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为夫这厢有礼了》小女子这厢有礼了,回敬 正文 第14章 乾道六年,三月 14㚻

《为夫这厢有礼了》小女子这厢有礼了,回敬 正文 第14章 乾道六年,三月 14㚻

时间:2019-11-30 08:11:28来源:互联网

《为夫这厢有礼了》娘子为夫这厢有礼了 鬼畜 为夫这厢有礼了男妃文 连载

为夫这厢有礼了

类型:架空作者:绿西滢状态:连载中

完结小说《为夫这厢有礼了》是绿西滢原创的一本架空风格的网络小说,主线角色小姐,罗缨,书中主要讲述:“你已经有了心上人了,又何苦委屈自己,还伤了她的心?全天下的女子没有一个是大度的,你还要她风度翩翩逢场作戏,我看着都不忍。何况我叫她一声‘姐姐’,就不想跟她争任何东西。你知道的,我为什么叫她‘罗缨’。

《为夫这厢有礼了》 免费试读

“你已经有了心上人了,又何苦委屈自己,还伤了她的心?全天下的女子没有一个是大度的,你还要她风度翩翩逢场作戏,我看着都不忍。何况我叫她一声‘姐姐’,就不想跟她争任何东西。你知道的,我为什么叫她‘罗缨’。”

天啊,我是想找死了,这样挑衅的话都敢说出口。可是我不惹火他,我就得上刀山了。

果然,王爷把我一推,一脚踩在了我的心口上,我只觉得胸中剧痛,天旋地转。

佩珠和秋穗都惊叫出了声,可是她们既不敢喊人,也不敢过来。佩珠胆子大一点,也只愣愣的叫了一声,“王爷!”

王爷拽住我的衣领将我给拎在了半空,“还不说吗?”

我只感觉口中腥甜,一口吐出来,也不知是酒还是血。我“哈哈”笑了两声,眼泪就没骨气的流了下来,身上一疼就更觉得委屈了。

“我不认识,我真的不认识他。”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赌天咒地的要他相信我。

可我说的是假话。

我只要说他就是那天德寿宫斋醮法会里的那个真人,王爷一定就能查出他是谁,或者动机是什么。而我也知道他是个坏人,并且目的不纯。

我根本就骗不了王爷,我只是表达了我不想说的决心而已。我是在温泉酒水里浸泡过的,看着硬气,其实贪生怕死的要命。何况我们韦家的发迹,本就带着不齿。

王爷扫了我一眼,随即眉眼一挑松手就把我丢了。我不防备,直愣愣的往下一摔,头撞在地上的声音都带着轰隆震动。

“你们两个都下去,我不叫人都不许进来。外间也不许留人,统统都退出去。”王爷长袖一挥,转身坐回杌子上。

秋穗领了吩咐早一步跑出去了,佩珠有些迟疑,到底还是说,“就算王爷心里有气,可她到底是夫人。王爷注意着轻重,别叫罗缨姐姐操碎了心。”说完又看了我一眼,然后才离开。

要是今日被如此的人是罗缨,早一院子的人都轰动了起来,而我身边竟连一个劝的都没有。也是我活该,他又怎么舍得碰罗缨一点点,这个假如本身就是不存在的。

我索性就躺在了地上,没人看,我也懒得演戏了。

“你叫什么?”王爷自己拿了银箸动了起来,喝了一口酒,好似不经意一般的问我。

“韦捷啊!”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等到王爷回过头来看我,我才笑了笑,“你不是说,就当从来不知道的吗?”后脑勺被撞得生疼,没人心疼,只能我自己揉着。

“可你从来都是当我知道的,不如就说说吧,也好让我更清楚本王的王妃是个什么样的人。”

“只怕你要是知道了,心里会膈应,以后就更不可能给我脸面和尊重了。就像今日这样的事要是成了家常便饭,那我以后在你这王府该如何自处?”

王爷听我这样说反而笑了,我见他眼角飞翘,是真的开心。

“哦,是我意会错了吗?难道不是你要我这样配合你?”

我在心里再次狠狠的问候了他的爹娘老子祖宗十八代一遍。我都被你踢出血来了,你跟我说是配合我演戏?

我站了起来,拍了拍裙摆,尽管没有灰尘也没有皱,但我还是做了十足的样子。

“罢了,告诉你吧。不过,你答应我的事情可一定要做到啊,你要是断了我的念想,那我可是什么都不怕的!”

我就是在威胁他了,并且用了十足的杀气,狗急了还跳墙呢,我可不想永远都做别人手中的棋子。

我叫罗青,这个名字是后来一个姐姐给我起的。原先我有很多个名字,身份一变,或者主子高兴,想叫什么都可以。

打从我记事起,我就是江宁府昭月楼的一名艺伎。“百年昭月,齐可登天”,历经数次的烽火,复兴的昭月楼依旧灯火辉煌,门庭若市。

当年它就是仿樊楼而建,由东西南北中五座三层的主楼组合而成。灰瓦青砖,雕梁画栋,里面的陈设更加富丽堂皇富贵已极。

那时我年纪还小,上不了台面,不过跟着师傅学些乐器,练练嗓子。昭月楼的每一座主楼都有一位名伶,虽是竞争的关系可也互相衬托。每位尽态极妍风韵不同,争抢的客人如何也不会腻了这繁华。

我当时被分配在了北楼,背靠着夜市,每夜歌舞不停,热闹不歇。我们那一楼的名伶叫傅羽楼,是个不爱红妆爱武装的奇人。

每日做着胡人的妆扮,骑马涉猎投壶马球无不精通,就连蹴鞠都耍的人眼花缭乱。她飒爽英姿不落俗媚,常人见了都抱憾她竟是个教坊女子,若能让她显一显伸手,必是比那梁红玉也不差的。

我们底下这些小的,遇到她这样的一个人,也就荒废了本来的技艺,每日只想着能以她做榜样。只可惜就算做的太好也是东施效颦,有她一个就够了,旁人学她自然出不了头。

我算是那批里面最差的一个,指法没学多少,词也很难记上几句,怕疼不愿下苦力,腰肢也硬了。最惨的,就连皮相也不如人,身材看着单薄,好似不能久命一般。

妈妈看我不成材,便想着乘着年纪小就把我给转卖了。

那时,韦侯府的三爷是个常客,他是庶子,生母早亡又寄养在小娘的名下,因而更不得宠。想着承袭无望闻道无路,他索性破罐子破摔,反倒逍遥自在了。

妈妈设计将我给了他,他虽风流但见我可怜,又实在还小,就带入了府上。

侯府内的女子也有三六九等,上头姐姐很多,我只算小的,或有宴饮一般都没我。只是在后院里老夫人夫人奶奶姨娘们要听曲儿之类的叫上一叫,却也难得露一面,得来的赏钱也落不到我头上。

也是因缘巧合,那一日我偏偏被小姐给看上了。

我们家小姐是整个侯府的掌上明珠,不,是整个韦氏一族的宝贝!

整个韦家这一代中,只她一个正经的嫡女。她是天之骄女,人各有命,我也没什么好酸她的。她含着金汤匙出生,全家上下谁人不爱谁人不宠?

若是有不如意的,只要闹上一闹发发脾气,没有什么不随她高兴的。这也就养成了她骄奢跋扈张扬乖戾的性子,更有视人命如草芥的嚣张和无惧。

小姐看我鬼灵精,觉得我很有趣,她每日消磨时光也总有烦闷的时候,便让我陪她消遣。我到底也是学了一点东西的,虽不精,但小姐也不是个会“曲有误周郎顾”的人。她只顾自己开心,无碍别人的好坏。

但时间一久,她也就厌了。从来她爱一样东西都是霎那的热度,我渐渐不得宠,大家也就跟着冷落我了。小姐房里的姑娘很多,她自己虽算不上翘楚,可她却喜欢养眼的。大家都争相着巴结她,比对爷们儿还要热情。

其实同为奴婢,本不必如此,只因为谁敢惹小姐不高兴,轻则打骂,一不小心命就没了。

我们小姐生性残忍,打了人就必要见血,一见血人就变得癫狂。每隔个三五日就要拉上一个人随便寻一个话由,就把人打了。

她自己有兴致就亲自动手,拿一块大板打到自己手累抬不动为止,若还是不尽兴就让别人打给她看。她还喜欢听别人求饶的声音,可被打之人越是苦苦求饶她越疯魔,没人来拦她,那这人必死无疑了。

我们小姐有自己独立的院落,原本她也是在夫人身边长大的,后来府上建了一处园子,她便要求搬了过去。家人都纵着她,连一向严厉的老爷也不敢太拦着。这样她离着老夫人和夫人的住处遥远,这边的动静也没人敢报到那边去。

若只是打板子倒还好,有时候她还会将人给吊起来挂在树上。

因为在院子里,所有过往的人都能看见。更有那些领吩咐的小厮,或者偶然过来的族中子弟,便都能看见。这样受辱,纵使不死,过后也难能活命。

我渐渐被冷落,其他人便来欺负我,见着小姐发狂,她们便将罪过推在我的身上。我年纪小,又是个从小就学戏的,羞耻心不强,被打了几顿,伤好了也就跟无事人一样。

小姐房中有一个大姐姐,她虽不心善,跟着小姐为虎作伥,最得小姐的信赖,但她对我却不差。她见我虽是个瘦小的模样,人却很皮实,就算受了伤养两天也就好了,不像那些花儿朵儿的娇贵。而且,我整日没心没肺的,不需要人开导,更不会悲秋伤春,因而她对我就更照顾一些了。

就是她给我起的名字,还让我跟着她姓,并且认我做她的妹妹,她叫罗缨。她说,我就像青草,命野的很。

我原本就会投壶,骑马也会一点,罗缨姐姐身强体健且有神力,男人用的大弓她也能拉开,她还会舞剑。见着她就像遇见了我从前一直崇拜的傅姐姐,她每教我一点,我都很认真的去学。

“看!”我把我的手掌伸到了王爷的面前,但其实从前老茧的印记已经不深了。不过我的手,一点也不像养在深闺里小姐的手,看着也不像是会弹琴作舞戏子的手。感觉针线做不巧,琴音也抚不准了。

我家小姐在家中虽然骄横,可到了外面却没几人把她当回事。韦家的名声不算好,若不是因为富贵权势,人人都耻于结交。

每有雅集聚会,我家小姐都很少收到请柬。就算去了,能让她显伸手的本领也太少。她虽张狂,也知道别人都看不上她,好在她胡闹惯了,也会伏低做小没什么架子。

我比我家小姐只小两岁,但身形看着却差不多。从小到大她没有一顿饭是好好吃的,虽生在富贵中,却像贫苦人家少吃食一般,也是瘦弱的很。

后来,每次出去,她便做了丫鬟的打扮,让我装成小姐。从前她很少出门,闺门中的贵女认识她的就更少,人也在长大,一时变了一点样子也是正常,所以竟从未被人识破过。

渐渐地,时间长了,人人都只道我才是韦家的小姐。就算我穿着下人的衣服出去采买,遇见了人她们也只道我贪玩。

我性子野,也爱玩,仗着年纪小,和那些贵家子弟一样能玩起来。每到春秋两季的围猎,我必是最勇烈的一位,不止一次的中过头彩。有些巾帼英气的女子,对我一样甘拜下风。

一时,我风光无量,全家人都知道了。小姐骑虎难下,每次出去还得要我装扮成她。

我原本是什么都不怕的,不过是个自幼就被卖入教坊的贱籍女子。老爷特意去查了我的身份,我不是被家人卖进去的,也不是因祖上事累充入官家的。籍贯处一片空白,连卖身契都是做过手脚的。

我孤身一人立于这世上,无亲无故,不管旁人对我是好是坏,我都不在乎。小姐渐渐见我不爽,却又对我无可奈何,我浑天不怕,她又没有什么好威胁我的。

已经到了出嫁的年纪,小姐被圣上亲自下旨,将她高配给二皇子。她要我跟她一起去,做她永久的奴和替身。

我早就不愿意了,又怎么可能跟她到规矩森严的王府来?天子脚下,皇家眼里,再容不得她胡闹了。

我也忽视了一个人,原来罗缨在我的心里已经很重要了,我真的把她当成了我的姐姐。我以为小姐很信任她就不会动她,可是我没有想到,因为一次口角,小姐却把矛头对向了罗缨。

罗缨是被小姐活活打死的,气急了的小姐就像一个暴怒的魔鬼,什么都能毁灭。我跪在地上苦苦求饶,额头撞在地面上,有些小石子都陷在了我的肉里。可是我一点都不觉得疼,我只求小姐能停下。

精彩点评

当年绿西滢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绿西滢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为夫这厢有礼了》是绿西滢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小姐,罗缨)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