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快穿之我本疏狂》七零重生炮灰娇宠记 第四十三章 魔尊强强

《快穿之我本疏狂》七零重生炮灰娇宠记 第四十三章 魔尊强强

时间:2019-12-02 07:25:00来源:阅文集团

《快穿之我本疏狂》快穿伪孕系统 主角是张凝,穆阳的小说 快穿之我本疏狂GAY吧 连载

快穿之我本疏狂

类型:科幻空间作者:禘敕状态:连载中

《快穿之我本疏狂》由网络作家禘敕所著,终于迎来了环环相扣的大结局,裴以,容旭这两位主线人物会有怎样的趣事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设定都将在这章精彩纷呈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这次没等师尊再赶,长风就麻利的向师尊告辞了,他要去凌冰潭!【主人,您在干嘛!】昆仑镜发现主人在摆弄一张纸,不解道。临渊修长白皙的双手熟练的在纸张上穿梭而过,映照着醉生梦死景象的黑纸乖乖躺在临渊手里,随

《快穿之我本疏狂》 免费试读

这次没等师尊再赶,长风就麻利的向师尊告辞了,他要去凌冰潭!

【主人,您在干嘛!】昆仑镜发现主人在摆弄一张纸,不解道。

临渊修长白皙的双手熟练的在纸张上穿梭而过,映照着醉生梦死景象的黑纸乖乖躺在临渊手里,随着她的动作变幻出各种形状。极致的黑与白交织成一副令人迷醉的美景,惑人心神。

“折个凤凰。”临渊一边动作一边回答昆仑镜的问题。

昆仑镜纳闷儿,主人什么时候喜欢上折纸了,它怎么不知道?

不行,昆仑镜顿时有了一种危机感,它是和主人神魂相连的,怎么能不清楚主人的事?昆仑镜暗自警告自己以后一定要在主人允许的范围内全力了解主人的事。

不一会儿,纯黑色的凤凰已经折好了,幽冥黑色的凤凰看起来更显尊贵摄人。

临渊随手在凤凰上抚过,若画龙点睛一般在临渊周身绕了几圈之后便飞走了。

蓬莱仙境四季如春,百花齐放美不胜收。容旭坐在窗边默默注视着认真练剑的蓬莱弟子,鲜活而澎湃的生命力,扑面而来。

容旭捻起被风吹落在他肩头的一片花瓣,小心放在唇边,感受着淡淡的生命力。很甜,甜的让他想要落泪。清风抚过他的嘴角,拿的很轻的花瓣便被风吹拂而去,什么都没留下。

容旭放下停滞在唇边的手指,微微动了动嘴角,想要勾勒出一个笑容,果然还是做不到啊!容旭自嘲,在他一个人的时候他从来都是笑不出来的。

容旭正打算关上窗,就看见天边飞来一个黑色的……鸟?

容旭定眼一望,原来是只黑色的凤凰。

还没等容旭反应过来,黑色凤凰就落在了他的腿上,凤凰的羽毛轻轻一扬,便化作了漫天金光,纷纷扬扬落在了他的腿上。

容旭只感觉到一股暖流在他已经成为摆设的腿上流过,流入他的四肢百骸,流进他的心间。

容旭好一会儿才从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中回过神来,他的手指微微颤抖想要放在他的腿上,却似有千钧之重,不知过了多久,手指才成功触碰到腿,容旭的食指在腿上轻点,感受着从腿部神经传到手指,再从手指似行过千山万水才传到灵识的信息,容旭眼角泛红,已然落下泪来。

容旭想起他刚才看到的万千奇景,嘴角扯了几下,才勉强发出了声音。沙哑的嗓音似被沙砾磨了千万年才造就。

容旭深深拜伏,额头已经碰到了他的腿部,眼泪从蝶翼般的眼睫顺着下来又因为他的动作而倒回到了眼睛里面。

容旭唇角翕动,微弱又有力的声音传了出来,消散在了飘着花香的空气当中。

“容旭拜谢尊者……”

清风抚过,红的,百的,粉的,各色花瓣纷纷扬扬落了容旭一身。

……

在裴以昏迷的这一个月里,长风就待在醉生梦死里面修炼,时不时再顶着师尊嫌弃鄙视的“你怎么这么笨”的眼神去向师尊请教问题。

长风真是又是高兴又是悲伤,高兴的是师尊不愧为师尊,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师尊只是随意的点拨了几句,他就豁然开朗,修为也跟着精进了许多。悲伤的就是尽管师尊并未明晃晃的表达她的嫌弃,但那眼神已经很直白了好吗?

长风发誓,他绝对从师尊墨黑色的瞳孔之中看到了鄙弃的意思,仿佛在无时无刻对他发射一种“天底下怎么能有这么笨的徒弟”的信号,还附带着“做师傅真是不容易她真是辛苦”的感慨。

但时间一长,长风也就想到了办法,那就是,不跟师尊对视,问题一问完他就赶紧溜,没办法,面对着师尊暗含嫌弃的眼神,他也很心酸的好吗?

而狐妙,在照顾裴以的同时,还在小心翼翼的看顾着千楒雪的幼苗,不过因为裴以实在也没什么可以照顾的,狐妙的主要精力就放了千楒雪的身上。

这几天里,因为千楒雪长的很好,狐妙没再守着它,来到了裴以的房间,看了下裴以的情况,狐妙正打算走,就看见裴以的眼睫微动,她急忙向着长风传音,然后就坐在裴以床边的木椅上看着裴以。

果不其然,接下来裴以就慢慢睁开了眼睛,完全醒了过来。

裴以刚醒来,意识还有点迷糊,缓了好一会儿,看到熟悉的摆设房间,才算是明白他现在在醉生梦死,他看到在木椅上坐着双眼亮晶晶的狐妙,道:“狐妙,我是怎么回来的?”

是长风把我带回来的吗?

狐妙撇撇嘴,“是尊者带你回来的啊!”

裴以想坐起来,狐妙见状赶紧拿出一个枕头垫在裴以身后,把他小心扶起来。

狐妙眨了眨眼,小声道:“裴以,你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

一个月前尊者说的话狐妙记得很清楚,尊者说裴以这次损耗过重,再加上她从长风那里了解到裴以的伤势是因为动用了轮回。她害怕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

裴以见狐妙担心又小心翼翼的询问他,心中微暖,自父母亲人全都沉入幽冥,他在这世间就仿佛是踽踽独行,但自从遇到师尊,一切都变了,裴以觉得自己好像在做一个最美的梦,梦境太好,好到他愿意付出一切去维护这个令他沉醉的梦境。

裴以的面色虽然已经比他刚昏迷时好了许多,但到底是损耗了根基,看起来还是透着虚弱和苍白。

裴以浅色薄唇勾起一抹浅笑,安慰狐妙道:“我没事。”

狐妙显然松了一口气,她拍拍胸脯,叠声道:“啊啊,幸好你没事,说来你的运气可真是好。”

她暗搓搓的翻了个白眼,裴以假装没看到狐妙不雅的动作,笑问道:“是吗?”

狐妙以为裴以不认同她的话,把椅子往裴以床前一搬,开始了她的洗脑之路。

狐妙拿出她的两只爪子,一边在裴以面前乱舞,一边激动道:“我来给你扳扯扳扯,你看,你一个十岁的小可怜,刚一进入魔界就被尊者救了,幸不幸运?被尊者救了就算了,常年沉睡不理俗事的尊者还让我照顾好你,还把《封魔》和轮回给了你,助你修炼,你自己说说看,你到底幸不幸运?”

狐妙死死的盯着裴以,想要从他眼里看出对她观点的赞同,但裴以只是浅笑着看着她,像长辈在看一个顽皮淘气的孩子。

狐妙顿时就怒了,声音都提高了几倍,还没进门刚刚到来的的长风都听的一清二楚。只听狐妙明显拔高了好几倍都有一点刺耳的声音道:“这就算了,你说你在尊者的醉生梦死这种倾其世人一生都不一定能见到的洞天福地里待了几百年,你知道在醉生梦死里面修炼比外面快了多少倍吗?这就算了,你竟然还成为了尊者的徒弟,这是什么概念,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多少修士穷尽一生连尊者的面都见不到,你说你!!!”

狐妙喘了一口气,颤巍巍的爪子指着裴以,一副痛心疾首的不得了的表情:“你说你,到底是有多大的运气啊!”

狐妙说完这句话就满脸嫉妒的盯着裴以,在外面的长风都以为她终于没话说了之后,幽幽来了一句:“你说你的命咋就这么好呢!”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样说来,我的命是不是也很好?”长风从屋外走进来,折扇轻摇,对垂头丧气又开始不发一言的狐妙打趣道。

狐妙眼睛从长风那里打了个转,“是啊,不管你们以前受到了什么痛苦折磨,但我可以告诉你们,拜尊者为师绝对已经抵消了你们全部的苦难,甚至是用尽了你们此生全部的力气才能实现的不可为之事。”

狐妙这一段话不像之前那样激动,她甚至是很平淡无奇,无一丝波澜似说平常话那样一般说出了这几句话,但裴以和长风二人却从这段话中听到了狐妙的郑重其事。

他们两个一时之间都未言语,却在心中同时说道:是啊,确是用了毕生运气!

狐妙刚才的激烈发言发泄出来了她的羡慕嫉妒恨,现在看着长风来了,就悄悄出去,把空间让给了长风裴以二人。

“说吧,到底怎么了?”长风坐在木椅上,对裴以严肃道。

裴以能骗得过狐妙,却不能骗过他,以裴以现在的修为使用轮回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便是他真如狐妙所说气运加身,也断不可能有这样的好事,那天道岂不会乱套?

听到长风的话,裴以的表情倒是没有变化,甚至嘴角的笑意还加深了几分,他微微摇头,道:“无事,就是修为倒退了。”

长风没被裴以若无其事的样子糊弄过去,他又继续道:“倒退到了什么程度?”

裴以看着长风誓要刨根问底的态度,终于无奈的说出了实情:“好吧,我要重新开始修炼了。”

事实上,裴以在刚醒来时,就已经知道了使用轮回的代价,他没有感受到他的魔力,甚至连本命剑溯都感受不到。

折扇一瞬间就被长风折断,他的表情没变化,还是似笑非笑的嘲讽与邪肆,但裴以却皱起了眉。

他道:“长风,冷静一点,不是你的错,这本来就是我们两个的任务,况且我又不是不能修炼了,只是需要重来一次而已,再说以我的修炼天赋,不过百年,便能重新回到以前的境界,甚至比以往更高。”

精彩点评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快穿之我本疏狂》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禘敕)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