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战国大枭》战国大地图 历史类型小说 战国大枭健气受

战国大枭

《战国大枭》

柴门犬 著

已完结 历史 云娘,宾客 阅文集团

《战国大枭》由网络作家柴门犬所著,终于迎来了余音绕梁的大结局,云娘,宾客这两位主线人物会有怎样的情节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剧情都将在这章空前绝后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不比内史上林苑的筑台建宫、修观挖池。九原大青山在此前从未有过大规模的人类活动,自然纯生,风貌原始。平日里都是散民猎户结伴来此骑马狩猎,直到最近才开始搭了些人为的临时建筑,以帷帐幕帘划区隔挡。朔风未至,

881次点击 更新:2021-03-30 13:26:46

免费阅读
《战国大枭》由网络作家柴门犬所著,终于迎来了余音绕梁的大结局,云娘,宾客这两位主线人物会有怎样的情节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剧情都将在这章空前绝后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不比内史上林苑的筑台建宫、修观挖池。九原大青山在此前从未有过大规模的人类活动,自然纯生,风貌原始。平日里都是散民猎户结伴来此骑马狩猎,直到最近才开始搭了些人为的临时建筑,以帷帐幕帘划区隔挡。朔风未至,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不比内史上林苑的筑台建宫、修观挖池。

九原大青山在此前从未有过大规模的人类活动,自然纯生,风貌原始。

平日里都是散民猎户结伴来此骑马狩猎,直到最近才开始搭了些人为的临时建筑,以帷帐幕帘划区隔挡。

朔风未至,漫山绿植虽有褪色,但还没来得及完全枯黄。

是一种泛着暗黄的枯绿色,尚能得见碧天青山。

视线北移,望向稍远处的山峦,就是大青山北麓的兽林。

山地草原晴空壮阔,草浪一波拱着一波。

偶有嶙峋的怪石冲破山脊,地势绵亘起伏。

玄青帷墙东西蜿蜒数里,将主场包裹在一处高地。

沿墙设高楼鼓台,每隔五十步竖一黑旌旄,上书“天秦”二字,下坠白牦尾以点缀。

旗帜招展,迎风阵阵,风撑开旗面的声音浑厚有力,如张弛充沛的脉搏,闻之使人热血澎湃。

猎场辕门设在干草原上一段缓坡的高处,从此望去,整个主场一览无余。

场中已经备好了席位,侍者谒者往来各处,纷忙有序。

帷墙里,主宾幕帐位于中央,笙瑟乐人静候其外。

又因主人为东,所以准备酒食的庖帐设在整个场地东侧,以示与主家一同待客,不过离主帐稍远。

射场于北侧,古之射义,应将远处要射的目标作为自己人生应该达到的目标。

此次为骑猎,众人皆以北方兽林为目标,所以箭道是南北朝向,站南射北。

南侧的帷墙入口两边是观礼高台,可揽尽全场。

帷墙外,骑卫沿着主场外围列队散开,车马绵延,各家仆婢都恭候在主人车驾旁边,等候开门下车。

新垣家的马车刚停稳,车夫还没来得及转身,新垣宁就有些急着要推门出去,母亲一把将她拉回座位。

让她披好兔毛领的茶白袍子,又狠狠瞪了她一眼。

新垣宁轻叹口气,只得将袍子系上,静静等着。

待车夫开门,仆人放好车踏,母女俩才一前一后地下了车。

她下车后的第一眼,就是向前去寻找那位狼裘公子。

前面一辆是父兄共乘的车驾,她哥哥新垣平一身鸦青色的袍子,也是随着父亲刚下车,荡顺了广袖,朝这边瞧来。

她与哥哥对望一眼,有些嫌他碍事地让开目光向前看去。

视线穿过重重家仆,终于见到了那位正在下车的九原君。

新垣宁不自觉地向前走,站到哥哥身边,她知道一会儿定是再要随父兄一同过去问候的。

此刻九原君身上无裘,只穿着苍黑色的束袖锦衣。

正同车舆里的人说话,神情温柔,随后便有人递出那件雍容厚重的黑狼裘。

他笑着道谢接过,宋桓为他披上袍、系好带,而他又朝车门里探身,伸去手。

新垣宁勾头望着,没想到九原君车驾中还有旁人,那先前在西门的时候怎么没有出来相见?

这么想着,只瞧见一只纤白如玉的手缓慢伸出,被他轻轻握住,然后从车里接下一女子。

白裘白袍,裘是狐裘,光泽细腻,袍面像是绮罗,底边绣了银白色的山云纹,暗纹不显眼但又精致秀美,令人无法忽视。

鬓发垂肩,看样式是偏垂坠马髻,身后髻尾系着素色发带,轻轻飘起显得格外雅致。

虽然是最简单端方的发型,也只装饰了单钗,但却因稍稍松散而多了几分柔媚独特。

这从车里出来的人,全身素白,被初冬淡暖的朝阳照映得如仙人一般,而九原君看她的眼神满是宠溺。

新垣宁虽只瞥见她小半个侧颜,但也知道,那就是人们口中的郑姬。

云中居的云娘。

“看吧,我就说今天会见到她。”

魏秋子这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身边,抱着双臂叨叨:“她今天没围面纱,可是要让这些哥哥们大饱眼福了。”

“嗯。”

新垣宁点点头,神情有些失落,看来是自作多情了一番,但心底仍在小小地悸动着。

再看前面那对黑白裘袍的一对璧人,轻言细语了几句,也没像是要在帷墙外多做停留,更没有准备再见过宾客的意思,很快就被谒者领着入场,身后仆婢跟随两列。

接着又有谒者来请新垣郡尉,父亲回头找了眼母亲,让她到自己身畔,而后一家人前前后后地跟随入场,还带了个魏秋子。

……

古时诸侯举行射义,要先行燕礼。

燕礼是君臣之礼,以明君臣之义。

九原的春夏官诸多商讨一番,觉得就封封君的私人宴会行燕礼属僭越。

所以在请示过九原君之后降为了乡饮酒义这种卿、大夫、士一级的礼仪。

当初将离听到这件事的时候,一脸的懵,连连摆手说“你们弄你们弄,我怎样都可以”还有“一切从简”。

而现在看到这种阵势,将离觉得他们没弄明白“一切从简”的意思。

因为山地有坡度,工人们在相对平缓的地方垒土筑台,铺设地板。

这宾客主帐就落在一处五阶的宽阔台面上,目测帐子大概三百个平方左右。

四个方向都设置了出入口,周围幕帘升起,视野开阔,采光充足,席边也都燃了火盆。

宾赞开场老三样,先是感怀过去,颂扬了一下天秦伟业、秦帝功德。

再是歌颂当下无战的太平年景,最后憧憬未来,祝愿天秦国祚绵延。

方才又指引着将离,向西北面的主宾席进献酬酢,喝了好几轮的玄酒,又是升阶又是谦让,才终于在主席坐下。

接着便奏乐,升歌三首,主人献酒,吹笙三首,主人再献酒。

而后帐中鼓瑟,帐外吹笙,交替三首,最后是歌瑟笙磐的大合奏三首……

将离已经有些呆滞……

从一开始的好奇到后来听着听着怀疑人生,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上午就这样过去了一半。

再看云娘,依然端庄静默,不过也应该是在发呆的,她身后的木云已经有些瞌睡着点头了。

终于等到一声“乐备”,就算终于结束了一个环节。

像这种正式的筵席,吃喝当然是最次的。

整场酒义以天地日月为原则总纲,按四季四方来行礼朝向。

最主要的就是为了尊崇礼节,显示尊卑长幼,教化民众,推行王制。

座位不是四方正位,主人与宾客象征天地,分坐东南和西北,东北和西南,四角有漆屏作挡。

东南天地之间的盛德仁气最为强盛,主人在待人接物上要突出仁厚德厚的特点。

所以九原君一人独坐东南,宋桓站在后面侍候。

撰,是辅助主人待客的人,坐东北。

这个位子,原本应该按请简上写的那样,坐金风。

而将离直接将云娘送了上去,引得宾客哗然。

现在金风木云分坐在她身后两侧,珠儿在边上。

西北天地之间的尊严之气最盛,与人相交要突出严凝义气。

所以主宾坐西北,而当下的主宾就是七位官员本人。

按官职次序排席,郡尉新垣安和监御史魏侃并坐最前。

介宾,辅助宾客,与众宾坐西南。

此时坐的都是官员家的儿子,按长幼排席。

至于女眷,不与男同帐,在主帐西南方的后侧另开了宾帐女席。

这些人在主帐外见到公子将离牵了一白裘女子入帐,表情都有些变形,虽被典谒劝拦了一下,但将离仍然坚持让女子入席坐东。

待主宾入帐之后看见这女子的正脸,生得这般容貌,且又与九原君同来的还能有谁,大家也都明白了。

七位官员稳重自持,只是相互对视一眼,对云娘有点视而不见。

官家子中已婚青年眼神复杂地打量着云娘,而那些年轻气盛的少年,则是兴奋地议论纷纷,弄得金风木云神情警惕。

云娘表情淡然,之前几番也随了将离一同献饮。

看样子对这些礼节并不陌生,虽然宾客有些犹疑,且对云娘的安之若素颇感意外。

但这筵席以九原君为主,他没有多说,也就没人会蠢到开口去问。

将离当然要说些什么,只是按照流程,先前一直都是宾赞霸着场子,没有机会说明。

几轮往来酬酢的礼节过后,他才深刻认识到什么叫“繁文缛节”。

现在终于在乐声中飨食,大家也可以互相敬酒旅酬,气氛轻松了些。

将离自斟一爵,朝对面的宾客举起,又道了声“诸位”。

那边立时安静下来,全部看向他,看这位行事有点奇特的封君想要说些什么。

“诸位,客套话先前都已讲了许多,此刻便不再冗言,在下只想说明一事,今日骑猎之邀,正如请简上所写,是在下与郑家金风同邀诸位,又得咸阳旨意行事。

“而少年金风本为郑家侍从护卫,这撰席自当由他家主人入座,便是这位郑家夫人,哦,等过了明年春天,就要称为九原夫人了……”

在场的宾客们听到这句,先是集体盯着将离愣住两秒。

在脑中过了一遍这“九原夫人”所代表的含义。

又齐刷刷地看向撰席的云娘,她只是朝着两方宾席微微欠身行礼,目光轻垂,谁也不看。

将离此时瞄她一眼,才感受到旁人说过的云娘身上那股子清高孤傲。

真是从来没表现给自己看过,不禁有些想笑,终于还是忍住了。

魏侃首先开口,这大爷最是和颜悦色,也许是见到九原君带来云娘,就隐隐预感到会有这样一出。

他拱手贺道:“那下官便在此贺喜九原君了,恭祝公子与夫人万事顺遂,举案齐眉。”

这又不是多封闭保守的年代,封君级别的人想娶个妻有什么不行的。

也没那么讲究是闺女还是妇人,主要还看双方意愿。

既然九原君话都已经出口,又有魏侃带头,旁人便纷纷附和。

没有天花乱坠的辞藻,前人说什么,后来的也跟着说齐声说些,都是“贺喜九原君”“恭贺公子”之类。

官员之后是官家子,新垣平嗓音正亮地刚道出“恭贺”二字,就被魏仲武还有其他人纷乱的道贺声盖了过去,这些小伙子也不再以先前随意打量的眼光去看云娘。

虽然出言不齐,但总归都是祝福,将离朝他们一一回礼谢过。

动静传到外面的女席,她们向仆谒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

本想在帐外道贺,又见主帐那边的人纷纷离席出帐,像是要前往射场,这边便没有再道贺言。

“宁姐姐。”魏秋子有些按捺不住,“射义要开始了,我先过去,去晚了好弓就要被人给挑走了。”

她朝新垣宁扔下这句话就急冲冲地跟着男孩子们往北边射场跑去。

魏家母亲都不知道她还会射箭,今早见女儿这副打扮,也是出乎意料。

魏夫人这会儿疑惑地望着新垣宁,希望女儿的闺蜜多少能给自己一个说法,可这孩子现在看起来有些魂不守舍,连文家小女儿去拉她都没反应。

“宁姐姐……”文纾跪坐在她身边,小声道:“我们也去看看吧,我哥哥他要上场比试呢。”

“我……”

新垣宁脑子里乱嗡嗡的,耳边尽是仆谒传来的那句“九原君要与郑夫人成婚了”。

她前天才自心底燃起的小火苗,现在就被一大桶冷水狠狠浇熄,有些不甘。

为什么……她是个商人家的寡妇……还有个孩子……

“宁姐姐?”

文纾挽起她手臂轻晃两下,新垣宁这才回过神来“嗯”了一声。

“我们走吧。”

新垣宁点点头,与她一道起身往主场北边走去。

在前方黑压压的男子人群中,一下就望见了最前面那扎眼的白裘,正被九原君带进场地南边的观礼台,两人同案而坐……

……

精彩评论

很多人说这本书《战国大枭》是历史小说中的一股清流,确实如此,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是一本难得具有历史味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当然,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作者(柴门犬)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恕我直言,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