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翠禽小小》苔枝缀玉有翠禽小小 同人志 翠禽小小大叔受

翠禽小小

《翠禽小小》

囫囵吞鱼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常春,卫瓒 阅文集团

《翠禽小小》是囫囵吞鱼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故事,主线回味无穷,文笔横扫千军,值得品味。《翠禽小小》精彩片段试读 “照常二哥的话,我的命不值一提咯?”卫翕歪着头,玩儿着酒盏。常春茂吓得低头请罪,“郡主恕罪,臣失言。”“别那么紧张,我怎么会怪罪自己的恩人。”卫翕遥遥举杯示意,饮下杯中酒。素问接过卫翕的杯盏保管,看架

727次点击 更新:2021-04-03 20:06:31

免费阅读
《翠禽小小》是囫囵吞鱼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故事,主线回味无穷,文笔横扫千军,值得品味。《翠禽小小》精彩片段试读 “照常二哥的话,我的命不值一提咯?”卫翕歪着头,玩儿着酒盏。常春茂吓得低头请罪,“郡主恕罪,臣失言。”“别那么紧张,我怎么会怪罪自己的恩人。”卫翕遥遥举杯示意,饮下杯中酒。素问接过卫翕的杯盏保管,看架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照常二哥的话,我的命不值一提咯?”卫翕歪着头,玩儿着酒盏。

常春茂吓得低头请罪,“郡主恕罪,臣失言。”

“别那么紧张,我怎么会怪罪自己的恩人。”

卫翕遥遥举杯示意,饮下杯中酒。素问接过卫翕的杯盏保管,看架势,今夜是不打算再让她饮酒了。

她心痒难耐的揉揉手,想再饮一杯。却见素问眼神坚定,干脆将手中的酒壶与酒盏一道撤了。

自己理亏在前,再无法理直气壮同素问讨酒盏,卫翕只得罢手。

扭脸儿对着齐兆,“听佩佩说,齐二哥查到了贼人的踪迹?”

齐兆低头挽了挽袖子,歉然道,“有愧郡主,齐兆几番搜寻探得,当日驾车的马夫祖籍全州。他既是要逃,寻求族人救济的可能性极大。我已派了人去全州,日夜监视马夫族亲。”

席尾的常春茂面无表情,放于膝头的手不自觉紧握成拳。

卫翕尚未开口,独孤同泽义愤填膺,重重拍了桌案,“好好给本王守着,势必要揪出那背后下黑手之人。要逮住了,本王好好收拾他,教他不得好死!”

话里气话居多,但不妨碍其中的威慑。

宁王拧着眉,对裕王的话多嫌弃,“若真捉住了,自有府衙审判,你操的甚闲心。”

一脸正色,“依我丰朝律法,谋害宗室子弟,首犯腰斩,其三代亲族贬作奴籍,流放三百里。”

卫翕在心底乐开了花,独孤承岳一句话可比独孤同泽的狠话要狠的多啊。

这不,最先沉不住气的是常春茂的妹妹,常柏衫,可能她自己都不曾察觉,她的身体在颤抖。

还嫌不够,卫瓒火上浇油,“我派手下在城外搜寻,在十里亭摆茶摊的贩子说,当日有辆马车路过,跑的太急,落下一个包袱,贩子就把包袱拾了回去,说不定那人会回来拿。”

卫翕惊讶,“包袱?里面有何东西。”

“解开包袱,里面有轻绢两匹,数十枚铜钱。”轻绢跟铜钱几乎人人都有,并不能特殊指代谁。

常春茂全身紧绷,前面齐兆说的,他还能劝自己镇定,可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线索,他渐渐怀疑自己,真的瞒得住吗。

卫翕轻笑,“就这么点儿家当,我都替马夫亏得慌。他主子也不晓得多给他些逃命钱,也不怕我们找上他,给上个一两千金的,什么都招了。”

“确实,买你绥阳郡主的命,两匹轻绢和几个铜钱哪儿够。”独孤同泽满是赞同,太小看人了。

绝对不能让他们找到马夫,常春茂垂着的眼中闪过一抹狠色。

整个宴席中,最安静的应是卫恣瑛。

卫翕同席上的每个人都说了两句,唯独她,像是没看见她一般。

她是缠着卫瓒一起来的,对于“多”出的一个哥哥,她有些害怕。可是卫翕却与他很亲近,她曾很多次见着两人坐一起喝酒。

晓得卫翕受伤,她居然为她寝食难安。真是可笑,真是担心。

她能肯定,在宴席上卫翕是故意忽略她。

给她难堪?算不上吧。绥阳郡主想给人难堪多的是法子,哪会这般温和。

若是从前,她早就甩袖离席。今天能忍住,卫恣瑛觉得,是自己因哥哥受伤的事冤枉了她,心怀愧疚,所以才容忍了她的怪脾气。

一场乔迁宴,宾主尽欢。

数日后,卫翕收到一把匕首还有一封信。

卫瓒走了,他离开临安回霁州洮南。信中只有两个字,等你。

她将匕首贴身放着,纸页仔细叠好,放进妆匣底的夹层里,好生收藏。

这是卫瓒给卫翕的一个承诺,只要她想离开临安,卫瓒便会亲自来接她。

卫翕在远芳园养了半月的病,勉强感觉到自己腰有点儿劲。

不仅多了一批训练有素的女婢,她还多了一队护卫,分队轮值,守在她房门前。虽有时荣安排的护卫巡守远芳园,素问还是谨慎的多调了一队人。

她手中的田地铺子尽数交由素问打理,她的田产多在谷州,宅院地契在东州,分散的很开。卫翕知道,素问心里绝对有疑惑,却从未多嘴问一句。

有素问在身旁,她确实省心省力许多,很多她交待下去的事,不消多说,素问很快就能办到。

而玉心成了素问的小跟班儿,听她支使。有时卫翕觉得,素问说话都比她好使。

尤其是素问不让她干甚,并派了玉心监督,玉心真是半点都不通融,死死给她摁床榻上。

日常在流云亭躺着看风景,女婢引了身穿劲装的男子过来。

“属下拜见郡主。”风尘仆仆的,一回来就直奔远芳园。

“笛佑,你回来了。”她把笛佑从谷州招了回来。“仔细说说这次在常家的发现。”

“常家的族长现为三老爷常威群,属下先是跟了常威群一家,发现府上的鲜少出门与人交际,只采买的奴仆每日从角门出来。”

“每日卯时出门,辰时回府,从未超过一个时辰。族中的二老爷早年因一场风疾,落下头痛症,久居别院,从未露面。”

“后来我趁夜翻进常府,探尽几位老爷的寝屋,发现空无一人。我躲在房梁上守了几日,在某个晚上,从床榻上传来一阵声响。亲眼看见床板从内被顶开,走出一人。”

“我趁人不在时,掀开床榻看了,是一条密道。走下去,直通另一所宅院。派人打听了,是位寡妇的住宅。”

“我走的那一条是常大老爷床榻下的地道,便又去了另外两位老爷的房中。常二老爷的床底倒是没有什么地道,可是我从未见过他。”

“常三老爷则有间密室,未免打草惊蛇,我并未进去,只晓得,大约每过一个月,都会有奴仆半夜从里背出一个麻袋。抬上马车,驶出城外,将麻袋扔进金粟江。”

金粟江乃横河的支流,水流湍急,河底有数米深的淤泥,扔进金粟江的东西,多半是找不回来的。

哪怕浮上来被人捞起,也是在千里之外,无从追究。

常大老爷论个德行有亏,常三老爷多半造杀孽安上个心狠手辣的名头,让卫翕注意的,是那个患有头痛症的常二老爷。

精彩评论

《翠禽小小》,我想只要对网络小说有一定了解的朋友都不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这本书当年确实是火的一塌糊涂,实体销量屡创新高,改编的游戏也大获成功。很多人说,这部小说本质上是一本披着古代言情外皮的言情文,但就算是言情文,在对人物的勾画和情节的描绘上也是可圈可点,常春,卫瓒这两个主角的名字至今让人印象深刻。可惜的是,囫囵吞鱼同志一直在吃这本书的老本,后续较有名的作品也不多,这里我引用一名网友的评论:“与其说是作者江郎才尽,不如说是一位作家不思进取过度透支之后的常态吧。”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