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嫡狂之最强医妃》嫡狂之最强医妃潇湘 020、来客作者是墨十泗的小说

《嫡狂之最强医妃》嫡狂之最强医妃潇湘 020、来客作者是墨十泗的小说

时间:2020-01-15 16:56:53来源:阅文集团

《嫡狂之最强医妃》嫡狂之最强医妃潇湘 小说TXT 嫡狂之最强医妃Mary 连载

嫡狂之最强医妃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墨十泗状态:连载中

优质作品《嫡狂之最强医妃》是墨十泗笔下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作品,主线角色乔越,温含玉,主要讲的是:“话呢杂家可是带到了,阁下到时可记着去。”那怪异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鄙夷和嫌恶,毫无遮掩,“娘娘心善,心里一直惦记着阁下,届时阁下若不按时去,莫拖累杂家受罚。”温含玉瞧见了那人,只见那人身着绯色圆领窄袖

《嫡狂之最强医妃》 免费试读

“话呢杂家可是带到了,阁下到时可记着去。”那怪异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鄙夷和嫌恶,毫无遮掩,“娘娘心善,心里一直惦记着阁下,届时阁下若不按时去,莫拖累杂家受罚。”

温含玉瞧见了那人,只见那人身着绯色圆领窄袖袍衫,头戴幞头,臂弯里枕一根拂尘,原是一名公公。

乔越也在院中,十六就在他身后,他并未有出门。

此时乔越垂着眼睑,脸色白得很是难看,十六则是盯着那名公公一副气鼓鼓却又只能忍着的模样

“好了,也没什么其他事了,杂家走了。”公公撂完这轻蔑又淡漠的话后,将手中拂尘一甩,转身便走。

“十六送一送邓公公。”对方无礼,乔越却不失礼。

“是,主子。”十六回答得极为不情愿,几乎是咬牙切齿来回答的,看得出他根本不想送这名公公,一点都不想。

“哟,阁下府上还有客人哪?”公公转身便瞧见了站在院门处的温含玉,明显的惊讶后是深深的嘲讽,“没想到阁下如今这般模样,府上竟还能有来客,当真令人吃惊。”

不仅话带嘲讽,公公的嘴角更是挂着嘲讽的轻笑。

温含玉一言不发,只冷眼看着他。

明明是一个身材瘦小模样又寻常的男子,那双冰冷的双眼却让公公觉得背脊莫名生寒,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在走过温含玉身旁时用力哼了一声,高昂着头走了。

不过一个阉人而已,如今到了乔越面前不仅连一声“王爷”都没有,便是下巴都是高高抬起。

或许在他们眼里,如乔越这样身有重罪的人就应当关在暗无天日的牢狱里,而不是还住在这明亮的府邸里!

又或许,他应该活在泥地里!

十六走在公公身后,气得直做出一副张牙舞爪恨不得撕了他的动作,然在看到温含玉身后的青葵时愣住了。

乔越则是脸色白得更难看,“温姑娘来了。”

“嗯。”温含玉从青葵手中拿过药箱,让她留在院门外候着,走近乔越,才发现他腿上没有盖着薄被,肩上也没有披着棉袍,在寒风之中,他单薄得好似一碰就会碎了似的。

她将他推回屋,他没有拒绝。

他不想让她推,他想自己走,可他不能,他没有本事站起来,就像他不想让她看到他难堪的模样却不能一样。

她并未问方才那目中无人的公公是为何事而来。

在她心里,她只是为乔越解毒而已,至于其他的事情,都与她无关,她没有问的必要。

屋里仍是很冷,虽没有风,却还是冷。

温含玉来过这儿好几回,觉得他这屋子是一次更比一次冷,屋中一丝暖意都没有,因为这屋里没有炭火。

她给他的手炉他也没有用,而是放在窗边的桌案上,连着那日被他弄掉地上的那一只一起。

“天气这般冷,为何不燃炭火?”温含玉是畏寒之人,她实在无法忍受多一丁点暖意都没有的冰冷,“我给你的手炉为什么也不用?”

难道他不觉得冷么?

乔越抿了抿唇,并不回答。

温含玉觉得这是小事,也与她无关,便没有再问,而是从她带来的药箱里将需用着的物事一一拿出,在桌案上放好,然后为他诊脉。

“把衣服脱了,解毒先从通穴开始。”温含玉心中有些难耐的兴奋。

早在前两日她就已经想好了几种解毒的法子,就只差上手而已。

温含玉光是想着乔越体内她从未遇到过的毒就已觉兴奋,更莫论眼下的实际操作。

乔越却是坐着不动。

“乔越?”温含玉一切都已准备好,乔越却不配合,她不由拧起了眉,有些不悦。

乔越默了默后这才解开衣带,衣裳半褪,露出了他的臂膀和胸膛。

温含玉一心只在解毒上,分毫没有注意到乔越不仅将头垂得低低,更是将褪在腿上的衣服于手中抓得紧紧。

此时那已经坐上马车离开平王府的公公总觉得方才见到的那个小个人男人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究竟在何处见过。

替乔越通了穴,又在他身上几处大穴贴敷上药膏,末了将准备好的药在案上放好,一并将一张笺子放在案上,“敷药和喝药的时辰,煎药的火候和时长,我开的这些药应当如何服用,我都已在笺子上写清楚,待十六回来你让他仔细着看。”

温含玉边收拾东西边又道:“每隔两日我会来为你通一次穴诊一次脉,期间你不得再如昨日那般强行运功,否则——”

“我会把你全身的骨头都打断,然后再一根根帮你接上。”温含玉说得随意,就好像开玩笑似的。

但她从来都不会开玩笑。

“在下谨记于心。”乔越既不惊也不愣,他仍是低着头,轻轻点了点。

温含玉收拾完东西,将药箱往手上一掂,看也不看乔越一眼,转身就朝屋外走去。

她真就是为他身上的毒而来,对他的人并无兴致,不管是他的曾经还是他为何中毒,她都没有兴致,她做完她要做的事情,自然就走。

不过,在拉开屋门时她还是停住了脚步,继而转身回到桌案边,躬下身将那灯苗吹灭。

她方才忘了把这灯苗灭了。

她抬头时看了乔越一眼。

倒不是她有意,而是抬头时自然而然地看到而已。

她看到乔越的汗衫仍是敞着,他胸前那道狰狞的伤疤清晰可见。

他低着头,双手放在腰侧,正拿着汗衫的系带要系起。

可这于稚童而言都轻而易举的动作,他却做得极为艰辛,他的手指看起来仿佛石雕而成,僵硬得根本拿不住那系带,使得系带一次再一次从他指间掉开。

拿不住,又怎系得上。

温含玉盯着他,微微皱起了眉,而后上前一步,再一次躬下身,伸出手拿过了乔越手中的系带,不由分说地替他将汗衫系好,再为他将外衫披上,末了还从床上拿过他的斗篷为他披上,这才离去。

乔越没有拒绝,他只是紧抿着唇,绷紧着身子。

“温姑娘……”一直低着头的乔越终是在温含玉将屋门拉开时抬起了头。

温含玉转头看他,“干什么?”

乔越手指颤了颤,这才问道:“温姑娘昨夜……可是遇着了什么事?”

“没有。”温含玉这会儿才想起自己昨日说过晚些再给他拿止血散来以及昨夜为他解毒,并不打算做解释,她只是低头将药箱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只碧色的细颈瓷瓶,放到了乔越手里,“这是紫珠草研成的止血散,回头让十六给你的手敷上。”

说完,温含玉头也不回地走了。

乔越也没有再一次的勇气叫住她。

正当此时,院子外传来十六和青葵的吵吵声。

精彩点评

最近在追新版《书名》的电视剧,忽然想起这本《书名》的同人。记得第一次看这本小说已是九多年前了,搜了一下,无意间又看到八年前在论坛对本书《嫡狂之最强医妃》的一个跟贴,真是时光如水......这是一本讲原著中乔越,温含玉之间的故事。说实话,作者(墨十泗)文笔一般,而且虎头蛇尾,但我依旧认为这是倚天同人小说中最出色的一本,也许是里面的男女之情写得真诚动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