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穿越之富贵小锦鲤》穿越之锦穿越之锦鲤空间 第二十一章 大不相同的一个人 穿越之富贵小锦鲤完整版

《穿越之富贵小锦鲤》穿越之锦穿越之锦鲤空间 第二十一章 大不相同的一个人 穿越之富贵小锦鲤完整版

时间:2020-09-15 19:14:48来源:阅文集团

《穿越之富贵小锦鲤》锦绣田园之我有锦鲤富贵 Mary 穿越之富贵小锦鲤T吧 连载

穿越之富贵小锦鲤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晶宝去旅行状态:连载中

晶宝去旅行新书《穿越之富贵小锦鲤》由晶宝去旅行原创的古代言情风格的网络故事,主要角色谢抒,连子渝,主线空前绝后,非常值得加入书单。精彩内容试看:夜色渐浓,月朗星疏,院落里寒气乍起,谢抒饶虽坐在火炉边上,但依旧感觉后背一阵发凉,一个喷嚏接着一个喷嚏的打,无名似有些嫌弃,一个飞身便又回到了房顶上,淹没在黑夜里。谢抒饶揉揉鼻子,说道:“莫不是有人在

《穿越之富贵小锦鲤》 免费试读

夜色渐浓,月朗星疏,院落里寒气乍起,谢抒饶虽坐在火炉边上,但依旧感觉后背一阵发凉,一个喷嚏接着一个喷嚏的打,无名似有些嫌弃,一个飞身便又回到了房顶上,淹没在黑夜里。

谢抒饶揉揉鼻子,说道:“莫不是有人在骂我。”

费力地抬着炭盆回房,把窗子开了个缝通风,等做完这一系列事情,又觉得很多余,低头翻了翻红薯,就上床睡觉了,真好!都不用卸妆了。

谢家另一头,谢抒显与连子渝推杯换盏,已是一壶酒下肚,两人虽说都在贞定,却有近一年未见,自是要叙旧一番,谈了钱庄合作的些许事宜。只是连子渝也处于失恋状态,有些浑浑噩噩地,这酒一下肚,更加要将心中的郁结,一一解开,才肯罢休。

“谢三哥,我与你自幼相识,平日里最是听你的,但今日你必须信我。”

“子渝,你不了解她。”

“不不不,谢三哥。”连子渝边说便给谢抒显与自己斟满了酒,“你可知她在连家做工却鲜少领工钱,都把手上的钱给了那些庄里养老的人,还为他们安排郎中看病,每半年都求了连横,广设粥棚,为连家庄创造了无尽好的名声。”

对于连子渝所说的所有事,谢抒显都十分清楚,他修养身息的这一年,已经派了人去调查谢抒饶。

李从与夏天一再跟他说过,如今的谢抒饶变了,他见她也算本分,无心处理她的事,便也就任由她发展,只是没想到竟传出她与连子渝的绯闻。

这种情况让谢抒显有些震怒,她竟如此死性不改,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便计划那日趁乱将她掳走。

再用夏天威胁她,预测到了所有的事情,独独没料到连子渝如此紧张,为了寻她,竟闹的满城皆知的地步,今日更是来闯了他的门。

“你从未怀疑过,这一切只是她的计谋?”

“三哥,她这人虽说聪明,其实极懒,若你说她谋划了张府之事,我信,但平日里做的这些事,不值得她去动脑谋划。”

谢抒显端起酒杯便一饮而尽,说道:“聪明与懒,这些词都不适合出现在她的身上。”

在颍州谢家的谢抒饶,是最勤快地,却也是最笨地,她的勤快在于她擅长制造各种与谢抒显的偶遇,无事生非本领无人能敌,一日要在他身边晃三回,费尽心思。

她的笨在于任何人都可以设计她,谋害她,甚至杀了她,而她却只会伤害自己最亲近的人,然后相信那些设计、谋害及的人,这样的人,谢抒显每每都用四个字形容,那就是“愚不可及”。

“三哥,你可曾想过,她已经不再是以往的模样。”

“她与你纠缠不清,便已说明一切。”

“不,呵呵呵。”连子渝仿若自己都觉得十分可笑,端起酒杯,又是一杯下肚,继续说道:“她早就想好了,要离开我,她这样懒的人,却为了离开我,离开贞定费尽心思,她怎么可能纠缠我,现下她知道了我与她是表兄妹,更是唯恐有任何牵扯,断了所有情路。”

谢抒显听到此,眼眸转动,不再多言,此前他让李从间接告诉谢抒饶,夏天的事情,就是为了这样的结果,干干净净地断了他们之间的牵扯,而他在连子渝眼里,只是掳走了“苏木”,如此这般“片叶不沾身”。

但至此他心下十分清楚,这个谢抒饶确实与之前大不一样,至少他的心思,她都能猜到,并给了他满意的结果。

连子渝见他不再说话,知晓他并不想过多讨论下去,谢三哥何其聪明,有些话不用说的太明白。

“三哥,现下都有些醉了,我也不便久留。”

连子渝起身前,端起酒杯再敬了他一杯,说道:“我刚与你讨论的钱庄的合作,有些事,我说的不够详尽,等改日我与连横一起再来拜访,想来三哥是知道,我身边曾有个妙人,前日里被人掳了去,但也无妨,未来只要她过得好即可,想必以她的才干,未来必有一番作为,她最擅长的就是出谋划策,钱庄合作的想法大多也都是她想出来的。”

“好,改日见!”

两人干了这杯酒,便就此分开,谢抒显抬眼看看月光,李从早已在门外候着了,见主上暂时还未有吩咐,便去桌上取了水,递给他。

“李从,师傅可有回信?”

“没有。”

“她恐还未原谅我。”

“现如今二小姐已经找了回来,相信她会原谅您的。”

“夏天的事安排好了吗?”

“已安排妥当。”李从接着说道:“无名刚来过,说二小姐已经做好了准备,只等夏天母子了。”

“我从未想过,她竟会愿意为了别人牺牲至此。”

“主上,二小姐确与以前大不相同了,我与她接触不过半年,也能看出些许端倪。”

“她行事如此张扬,无非是在告诉我们,她早已不是以前的谢抒饶了。”

“主上,那一次逃跑,夏天竟犹豫了很久才放了响箭通知我们,被我们找到后,夏天对小姐的事也是只字未提,想必小姐一定是用了真心待她,要不夏天何以如此。作为藏的人,应该明白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明日,安排夏天回去吧,我倒要看看,她会怎么做。”

谢抒显转身回房,李从赶紧吩咐旁边伺候的人跟上,自己赶紧领了命,去办此时。

李从是谢抒显刚刚提过的师傅的老部下,现如今也是谢抒显身边最亲近的人,年龄大概三十有余,是个沉稳可靠忠诚的人,以前便跟着谢抒显身边,后来谢抒饶到了上饶村,他领了命去看护半年,一边是他忠心守护的新主,另一边是他曾经的将军。

他曾左右为难过,所以对待谢抒饶提出的任何条件,他都愿意满足,但惟独从不带她走,也不给她任何有利的信息。

自打谢抒饶失踪后,他找回夏天时,他心中的负罪感达到了顶峰,拼死保住了夏天,只为从她口中获取更多的有利信息,虽然一无所获,也派人去寻了山,找到了谢抒饶所有的藏身地,但因为那段时间人力有限,再加上连连大雨,加大了难度,废了些时间,还好他找到她了,不然定是终身愧疚。

精彩点评

说实话,这本小说《穿越之富贵小锦鲤》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古代言情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穿越之富贵小锦鲤》,作者(晶宝去旅行)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