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承乾秘事》秘事小说 第45章“官太”梁麽麽 承乾秘事GC

《承乾秘事》秘事小说 第45章“官太”梁麽麽 承乾秘事GC

时间:2020-09-15 16:46:54来源:阅文集团

《承乾秘事》秘事小说 YD 承乾秘事同人志 连载

承乾秘事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汐汐水岛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老铁们讲下汐汐水岛撰写的古代言情新篇《承乾秘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景瑜,郎中两位主要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火花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寿膳房的位置在皇宫西路,就在临近慈宁宫的北面,比内膳房到慈宁宫要近得多。现在还是春寒料峭的时候,为保证菜品的温度,也为的更加方便,管事麽麽与寿膳房那边接洽好了,准备腾出一间灶房来,让景瑜直接过去,这段

《承乾秘事》 免费试读

寿膳房的位置在皇宫西路,就在临近慈宁宫的北面,比内膳房到慈宁宫要近得多。

现在还是春寒料峭的时候,为保证菜品的温度,也为的更加方便,管事麽麽与寿膳房那边接洽好了,准备腾出一间灶房来,让景瑜直接过去,这段时日也就常驻寿膳房了。

景瑜可以将自己的人带去,除了地方生疏些之外,东西还是一应俱全,甚至很多器具要比内膳房更加精致、讲究,倒也没什么不方便的。

这么定下来,景瑜便抽着闲余的空档,将随身常用的物件及佐料、配菜之类的瓶瓶罐罐通通都开始往那边带去。

这日,景瑜怀抱个青花罐子,打算送去寿膳房。

里面是腌制的蜜果,可以蒸饭或是做菜的时候用。

寿膳房的人正三三两两的一边干着活,一边低声私语着。

这边也是人手充足,但相比内膳房来说,显得安静许多。

许是这边麽麽多,行事老练,不像内膳房那边,宫女杂役多,大家凑在一块儿,自然显得活泛些。

景瑜抱着坛子,到了门口的时候,步子不自觉的慢下来,初来生疏,未免显得小心翼翼。

见麽麽们有的在廊檐下捡菜,有的,正踩着凳子,往搭了许多层的筛筐里面铺晒。

这些人也都注意到了她,不过也多是定睛看看,便又私语几声,顾自忙起手头的事。

这时,一个与此处宫人装扮不同的中年妇人,迈着利落的步子向她迎面而来。

看着将近五十岁的样子,年纪比太后要大,却显得比同年龄人精气神饱满。

待到近了再看,脸上布满粗细不均的皱纹,身板却和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差不多,纤瘦但很结实。

她脊背挺得笔直,眼睛微微上仰,面无表情的道:“姑娘下回要搬东西,就一块儿都搬来,这样零零散散的,也太随意了些!咱们这可是在太后眼皮儿底下做事,得规规矩矩的,不能想怎么就怎么!”声音又尖又脆,透着股子不容置疑。

景瑜张张嘴巴,没来得及说出话,就见她好忙的样子,甩头转身去了库房,远远听着,像在数落什么人。

铃兰吐吐舌头。

景瑜道:“走吧,免得又被撞上!”

两人匆匆将东西放进灶间,又悄悄的出了寿膳房的院门。

“看来以后送个东西都要悄么声的了!”铃兰抱怨道:“咱们好好的呆在内膳房多好,那边有珍姑姑、总管还有麽麽她们都很好,尤其是卫琳琅走了以后,没得还要来这里被人指手画脚。”

景瑜道:“咱们也只是过来一段时间,再说,那位麽麽她也只是提醒咱们守规矩而已,没什么的。”

回了内膳房,景瑜向膳房的老麽麽打听了下,才知道那个说话尖声厉气的是梁麽麽。

年纪看着挺大的,却不是寿膳房的老人。

其夫是内务府奉宸院的主事,也正是因这层关系,才进了寿膳房。

说是这梁麽麽娘家经营过酒肆,本人也办事利落,很快就得了那边管事麽麽的赏识,做了主事。

这人来了不过两年,但凡事愿意出头,常常管三官四,什么该管的不该管的,都要去管一管。

起初安排到了外膳房,说是受不了那边的脏气,也来过内膳房,但内膳房的管事麽麽是个老资历的,人又比较有主见,不会轻易被人左右,四处不顺意,便又去了寿膳房。

到了那边,才算是安稳下来。

提起这个梁麽麽,似是个不好惹的。

一个在寿膳房跟过她的宫女道:“梁麽麽的夫君是咱们奉宸院的主事,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在膳房里面,麽麽们对她都敬畏三分,挺有威望的!”

宫女没在她身边待过,却也说的有鼻子有眼,道:“景姑娘可要小心行事,那日我见着梁麽麽训斥宫人,还赏了掌脸呢!”

无论如何,都是说此人雷厉风行,非同一般云云。

在这些话里面,检索的出个关键点——是个官夫人,且不简单。

景瑜听着一愣一愣的。

奉宸院主事?

那奉宸院主事她不清楚什么官职,但七司三院都归内务府管,抛开内务府总管不说,其管辖之下的奉宸院郎中,也不过是个从九品。

主事在郎中之下,也就是办事的,这要论起来,不过是连正科级都算不上的N品芝麻官,倒不如卫琳琅的父亲,阿布鼐叔叔,好歹也是个辛者库管领,要说有头有脸,也还勉强说得上。

这边主事之妻摆官威,耍起了官太架子。

估计也就哄哄不懂内情的小姑娘罢了。

宫女淳朴,瞧着个虚张声势的,就以为是个角色。

景瑜不禁想,长安米贵。

皇城这样的地方,常人以为的遍地勋贵,其实许多许也只是以为罢了。

总有人愿意打着幌子招摇。

近几日的详细膳单已经呈报,这边也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景瑜才开始正儿八经的暂调去了寿膳房。

一切都还算顺利。

除了管事麽麽对她不冷不淡,梁麽麽总是拿着鼻尖看人,说话依然是毫不留情之外,倒也风平水静。

话说这边有梁麽麽在,还真的是调节气氛。

因为阖宫上下,只有她说话最大声。

只要她出现,空气立刻变得跳动起来。

这天,景瑜来到院子里,挑了水上来,在井边淘米。

梁麽麽正和几个麽麽围成一堆闲谈。

“那日和杜巴赫郎中,还有上驷院的冯郎中吃酒。”她眉飞色舞的道:“冯郎中,你们想想看,可是一员武将,酒量就别提了!”活像乱酒的男人在酒桌上胡吹海侃一样,不着边际的东拉西扯。

想是跟着自家男人上过席面,吃过酒菜。

见过如上驷院郎中此类,‘尊贵’的官员。

有了在众人面前的谈资。

就这些,也说的她们唏嘘一阵,拍手一阵,好不生动。

景瑜端着淘好的米往回走,经过这边。

梁麽麽远远的招招手,道:“哎!听说你家有人在宫里当差是吧?”

母亲和祖父都在膳房当差,还有自己,都是世袭的包衣奴才,有什么好到处言说的呢。

也始终记得,当初进宫之前,祖父叮嘱她的话——少言多做,于是很少对人说过。

不只是她,宫里时日久的,更是知道,闲言碎语不可多说,说多易错。

所以这个,即便有人知道,但凡有点悉数的,也不会怎么传言。

她想了想,道:“我有个朋友在长春宫当差,是禧妃身边的宫女。”

“哦~”梁麽麽这个“哦”字带着“原来如此”的意味,拐了十八个弯儿,仿佛鉴定出一块假玉一样,满是不屑。

原本,她从管事麽麽那里听了一耳朵,说是要来的膳房宫女和谁是有什么关系。

当时对不上号,就没细听。

现今问问,也只是个做宫女的朋友。

梁麽麽看景瑜的眼光又矮了一层,觉得她是个没见过世面的。

接着,尽情挥洒起刚聊的火热的酒桌话题。

从酒桌聊到各宫各苑,又聊到各旗各人,是东家长、李家短,谁家男人逛窑子被抓丢了官职,谁是谁的什么人,干了什么事,聊到谁都不清楚的地儿,现点现的撺掇人赶紧去问问才行。

恨不得将人八辈子祖宗都翻出来抖搂清楚。

还有好奇心如此重之人?

景瑜煮饭,听的咋舌——梁麽麽真的没有生在21世纪,娱乐圈八卦界的一大损失!

精彩点评

在古代言情类小说中完全可以算是不错的了,很多人无脑喷只是因为作者(汐汐水岛)上本书太监。说实话,网络作者写的小说中太监率大于完本率实在太常见了。至于某些人喷主角(景瑜,郎中)的肤色,主角(景瑜,郎中)是华裔和非裔的混血,这还不算纯种黑人呢,那么多古代言情白人主角的小说你们看得津津有味,黑人主角就不能看?还不是骨子里认为“白贵黑贱”,或者有些人还真把自己代入成小说主角了?在虚构的小说中寻找真实感,都是脑子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