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以嫡为贵》以嫡为贵有声小说 第十一章 暖冬 以嫡为贵父子文

《以嫡为贵》以嫡为贵有声小说 第十一章 暖冬 以嫡为贵父子文

时间:2021-04-08 09:28:35来源:阅文集团

《以嫡为贵》以嫡为贵txt百度云 GL 以嫡为贵在线阅读 连载

以嫡为贵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木嬴状态:连载中

《以嫡为贵》为木嬴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片段试读:用了早饭,两人就在屋子里玩,倒也没那么闷。吃过午饭后,顾如澜觉得待久了,再加上吃了不少,要去遛食,就起身告辞了。她前脚刚走,后脚顾音澜就来了。昨天佛堂见时,还恨不得要剥了明澜的皮,今儿再见,一脸笑容,

《以嫡为贵》 免费试读

用了早饭,两人就在屋子里玩,倒也没那么闷。

吃过午饭后,顾如澜觉得待久了,再加上吃了不少,要去遛食,就起身告辞了。

她前脚刚走,后脚顾音澜就来了。

昨天佛堂见时,还恨不得要剥了明澜的皮,今儿再见,一脸笑容,仿佛昨天叫嚣着不会放过她的不是她一般。

她进屋来,明澜起身往前走了两步,一瘸一拐的,道,“三妹妹怎么来了?”

顾音澜忙道,“你的伤可不比我,你坐着就是了,一府姐妹,又是在屋子里,还讲什么虚礼啊。”

她提到伤,明澜就知道她为什么来了,她问道,“你的伤还疼吗?”

顾音澜点头,“还有点疼呢,不过好多了,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又帮我找王老太医要了秘方,就是疼,我也得来向你道一声谢啊,对了,那药方真的管用呢?”

这话,不是真的问药方管不管用,如果不信,就不会来这一趟了,她是在提醒明澜把药方给她,本来昨天就应该送去的,到这会儿都没影儿,她等不及了。

明澜心知肚明,她道,“药方肯定管用,只是我好不容易才说服舅舅请王老太医来府邸帮方姨娘稳胎,谁想到她是弄虚作假的,我伤了膝盖,看到王老太医走,想追又追不上,祖母的平安脉没请,你的秘方……。”

明澜低了头,一脸惭愧。

顾音澜的脸隐隐难看,她巴望了一天了,居然告诉她秘方没拿到?!

她是看在秘方的面子上才原谅她的失手,话都说出去了,现在秘方没了,她话却收不回来了。

顾音澜一生气,又觉得被砸的心口隐隐作疼了,在心里把明澜骂了个半死,还有方姨娘,如果不是她,秘方她铁定拿到手了!

仿佛感受到了顾音澜的怒火,明澜飞快的看了她一眼,惋惜道,“王老太医昨儿走时,怒气冲冲,生了舅舅的气,我也不知道舅舅的话还管不管用了,我也不好明着让舅舅帮我去找王老太医要,明儿我去沐阳侯府看看,如果要不到了,你可不能怪我,我实在没料到会出意外……。”

明澜越说越小声,因为顾音澜的脸越来越难看,手中绣帕扯了又扯,她都心疼那绣帕遭了罪。

明澜膝盖还疼着呢,跪两天,明天肯定还疼着,她却为了她的秘方跑沐阳侯府去,顾音澜脸上挤出一抹笑来,但是不怪罪她的话,她说不出口,万一她说了,她就敷衍她,不尽全力去想法了怎么办?

王老太医的秘方,可不是谁都能要的到的。

顾音澜捂着胸口道,“我心口还有点疼,我先回去了,你好好养伤。”

明澜点点头,没有起身相送。

她走后,明澜就打着哈欠上床了,醒来,天边已经有了几缕晚霞。

她睡着的时候,顾涉来看过她,怕她用的药不够好,给她送了一瓶子药来,本来碧珠要唤她起来的,顾涉没让,把药留下就走了。

下午睡的足,到了晚间,就翻来覆去睡不下了。

后半夜才睡着,第二天又起晚了。

醒来时,太阳升的老高,璀璨阳光从窗柩射进屋来,一室温暖。

早已经入了冬的天气,可是一点都不冷,傻傻的和秋天分不清,大家都说这是个暖冬,就连府里的炭火都较晚年少买了一大半。

但明澜却知道,这一年,比往年都冷。

到了过年间,大雪铺天盖地,厚厚的雪足没她的膝盖,都说瑞雪兆丰年,可有句话叫过犹不及,雪太大,就不是丰年,而是灾年了。

暖冬,买炭的人少,烧炭的人也就少了。

大雪一下,炭火价格翻了十倍不止,她在静心庵里,没有炭火,连门都不敢出,就裹在被子里,冷的直打哆嗦。

那一场雪,冻死牛羊无数,还有熬不过冬的人,雪梨就是那个时候冻伤了身子,吃药不见好,怕传染人,娘亲给了她二十两银子,送她回家了。

那二十两银子,没有救她,却刚好给她兄长娶了媳妇。

想到往事,再看雪梨,明澜想,她没有去静心庵,在府里,怎么也不会少了她一份炭火的,真大雪飘飞,丫鬟们最喜欢的就是围着火炉做针线活打珞子,到了开春,荷包卖了,能做一身新衣裳,买最美的簪花。

不过,她还得提醒娘亲一声,府里多备些炭火才是。

想到这儿,明澜吃了早饭后,就去找沐氏了,她怕回头忘记了,先提醒一声。

幽兰苑内,沐氏正在修剪花枝,赵妈妈陪站在一旁。

明澜快步上前,扶着沐氏,歪着脑袋问,“娘亲身子好些了?”

沐氏抬手戳她脑门,笑道,“在屋子里闷了好些天,见外面阳光明媚,就想出来走走。”

自打知道顾容澜死了,沐氏就一直心情抑郁,谁劝都不见好,这两天,顾涉听信了方姨娘的话冤枉了明澜,错怪了沐氏,心里愧疚,一有时间就来陪沐氏说话,顾涉的安慰,可比赵妈妈和明澜她们管用的多。

心情一好,病就好了大半了。

沐氏脸上有了笑容,气色好转,明澜也高兴,她道,“娘,虽然天气不错,毕竟入了冬,你可得把炭火备的足足的,我最怕冷了,你可不能冻着我。”

明澜依偎着沐氏撒娇。

沐氏失笑,把剪刀放下,然后才道,“都是大姑娘了,还跟娘撒娇,不怕被人瞧见了笑话。”

“谁敢笑话我?”明澜昂着脖子,根本就不怕。

以前,她想撒娇都没有机会了,现在有,她要撒够本,把以前的遗憾都弥补回来。

如果不是她还有许多事要做,她希望寸步不离的守着爹爹和娘亲,哪都不去。

见沐氏没把炭火的事放在心上,明澜又提了一句,“娘,我在说炭火的事呢,你可别忘了。”

赵妈妈忍不住笑道,“姑娘多虑了,这暖冬,阳光明媚的,不费什么炭的,就算真冷了,你是二姑娘,府里还能冻着你了?”

就是因为大家都这样想,最后才会冻死那么多人。

沐氏则道,“娘管绣坊和花园,府里其他事都是你大伯母再管,娘不好插手,你要真怕冷了,娘多给你备二十担炭火,不会冻着你的。”

PS:亲们,求推荐票~~~~

精彩点评

这本《以嫡为贵》算不上是一本好的古代言情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木嬴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