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独家婚宠:老公,别玩火 011:晚安,陆之汣冰山攻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独家婚宠:老公,别玩火 011:晚安,陆之汣冰山攻

时间:2020-01-16 08:15:31来源:阅文集团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总有一天你会喜我囧囧 现代言情风格小说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主角是沈天苌,陈紫染的小说 连载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类型:现代言情作者:陈斐然状态:连载中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作者:陈斐然,现代言情类型网络故事,光环人物:沈天苌,陆之,本网络小说小说剧情回顾:顾言玦身体一颤,在他的记忆里陆之汣几乎没有这么叫过他。他走回位置,重新坐到陆之汣的对面。他看到陆之汣脸上那抹淡淡的笑。还没等他答话,却又听陆之汣开口:“我找到她了。”那瞬间,从他眼里迸出的光比他的五官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免费试读

顾言玦身体一颤,在他的记忆里陆之汣几乎没有这么叫过他。他走回位置,重新坐到陆之汣的对面。他看到陆之汣脸上那抹淡淡的笑。

还没等他答话,却又听陆之汣开口:

“我找到她了。”

那瞬间,从他眼里迸出的光比他的五官更耀眼,好像丢掉了很久的东西终于失而复得。

怎么会这么巧?顾言玦有些不敢相信:“你确定?你查过了?”

陆之汣点头,从他幽深的瞳孔中透出一缕微光:“我不可能会弄错。”

顾言玦正想开口,却被消息提示音打断,陆之汣拿起手机,看到沈天苌发来的消息,脸上的笑意更甚。

顾言玦想,他终于知道传说中的“千年铁树”开花是什么意思了。

随后又看到陆之汣将摄像头对准桌上那几瓶酒,拍了一张照片,给沈天苌发了过去。

顾言玦无语,陆之汣真的有必要这么幼稚吗?!

————

沈天苌看到陆之汣发来的照片,是桌上摆了几瓶红酒,他甚至还不小心把坐在他对面的人拍了进去,虽然有些模糊,但是她还是能看得出来是一个男人。

沈天苌心跳有些快,这是在和她报备?这个男人真的很有做男朋友的自觉。

正想着回复,陆之汣却比她更快:“想不想喝酒?我可以去接你。”

沈天苌下意识的,就在对话框里打了个“好”字,却在要发送的那一秒停住,因为她忽然想起来第二天还要和投资人的面,恐怕得喝不少酒,她必须养精蓄锐。

于是又把“好”字删掉:“明天还要和投资人见面,今晚得早点睡。你也别喝太多了,早点休息。”

————

顾言玦这下彻底感觉自己被撂下了,他这算不算是挖坑给自己跳?他朝陆之汣不满道:

“你把她叫出来,我要见她!”

陆之汣看着沈天苌的回信,轻轻扬起嘴角,缓缓的打下:“晚安。”

点击发送。

他抬起头来看顾言玦:“我问过了,她说她要早点休息。”

顾言玦眼神一顿,随后眨眨他的那双桃花眼:“那是因为你肯定没跟她说顾言玦也在。”

顾言玦不说别的,这点自信还是有的,想他顾言玦,娱乐圈第一流量小生,放眼全国,哪个少女能抵挡得住他的魅力!

陆之汣眼眸暗沉,他倒是忽略了这一点,忽然就有些庆幸沈天苌拒绝了他的邀请,他可不想自己的女人对着别的男人犯花痴!

顾言玦看到陆之汣脸上阴沉,心中还没来得及得意,下一秒却见陆之汣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

顾言玦瞪大眼睛:“喂,你去哪里啊,酒还喝不喝了?”

陆之汣头也没回:“不喝了,女朋友不让!”

坐在原地的顾言玦一脸懵逼,待反应过来时,包房里只剩下了他和那几瓶没开过的红酒……

顾言玦恨得牙痒痒,陆之汣这种过河拆桥的行为简直令人发指!!

智商碾压他,颜值碾压他,连谈个恋爱都要虐他!天理何在!

————

沈天苌收到陆之汣的那句晚安,放下手机,关了灯准备睡觉。

半个小时后……

沈天苌翻来覆去,还是认命,她是真的睡不着!又想起了白天见陆之汣的情景,想起他身上那股清淡冷冽的味道,她承认她竟然有些回味。

她伸手摸出枕头下的手机,解锁。手机界面还停留在她和陆之汣的对话框,忽然发现陆之汣修改了头像,那是……一棵树?

沈天苌终于想起来,白天他们在车里的对话,陆之汣对她说:我不介意之你只在我这个树上吊死……

一股异样的温暖从心底升起,沈天苌躺在被子里忍不住低低的笑了。

她悄悄的给那天朋友圈点了个赞。

结果才过了5秒,便收到陆之汣的消息:

“还不睡?”

沈天苌好像是做了坏事被抓到,连忙回复:

“现在立刻就睡!晚安!”

“嗯,晚安。”

晚安,陆之汣。

精彩点评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我想只要对网络小说有一定了解的朋友都不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这本书当年确实是火的一塌糊涂,实体销量屡创新高,改编的游戏也大获成功。很多人说,这部小说本质上是一本披着现代言情外皮的言情文,但就算是言情文,在对人物的勾画和情节的描绘上也是可圈可点,沈天苌,陆之这两个主角的名字至今让人印象深刻。可惜的是,陈斐然同志一直在吃这本书的老本,后续较有名的作品也不多,这里我引用一名网友的评论:“与其说是作者江郎才尽,不如说是一位作家不思进取过度透支之后的常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