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暗战无痕》暗战无痕 小说 第五十八章 险露破绽 暗战无痕虐文

《暗战无痕》暗战无痕 小说 第五十八章 险露破绽 暗战无痕虐文

时间:2020-09-15 16:50:46来源:阅文集团

《暗战无痕》暗战无痕TXT 作者是寥清欢.的小说 暗战无痕GAY吧 连载

暗战无痕

类型:军事作者:寥清欢.状态:已完结

主要人物叫白世唯,梁飞的新篇是《暗战无痕》,它是作者寥清欢.新写的一本军事新篇,主要章节节选:郭人美和李琳离开后,白世唯看着空荡荡的译电室,心里莫名掠过一丝寂寥。平心而论,郭人美是一个业务精湛、内外兼修、通识大体的女孩,身为上海名媛,在共赴国难之时,她选择的不是养尊处优,而是救国图存,在国家需

《暗战无痕》 免费试读

郭人美和李琳离开后,白世唯看着空荡荡的译电室,心里莫名掠过一丝寂寥。

平心而论,郭人美是一个业务精湛、内外兼修、通识大体的女孩,身为上海名媛,在共赴国难之时,她选择的不是养尊处优,而是救国图存,在国家需要之时,与热血男儿一般征战沙场、为民族而战!

虽与她相处时日短暂,但她的秀丽端庄、知书达理,让他如沐春风,而她身上巾帼不让须眉的爱国热忱更令他钦佩!

“组长,郭译电员和李琳一走,好像带走了什么,她们要留在我们情报三组就好了!”梁飞突然感慨地说道。

白世唯看着他淡淡一笑,感怀地吟诵起诗经中的名篇《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梁飞听得满头雾水,他一脸发懵地看着白世唯,问道:“组长,你说得这么文绉绉,我半句都没听懂?”

白世唯隐晦地一笑,犀利的眼风扫了一眼梁飞,正色道:“身为一名优秀的交通员,对于长官,谨记两条:一、听到的不说;二、不知道的不问。七分保密三分警卫,明白吗?!”

“是…组长!”梁飞扫兴地撇撇嘴,虽然揣不明白组长的心思,但他的心思活泛,心想组长此时的心情应该不差,他嬉皮笑脸道:“组长,你说的淑女,是不是郭译电员?”

白世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呵斥道:“想让我关你禁闭?!”

梁飞一怂,立即自黑:“梁飞,我叫你乌鸦嘴乱呱唧,这下闯祸了吧?你这张臭嘴再敢瞎讲,组长就关你禁闭!”

白世唯忍俊不禁,温声道:“身为特工,要随时机警,耳听六路、眼观八方,但对于风花雪月、儿女情长,还是迟钝些好!”

梁飞噗嗤一笑,点头道:“是,组长!”

白世唯勾唇,他抬腕看了看英格手表,已经上午十点,想到任侠的电话还未打来,英气的俊脸掠过一丝忧色。

说曹操曹操到,就在白世唯担忧之际,办公室闪进一抹高大健壮的身影。

“组长!”

白世唯从办公桌后抬起目光,欣慰地一笑:“任队长,来得正好!快坐下!”

“组长,知道您担心我这队的情况,我特意回来详细专程汇报!”任侠雷厉风行地走到白世唯对面的藤椅坐下,淳厚地一笑。

“现在情况怎么样?”白世唯急声问。

“回组长,从福仙旅社出来后,我和李队长一路跟踪火鸟,见他先后去往复兴路的沙逊公寓,在公寓放下黑色皮箱,又去了新街口的新民报馆,在报馆停留了一个多钟头,到了中午十二点,骑了自行车去了夫子庙的绿柳茶铺,在那里独自吃了茶点,离开时在茶铺前的一颗绿柳上,留下了一枚红色的大头针,我们发现这颗大头针与川端成一房间留下的大头针形制一模一样,便暗自留意,留李队长、陈桦在绿柳茶铺继续盯梢,发现有人取走这枚红色大头针,便进行追踪。后来,果不其然,在火鸟离开半个多个钟点后,一个戴鸭舌帽、穿着白衬衫、花格背带裤的年轻男人取走了那枚大头针,并在树上刻下了一个隐形的三角形记号。

接着,我和钱方继续跟踪火鸟,见火鸟又去了中山北路的一家叫瑞蚨祥的绸布庄,他在里头逗留了半个钟点,让裁缝给他量了周身尺寸,出来时手头拿着一块包好的绸布。之后,便回了新民报馆,下午一直在报馆,直到晚上六点才离开,在路边一个小吃摊买了几个梅干菜烧饼和几颗茶叶蛋,便直接回了沙逊公寓。我们蹲守了一夜,见他没有再出来活动。直到今日早晨七点半,才见他从公寓出来,骑着自行车又去了那家报馆。

据此,我和李队长判断,这个火鸟应该是新民报馆的一名职员,他居住的地点是沙逊公寓!”

白世唯听后快慰地一笑,未想到这个木铃小组的信鸽与自己竟然是邻居!

他接着细致地问:“这个火鸟,他在报馆有无职务?住在沙逊公寓几楼几号?”

“回组长,据我们买通从报馆出来的职员,了解到这个火鸟在报馆任主笔,刚从助理主笔升上来一年,在报馆从业五年。他居住的公寓在3层302号房间,他对门是301号。”任侠答道。

白世唯听完,他斟酌地从办公桌后站起,迈步走向窗边,鹰隼的视线看向特务处大院中盎然的春景,思虑后,转头谨慎地问任侠道:“任队长,这个新民报馆的主笔职务,是他的公开掩饰身份,你向他的同事打探他的消息,会不会引起他的怀疑?”

任侠一听,脸色一紧,他有些懊恼道:“回队长,我们就在今日上午打探之时,我特意让钱方装作火鸟的同乡,假装来投奔亲戚,想到报馆寻一份差事。那报社职员因急着离开,便没有把钱方引入,告诉钱方想寻差事可以自己去报馆找主笔,后来,钱方并未进去报馆,找了个托辞离开,之后通过购买一份新民报,知道火鸟的化名是秦万松。但那个职员是否会向火鸟透露有人找他的信息,我们确有考虑欠妥!现在,是否还可以亡羊补牢?”

“现在无法确定这个职员是否已把同乡寻他之事转告秦万松,如果秦万松知晓有人打听他,而这人又未跟他见面,以他的警觉,倘若生出怀疑,会令我们的追踪行动陷入被动!刻意补救,只会欲盖弥彰,如若这位职员还未回报馆,那我们还有余地!”

“组长,那位职员应该还在外面,听钱方当时说起,那名职员要去找什么厚生纱厂的棉纱大亨采访,厚生纱厂离市区有二十公里!”任侠焦虑道。

白世唯狠戻道:“现在你和钱方立即蹲守报馆找到这名职员,把他软禁起来,或是封他的口!”

精彩点评

书客难得没有宅臭味的一本军事小说,主要描述了一个废材人渣(白世唯,梁飞)和几个绿茶婊相爱相杀的故事。作者文笔不错,虽是系统文,但主角(白世唯,梁飞)并没有很依赖系统,而是渐渐有了自己的角度和主见。小说开头给我感觉有点《暗战无痕》的味道,但是后面文风变化挺快的,几个绿茶婊刻画地也很有意思,期待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