突破境界壁垒,这是天赐的一次冲击通灵境的机会……是真正的奇丹中的奇丹!倘若玄关一窍没有闭合,服用此丹,便可让体内元气获得一次升华的机会,打下无比坚实的修行基础,相当于逆天改命,改变资质!”

林道丹的话一点都没有夸张,古书上都有记载,甚至近百年间有服用过这种奇丹之人,无一不是成为了通灵修士。

“老天爷!终于等到了!自从我听到关于凝气丹出现奇丹的传闻,我就一直盼着这一天了!哪怕是倾家荡产,我也要得到这枚凝气丹,我要重新打开我的玄关一窍,再给自己一次修行的机会来了!”

“我的玄关一窍过不了多久就要闭合,这可以吸收十成药力的凝气丹!九成药力的炼气丹,已经是有价无市!但这奇丹是服用一百枚九成药力的凝气丹也比不上的!一成药力之差,便是云泥之别!这枚凝气丹,我志在必得!”

“这将是我的囊中之物!我早就猜测这次拍卖,可能会有此丹,带来了全部家产,我看到通灵境界在朝我招手!”

“……”

很多人都动心了,无论是重新拥有一次追求仙道的机会,还是改变资质的机会,似乎看上去,都比那无数人争夺的洞天机缘,来的更简单和实惠。

张轩宁听的不禁皱眉,看了一眼韩立果他们,随口问道:“什么是奇丹?”

叶灵芸微微笑了笑,看着张轩宁一脸不懂的表情,解释道:“炼丹师的级别,决定了炼制丹药的药力。但有些炼丹师,对于某种类型的丹药,十分擅长,甚至会炼出主炉丹师,都炼制不出的十层药力之丹,这种丹药,叫做奇丹。比如炼气境界最普遍的凝气丹,一般的都只有五层药力,而大丹师可以炼制出七层药力,主炉丹师可以炼制出八层甚至是九层的药力。前段时间,东来山的一个炼药师,只不过炼气期的实力,但他进入大洞天得到了天大的传承,可以炼制出十层药力的凝气丹,一时声名大噪,被玄天宗看上,许给他了莫大的好处,也算是被强行掳走了。就是因为这事,赵天阔亲自出面,跟玄天宗发生了冲突,导致被杀,这才有了这次丹宴。而十层药力的奇丹,可遇不可求。能够掌握炼制奇丹的法门,比成为大丹师,还要难能可贵,几乎是不可能的。”

林道丹还没有说完话,场面上已经爆发出排山倒海的议论声,各方势力的代表们,几乎全部陷入了癫狂的状态!关于东来山上可以吸收十成药力的凝气丹,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没想到,那名可以炼制此种奇丹的凡师被玄天宗拐走了,东来山竟然还能拿的出此种奇丹。就是不知,这是那位炼药师留下的一些存货,还是东来山又有凡师可以炼制了?

拍卖师挥了挥手,示意众人保持冷静,而后不紧不慢开口继续说道:“我还没有说完,莫要激动。大家也应该有所耳闻,那个能够炼制这种奇丹的丹师,被玄天宗抓去了。不过他被抓之前,曾经把炼制心得,全部记在宗门笔记上。我们东来山的太上长老亲自掌炉,经过多日专研,总算掌握其中精髓……但可惜奇丹特殊,必须是天选之人炼制,纵然是强大如丹阳真人,也不能例外,虽然炼制出了此种奇丹,却一定的几率含有灵毒,服用之后精气紊乱,甚至精元枯竭,有性命之危!所以,它有可能是奇丹,有可能是毒丹,所以是一枚已经知道丹效的鬼丹!而且,竞拍到鬼丹者,必须当场服用,方便我们东来山立即展开施救。”

此言一出,先是短暂的沉默之后,嘈杂声四面八方骤然响起。然而大部分是骂娘的声音,倘若这里不是东来山,恐怕已经有人要闹事了。

先前喊着口号志在必得的人,也大都瞬间蔫了。当然,也有一些把能否通灵,看的比自己命还重要的炼气境修士,眼神依然充满了渴望!

“丹药起拍价一千灵石,如果竞拍到鬼丹,竞拍所喊的价格全免,只需要支付一块灵石。”

一言激起千层浪,场面又是一阵骚动,之前很多原本就打算看热闹的人,都变得无法淡定起来了!这一千灵石的起拍价,算的上施舍,只要竞拍者互相谦让一些,竞拍到就是赚到,更何况那有可能是奇丹的鬼丹,才一灵石,绝对的施舍呀!

这其中包括张轩宁,他竟然在翻看自己储物袋里,一共带了多少灵石,看完之后,手拖起了下巴,在那里凝思,要不要参加这场拍卖会。

韩立果看了一眼自己的傻徒弟,不禁裂开嘴角,露出一丝诡笑:“原来如此,也合该如此,好一个害人的诡计。”

“害人的诡计?什么诡计?”张轩宁皱起了眉头,忍不住好奇,主动问道。

韩立果看了徒弟一眼:“你为人坦荡,偶有心机,也可让人一眼洞穿,自然不能第一时间看出东来山的害人诡计。”

一脸老子最拽,谁敢看我一眼,我就打你一顿的徐鸿儒冷哼一声:“本公子昨夜早就问过那赵葭月,他说了这场洞天大赏,没有任何阴谋。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欺骗本公子,我敢肯定没有任何阴谋。”

叶灵芸也是皱起了眉头:“这算什么诡计?奇丹可遇不可求!拍到之人,只需要支付一一块灵石,这简直是天大的福利,近乎东来山施舍了!”

韩立果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们三个人,先不说这个张轩宁,是自己收的傻徒弟,自己认了。怎么不知不觉,和这两个傻子混到一起了?

韩立果叹气,问徐鸿儒说道:“你在鬼镇住了这么久,可曾服用鬼丹?”

徐鸿儒白了韩立果一眼,不屑笑道:“本公子,在东来山两年,每个月都会服用鬼丹,也没遇见过什么危险!”

韩立果翻了个白眼:“你都什么境界了,普通的鬼丹,哪里能害的了你,有毒的隔夜就拉出来了,撞上个好的,还能提升实力。鬼镇上那些人不人,鬼不鬼,深受鬼丹其害的人,早就被撵出去了,害怕诸人看见,心声怯意,不敢参加这拍卖。”

“罗里吧嗦,直接说重点。”徐鸿儒耸了耸肩,但已经不似刚才那般排斥,该是听明白了一些关键。

韩立果继续说道:“鬼丹,是不知道丹效的,就算是带毒,也不一定就会死。但拍卖师说的很直接,这个丹,不是奇丹,就是致死的毒丹!强行把两种丹药,说成一种你们竟然全都不怀疑的吗?阴谋有迹可寻,是有破绽的,而阳谋是随势而动,随势而发,无迹可寻,比起阴谋来高明多了。而这次洞天大赏上,专门针对鬼镇的的拍卖会,便是东来山的一个阳谋,让人自愿上钩,哪怕是死,也不管不顾!事后,这些人背后的势力,完全没有理由找麻烦,甚至是连一丝丝的怨气都无法生出!因为,在场所有修士,即便因为鬼丹死上一半,但另外一半会因为拍卖会得到莫大的好处!”

“你吹牛的吧?你怎么知道,这次东来山要害死这么多人?”叶灵芸撇了撇嘴巴。

韩立果笑道:“并不是鬼丹让他们死的,而是东来山要造成一种他们因鬼丹而死的假象,这样便没人有证据能追究他们的,因为竞拍鬼丹,不强求,你爱拍不拍。但你们相信我,炼气修士在巨幅的境界提升面前,很少有人能把持得住。毕竟,扣不扣的开仙门,对修士来讲,比命还重要。”

叶灵芸不禁叫了一声,讶异道:“你说的的确有那么一点道理!这丹盒里根本没有鬼丹,所拍到的所谓鬼丹,不是奇丹,就是毒丹,根本就是两种丹药,鬼丹之名,不过是混淆视听!”

韩立果微微点头:“是的,这个阳谋很快就会人尽皆知。但是,只要拍卖开始,有人得了莫大好处,趋之若鹜之辈,便会越来越多,拉都拉不住。而被鬼丹害死的人,也就会越来越多!”

“东来山有病吗?没事害死这么多人干嘛?”徐鸿儒眨了眨眼,丝毫没有因为之前对韩立果的不屑感到不好意思,只不过看向韩立果的眼神,已经没有了不屑一顾的神色。

韩立果答道:“死了个赵天阔,东来山想要真正解气。第一,是弄死玄天宗一个与赵天阔实力相仿的人,估计很难,甚至有可能让事态发展不受控制,引起一场大战,有些得不偿失,我不认为他会这么干也不敢这么干。第二,在天下修士面前,再次拔高东来山的实力,威慑天下,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告诉天下人,我东来山实力再次拔高,之前就敢叫板玄天宗,现在我底气更足了,我受的那个鸟气,是因为顾全大局,而既往不咎,都他娘的闭上嘴,别再取笑老子了!我猜大几率是第二个,因为赵葭月被我灌多了酒,随口说了句关于洞天的大赏的一切,都伴有危险!一个月后的东来山,会让世上修真者,更加忌惮。我还看不透关于大洞天的阳谋,但关于这一个针对鬼镇的拍卖会,无疑是个害人的歹毒诡计。”

叶灵芸不禁被韩立果言语中的讥诮话逗乐了,连着哈哈笑了几声,笑的花枝招展。

张轩宁不禁点头,重复韩立果刚才的话:“果然如此,合该如此。”

徐鸿儒拍了拍韩立果的肩膀,霸气一笑:“你已经得到了我一丁点的好感,距离得到我的认可,往前跨了一大步。我欣赏聪明人,尤其是你这种敢拿东来山开涮的聪明人。”

韩立果淡淡说道:“我们现在要做个选择,这是一场阳谋,我们可以现在直接退场,远离这场可能危及性命的拍卖会还有这个洞天大赏,没人逼迫我们参加。离开,这是最明智的选择。当然,这也是一场大大的机缘,韩氏宗门每个月分发的丹药,跟这场拍卖会上的丹药,云泥之别!所以,我们举手表决,愿意离开的就举手。”

话音落地,韩立果第一个举起了手,变强的路有很多条,何必非要选择一条有生命危险的路呢?

张轩宁犹豫了一下,没有举手。

叶灵芸笑颜又开:“这场拍卖我没兴趣,毕竟我早就通灵,但洞天大赏既然来都来了,不进去看看,肯定遗憾。”

韩立果耸了耸肩,叹气说道:“这针对鬼镇的拍卖会,已经显露东来山的害人诡计,那洞天大赏,也肯定好不到哪里去?而且,我们还不知道东来山,为什么要害死这么多人!要是让我选择,与其进入那大洞天,反倒不如参加这场拍卖会,至少机缘和危险对半分,知道自己怎么死的,死也瞑目。”

“是的,这个拍卖会的诱惑实在太大了,我想参加。”张轩宁做出奋勇当先的表情,神情坚定,不似作伪,他需要尽快变强,奇丹无疑是个机会,他想要搏上一把。

韩立果白了他一眼,似乎一眼就洞穿了他的内心:“想一想你的妹妹,变强有很多路,赌徒心理要不得。”

张轩宁怔了一下,而后变的垂头丧气起来,眨巴眨巴眼睛:“但洞天大赏,我想要参加,即便还有什么阴谋和阳谋,我不信东来山会跟对付鬼镇这些人一样,真的敢对豪雄势力代表出手。”

韩立果耸了耸肩,看来他们两位,已经下定决心要进入大洞天了,于是他朝着高台上林道丹举手示意。

那林道丹皱起了眉头,看了一眼韩立果,然后示意他有话就说。

“林前辈,那请问我不参加这场拍卖会,又不想今天进入洞天,准备在鬼镇考虑几天,然后再进入洞天争夺机缘,可以吗?”

林道丹失笑道:“当然,哪怕你在东来山看热闹,一直待到洞天大赏结束,我们也不能干出驱逐客人这样的事情来。”

韩立果闻言,点了点头后,甚至连留在这里看热闹的打算都没有,直接站起身来,朝着槐树院落走去。

精彩评论

刘乐只的《彼岸之秘》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仙侠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