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百度云盘 第十二章:夺舍风波(下) 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虐文

《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百度云盘 第十二章:夺舍风波(下) 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虐文

时间:2020-11-17 15:44:45来源:互联网

《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txt 穿越文 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GV 连载

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

类型:架空作者:黎碣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是黎碣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型的新篇,本网络故事的主要角色白鹤,秦书贤,精彩内容试看:白鹤山语速缓慢,大殿内一时静呼吸声都听不到。秦明月微微一笑,“臣女跪天跪地,,跪父母跪明君。”“你的意思朕不是明君?”白鹤山有些气笑,“谁给你的胆子!”“明明是皇上愧对臣女,臣女愿行一礼已经是极大的尊

《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 免费试读

白鹤山语速缓慢,大殿内一时静呼吸声都听不到。

秦明月微微一笑,“臣女跪天跪地,,跪父母跪明君。”

“你的意思朕不是明君?”白鹤山有些气笑,“谁给你的胆子!”

“明明是皇上愧对臣女,臣女愿行一礼已经是极大的尊重。”秦明月掷地有声,惊的整个尚书房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秦明月是真不怕死啊,就算是魔族,这也太张狂了,这尚书房早已经被皇家培养的暗卫包围,最次也是斗灵级别的,纵使有天大的本领,不是君无镜那样的水准,要想逃出去也得脱一层皮。这怕是不知者无畏,以为自己能逃出生天,所以如此张狂?

“朕如何愧对于你?”白鹤山眯起了眼睛,整个人散发出危险的味道,似是下一秒就能咬断眼前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人的脖颈。

“臣女前两日受了火灾之苦,尚未有所缓和……”说着秦明月似是有些难以启齿,最后又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左手臂严重烧伤,因为不愿家父家母担心,便隐忍不说,今日随太子入宫不过是想恳请皇上收回成命,臣女已然不是完美无瑕的,自知配不上太子。”

说着,秦明月将右手臂上的衣服撩起,只见从那一截白嫩的手臂陡然被一大块烧伤覆盖,奇丑无比,衣袖尚未拉完,但光看露在外的一截,也知道,肯定伤痕更往下,伤着左肩,说不定更广泛的位置,从火灾里逃生,她并不是毫发无伤。

看清了秦明月的伤,许多人又倒吸一口凉气,连白鹤山都皱了一下眉头。

白玉京疑惑更甚,这女人之前根本毫无表现,他实在难以相信这个伤是真实的。

“臣女失态了。”秦明月将衣袖拉回,“这火是火狐所致,所以这伤根本无法治愈。”秦明月说着,像是有多沉痛一样。

看了秦书贤一眼,“不曾想,陛下竟用如此大阵仗请臣女。还让臣女父亲长跪于此。”

秦书贤一脸的呆滞,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什么,看到什么。

白鹤山被秦明月噎了一下,这么一说好像秦明月不行跪礼简直理所应当,并且有理有据,他怪罪就是他的不是了。看着跪在下方的秦书贤,白鹤山皱了一下眉。

秦书贤所言并不无道理,秦明月白鹤山虽然了解不多,但是个什么脾性是清楚的,眼前这个伶牙俐齿的,还真不像秦明月。

“不若你看看这个,再说这些?”白鹤山招来德远,只见德远手中斗气凝聚,逐渐形成了一个镜子的形状,秦明月从火海中出现的场景又播放了一遍。

秦明月敛下眼底的诧异,这个地方可真有意思。“陛下,这个是什么意思,臣女不明白。”

秦明月话落,白鹤山这才换了个姿势,“很好理解。你,不是秦明月。”

秦明月挑了一下眉:“何以见得?臣女若不是臣女还能是谁?”

“秦明月毫无斗气,基础拳脚也不会,既然是火狐放的火,你如何能在那样的环境逃生?”说着像是怕秦明月否认,白鹤山招了招手,就见一人也被压着上来了。

“你看看,那天行踪鬼魅和你过招的是她吗?”

秦明月朝那人看去,是那日尾随她的那个暗卫。

“是,那日的确是她,属下愿立血誓!”

果然,以绝后患是应该的,这人当时就应该杀了。秦明月垂眸,她是一个军人,不是一个杀手,她时常这么告诫自己。原来的时候L就经常说她,不要留不必要的善心,她从来不听。她一直觉得只要是人命都是重要的,无论是身边人还是敌人。看看现在,真是现世报来的如此快。

“秦明月,”白鹤山拖长了尾调,“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秦书贤一看,适时的开始哭嚎:“我可怜的女儿啊,你的命好苦啊!”

秦明月抬眼,直视着白鹤山,“臣女问心无愧。”

“问心无愧?”白鹤山开口,“你是魔族?”

“不知陛下从何听来的风声,臣女若是魔族,何必到现在还在为自己开脱。”

“既然不是,你的那诡异的力量从何而来?你又为何从火灾逃生后,宛如变了一个人!?”白鹤山一声比一声沉,一声比一声有力量,秦明月只突然觉得肩上宛如千斤重,威压!

秦明月眸光一闪,刚运气功力,便觉得肩上突然一轻。

“皇兄何必如此。”君无镜缓缓走到秦明月身边,“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个被夺舍之人。”

“皇兄知你向来心善,但魔族宁杀一千,不错一个!”白鹤山收起威压,看向秦明月,“既然你如此力正自己的清白,那你这一身诡异的功力从何而来?”

秦明月看向白鹤山,接着又指着君无镜,救我不是也等于救你自己吗?既然你跳出来了,不用可惜了。想着秦明月底气更足了,“是亲王教的。”

白鹤山噎了一下,秦书贤和尚书房众臣一脸呆滞,今天可真是看了出好戏啊,这过后估计一两百年还能津津乐道。

“大胆!”白鹤山话还没说完,只见君无镜上前一步,“确实是本王教的。”

白鹤山:“…………”

秦书贤,白玉京,皇贵妃,众大臣:“…………”

众大臣既害怕知道太多被灭口,又兴奋知道这么一件辛密之事,内心一时间百感交集。

“不过并未曾亲自授予,因找到一本无法修斗气练的功法,便给她罢了。”

白玉京眯起了眼睛,君无镜打的什么算盘他不知道,但他知道秦明月一定是在胡扯,君无镜配合她胡扯,仅此而已。

“父皇,儿臣觉得,既然秦小姐执意,皇叔又为其作证,不如用天机镜看看,一看便知。”

秦明月摸了摸珠翠,这天机境在古武里是有记载的,天机镜为昆仑镜的残片,并不完整,虽不具备穿梭时空通晓天机的能力,却能让神鬼现形。

秦明月若是夺舍的,还真逃不过这天机镜,但不巧的是,她的情况怎么也是原主请来的。而不是她强取豪夺。

但这天机镜保不准会看出她的前身,并非原主,而且她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神魂宛如撕裂般的疼,秦明月有些想自嘲,这可真不是时候,天机镜这个尝试过于冒险。

白鹤山看着突然沉默的秦明月,不知出于什么心里,竟然笑了一下,“那就依皇儿说的。”接着一招手,唤下人去取天机镜。

“你貌似有点纠结?”

君无镜的话炸然在耳边响起,秦明月下意识摸了摸珠翠,“是挺纠结的,这皇宫是屠了好呢,还是屠了好呢?”

君无镜被她的话逗的心情都有些好:“你的灵魂确实有些波动,神魂并不稳。”看着若无其事的秦明月,“也亏这种情况下还能面不改色。”

“所以,这天机镜……我是万万不会照的。想来你也不需要一个傻子病友。”以她现在的状态,这天机镜一照,保不准她神魂受损,从此变成一个傻子。

“病友?”君无镜想起两人身上的咒印,“现下可不是幽默风时候,情势由不得你。”

刚说完,便见下人双手捧着一个精致的器皿,在白鹤山面前缓缓打开,天机镜才露一角,便绽放出令人有些难以直视的光芒。

秦明月有些不适的闭了一下眼睛,睁开眼时,只见白鹤山手里拿着天机镜,看着她笑的一脸温和,“既然你说你无罪,那便证明看看。”

说完便对着天机镜念念有词,天机镜并不是一拿着就能用,需要用特定的咒语开启,也不知是谁这么有才,想了这么一个办法,若是不知道这个咒语,这天机镜拿着也是一块废铁。

秦明月看着白鹤山的嘴唇起起合合,轻轻启了朱唇,眼睛突然直直的看着白鹤山的眼睛:“陛下何必如此费心费力。我如此力正自身清白,陛下为何不能信我?臣女是清白的。”

白鹤山念的咒语突然一顿,符咒打断,天机镜启动未成功,白鹤山皱起了眉头,直直的看向秦明月,像是在做着什么针扎,神情有些痛苦。

秦明月感觉也很不好受,她此刻神魂不稳,又强行使用催眠,豆大的汗珠随着鬓角落下。

白玉京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向秦明月出手,君无镜身形一闪挡在秦明月面前:“动她,不行”

隐在暗处的暗卫瞬间全部出动,众大臣只觉得这一身该看的都像是看完了,高手之间的对决根本不是他们能参与的,动嘴皮子可以,动手他们可不在行,屁滚尿流的爬出了尚书房,皇贵妃也被带到了安全地带。

“她是魔族,皇叔却要护着她?”白玉京出声逼问。

“她不是魔族,我也只是担心我自己,仅此而已。”君无镜说的云淡风轻

白玉京皱着眉头,倘若这个小皇叔真要保秦明月,无论是他还是这些暗卫,全都没办法。

白鹤山额角的汗珠开始密密麻麻的涌现,最终秉着一丝清醒拿起随身的刀刺向了自己……

精彩点评

说实话,开始阅读的时候,真有点看不下去,因为本身对克苏鲁的设定不太熟悉,加之作者(黎碣)又添加了一些新设定和名词:“迷道”“天玛斯”“铸骨者”等等很影响阅读的顺畅感,本身小说《第一狂妃:皇叔又吃醋了》开始主角(白鹤,秦书贤)和女主的性格也令人感到比较纠结和神经质,让我差点错过了这本好书。但是耐心往下看之后,却意外地觉得很带感。随着情节的推进,一副恢弘的奇幻画卷徐徐在我眼中展开,不管是主角(白鹤,秦书贤)甚至是某些短暂出场几章就去世的配角,都令人印象深刻。当然问题也有,作者(黎碣)很多描写过于琐碎,而且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