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皇朝一品》皇朝一品火锅兰州怎么样 第八十三章 飞鱼卫请战,极品闲人by无材补天

《皇朝一品》皇朝一品火锅兰州怎么样 第八十三章 飞鱼卫请战,极品闲人by无材补天

时间:2019-12-02 10:36:19来源:阅文集团

《皇朝一品》一品皇朝木门 历史风格小说 皇朝一品御姐 连载

皇朝一品

类型:历史作者:无材补天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老铁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皇朝一品》的网络创作,是作者无材补天所编写的历史新篇,作品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推荐,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创作。“孙飞虎,本官听说的可不是这样,天书金鲤是一品公子跟晋王一起发现的,齐王世子的五彩之气也是一品公子的爱仆苏平最先喊出来的吧?”陈文龙浑浊地老眼目泛金光。孙飞虎心中咯噔一下,大意了,大意了,这个陈文龙莫

《皇朝一品》 免费试读

“孙飞虎,本官听说的可不是这样,天书金鲤是一品公子跟晋王一起发现的,齐王世子的五彩之气也是一品公子的爱仆苏平最先喊出来的吧?”陈文龙浑浊地老眼目泛金光。

孙飞虎心中咯噔一下,大意了,大意了,这个陈文龙莫非发现了什么?

“你放心,这事的本质是夺嫡,明眼人都知道指向齐王世子,我本不想理会,可是始作俑者可是你啊!”陈文龙道。

“大人,一品公子与纪武陵情同兄弟,这事我不说,他要问,自然是排队有人告诉他,反而还伤了和气!”孙飞虎知道自己约见苏一品被厉害高手跟踪了。

这个陈文龙从一开始就知道是苏一品搅弄风云。

“一品公子老夫是欣赏的,不过你既然当他是靠山,也不要被当枪使,有些事最好是问清楚,他准备如何善后,最好不要扯进我们飞鱼卫!”陈文龙说出了底线。

***********************************************

孙飞虎来访很急,不过听他直言相告之后,我很感激:“多谢虎兄直言!这事原本我就没打算瞒着谁,不过被人跟踪的滋味的确不爽,找个机会,你去探探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够瞒过你的耳目!”

“一品公子,我知道你智慧过人,飞虎驽钝,还请您指示接下来的打算。”孙飞虎道。

“原本不想牵扯老兄进来,你那上司陈文龙太奸猾,他的意思我懂,要我支招让你们飞鱼卫集体置身事外,这个老狐狸,当我苏一品的主意不要钱吗?”我忍不住笑了。

“一品公子,你有办法?”孙飞虎笑道。

“这次事件要成熟还要一点时间,这样你先跟陈文龙义正言辞地申请去朔方走廊助战,现在那边的战斗试探期应该结束了,该是凶险地正面交锋,谁能派出更强大的斥候掌握敌人的动向,谁就是赢家!”

我地话听得孙飞虎莫名其妙。

“现在陈大人能放我走?他没摸清你的动向呢?”孙飞虎道。

“老狐狸的城府是你想不到的,你最后再加上一句,如果前线战场形势恶劣,还请大人加派援手,大人可是人人称赞的精忠爱国英雄,我们不能给你丢脸!”我说。

“那这次齐王世子最后不是都由内行厂来查了?我们飞鱼卫一向跟内行厂不对付呢,他们不是要出尽风头?依我看来,公子这次出手十拿九稳啊!”孙飞虎暴露了小心思,想关键时刻补刀。

“这可是个烫手山芋,内行厂是避不开的,他们没人跟我有交情,调查皇孙不论结果如何,他们都要倒霉,这也是你们陈大人急着点破逼你来找我的原因啊!”我笑得很邪恶,简直有种魔王附体的错觉。

*****************************************************

孙飞虎虽然不懂,仍然把我的话原封不动说给了陈文龙听,陈文龙听完拊掌大笑:“好一个苏一品!妙,太妙了!”

“陈大人,您同意我去朔方走廊前线参战?”孙飞虎道。

“那当然,你们马上动身,走后两个时辰就向我发急报前线战事紧急,是该我们飞鱼卫大好男儿精忠报国的时候,本指挥使亲自带队支援!”

“我要告诉世人,飞鱼卫不止对内强硬,上了战场,我们也是天下无双!”陈文龙脸色上有从未见过的兴奋神情。

“那个大人,属下驽钝,这次齐王世子事件一品公子十拿九稳,我们离开不是便宜了内行厂?他们跟我们可不对付啊!”孙飞虎问道。

“飞虎,看来你该多跟一品公子接触了!他给我们支的招就叫集体转移,我们打着精忠爱国的旗号去了战场,这后方的什么天书金鲤必然交给内行厂,可是查完之后呢,整死皇孙吗?”陈文龙道。

“大人,我懂了!要是皇孙出事,陛下一定会迁怒内行厂,可是如果不查,就代表内行厂不作为,一样要被陛下疏远!”

“而我们完美避过查案,上了战场,既让陛下高兴我们精忠爱国,也让百姓改变对我们过往狠辣的风评,有百利而无一害!”

“飞虎,指挥同知陆大人年纪大了,你努力吧!”陈文龙扶住孙飞虎的肩膀颔首一笑。

“多谢大人提拔!”孙飞虎无比激动,他对苏一品更佩服了。

******************************************************

“什么?你说陈文龙那个老匹夫以前线战事紧急向陛下请战,飞鱼卫主力全部开赴朔方走廊参战去了?”内行厂厂公苗奎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厂公,这次天书金鲤正在泛滥,陈文龙跑了不是更好?这场大案查下来,我们内行厂在陛下心中的地位就可以完全压下飞鱼卫!”掌刑千户苏清流有点跃跃欲试。

“笨蛋,齐王世子可是皇孙!皇孙有罪,你敢治罪吗?治罪的人事后最少一个流放充军;若不是不治罪,怎么向陛下交代?皇孙若是无辜,我们更惨,构陷皇孙只有死路一条!”苗奎倒是不傻。

“厂公,那我们能学飞鱼卫请战吗?”苏清流被骂醒了。

“自然不行!一来先机已经被陈文龙占据,我们再去,陛下就会洞悉我们想置身事外了!这可不妙,失了圣眷,谁身上没背着人命官司?那样必死无疑。再有厂卫不像飞鱼卫,人家本质上是军队!”

苗奎气急败坏,他虽然脾气不好,人却聪明绝顶。

“那我们怎么办?”苏清流懵了。

“这件事最好是拖着,冷处理,让它自然发酵,最好有王子跳出来首告,王孙打架,其他人看戏也就理所应当了!”

“苏千户,风陵渡不是有个你的本家是极品闲人吗?多去找他唠嗑,有他当挡箭牌,谁敢催你?还有啊,最近陛下身体不好,谁找我都说我不在,就在咱家在宫中侍疾,脱不开身。”苗奎笑道。

“属下懂了!只是那位极品闲人苏一品会不会对我们内行厂有所偏见呢?”苏清流的潜台词是劳资不幸找了个太监老大,还是名声恶劣的内行厂。

“有偏见就要化解偏见!这位极品闲人了不得,跟秦王和楚王结了亲,五王夺嫡,他能在两王中摇摆,日后必定是个风云人物,多跟他走动,对我们来说也许多一条生路!”苗奎笑了。

精彩点评

无材补天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历史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无材补天自传意味的《皇朝一品》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